手持AK在法国街头大开杀戒,车臣人才是真正的武德充沛

2020年06月29日 这里是澳洲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乌鸦校尉

ID:CaptainWuya



当美国因为疫情和黑人暴乱鸡飞狗跳之时,法国那边也不甘寂寞,又又又双叒叕一次发生暴动了。


本来,法国作为革命老区闹罢工,外来移民骚乱已经成为特色,每年不来上几次都浑身难受。


但是这一次,闹得实在有点过了:


一座法国小镇里,两大外国移民成帮派互殴,双方不仅动用了刀枪棍棒,打到后来还上了自动火器,杀了三天三夜。



不仅法国当地人被吓得四散奔逃,不敢出门,法国警察全程都只是保持“中立”,没有出动让他们打,直到三天后双方两败俱伤才敢逮捕其中少数成员。



这事情的起因还得追溯到6月10日。


当时,法国第戎市一名有16岁的俄罗斯裔男孩,被北非裔的毒贩打成了重伤。


结果,这个俄罗斯裔男孩是车臣人,这事一下子惹怒了全法国的车臣移民。


车臣族移民在法国有2万人,多少沾亲带故,他们有个类似黑帮的“习惯”——如果自己的亲人被打了,必须执行“血亲复仇”,以牙还牙。


于是,6月12日,法国其他地方有100多车臣人专程买票杀到第戎,对当地上百名北非裔展开复仇。


(涌入第戎的车臣人)


车臣人数不占优,但却装备精良,不仅有砍刀棍棒,甚至还有十几把AK47,北非黑帮被打得屁滚尿流,数十人重伤。



一时间,第戎变成了两伙外国人的战场,法国警方撒手不管了。


(内政部长属下国务秘书努涅斯表示,面对“流氓”将绝不手软)


于是,从12日到15日这三天,第戎处于完全无秩序的状态,数十名车臣暴徒打退了北非毒贩后,开始放肆的进行破坏活动,焚烧汽车,在道路设置路障。



甚至端着AK步枪在第戎街头大摇大摆的晃悠,并朝各处的监控探头点射开火,无法无天。


(车臣人持枪在街头耀武扬威)


一直到19号,法国才从各地调集反恐精英部队进入第戎,逮捕了6名车臣人,可结果是,4人很快被释放,2人被延长羁押。


(赶到现场的法国军警)


6月20日,有数百名当地市民鼓足勇气上街游行,抗议警方和政府在处理这个问题上太软弱了,可他们根本不敢靠近车臣人社区,在几公里外就选择绕行,怕车臣这群不要命的人。



俄罗斯车臣共和国总统卡德罗夫,在6月22日还出来公开支持车臣移民暴乱:


“车臣人帮助同胞的做法是对的,北非贩毒匪帮在第戎为非作歹多年,可法国当局却听之任之,那车臣人只能自己来动手来收拾这些恶棍了,相信第戎市民也该支持。”


卡德罗夫这个态度,难怪他是车臣人的头。



此言一出,法国舆论一片哗然。


但其实,这已经不是卡德罗夫第一次大放厥词了,每次海外车臣人出现暴力恐怖犯罪时,卡德罗夫这张大嘴总是不闲着。


2018年5月的时候,巴黎街头发生“独狼”恐怖袭击:一名恐怖分子当街用刀袭击路人,造成一死四伤,袭击者事后被证明是出身在俄罗斯车臣的移民。


(2018年巴黎恐怖袭击现场)


结果,卡德罗夫竟阴阳怪气的评论道:“他在车臣出身不假,但他在法国长大,形成自己的人格、观点和信仰,法国应该为这起袭击负全部责任。


2013年4月15日,美国波士顿的正在举行马拉松比赛,结果两名移居美国的车臣裔恐怖分子在现场引爆了炸弹。造成3人死亡(包括一名中国留学生),260多人受伤。


这是美国自“911事件”来,本土第一次遭遇恐怖袭击。



事件一出,卡德罗夫又第一时间发表声明:“凶手是在美国接受教育的,和车臣无关!”



美国不吃他这套,直接把卡德罗夫列入了“禁止入境黑名单”,但他毫不在乎,继续大放厥词:“即便不被列入黑名单,我也永远不会买去美国的机票。”


卡德罗夫这个倔驴脾气不只是对外国人,对本国人他也不给面子。


早在今年4月初,卡德罗夫就已抗击疫情为名,擅自封锁了车臣共和国边境,俄罗斯总理米舒斯京对此提出批评后,卡德罗夫直接在社交媒体把米舒斯京狠狠喷了一顿,那架势犹如训斥下级。


被封锁的车臣边境

大家都知道,当年车臣战争的最终结果,是普京阻止了车臣分裂。

但实际上,车臣这个地方依然是俄罗斯的一个炸药桶,几乎是一点就炸。

卡德罗夫作为车臣人的头儿,在俄罗斯除了普京谁也不服,逮谁怼谁,行事随心所欲,非常嚣张,表面上车臣还是没有分裂出去,但其实和割据一方没什么两样,就差最后那一步而已。

卡德罗夫也因为自己的做派,人送外号——卡禄山。



1

卡禄山在俄罗斯的派头,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和晚唐时期的地方节度使感觉很像。

在车臣,他组建了一支三万人左右的部队,这支部队只听卡德罗夫一个人的指挥,外界人称“卡家军”。

驻车臣俄军的最高指挥官,竟然完全调动不了“卡家军”。


2014年,乌克兰国内爆发了一场内战,内战中,俄罗斯是支持东乌亲俄的武装。

卡德罗夫就说,要打仗呀,我准备派车臣共和国第1摩托化旅前往乌克兰作战!俨然把自己当独立省了,但这事最终没有成行。


2015年9月,俄罗斯正式介入叙利亚战事。

卡德罗夫又出来了,又表示要派遣自己的车臣特种部队进入叙利亚消灭ISIS恐怖分子,普京自然没有公开同意,又给他摁下去了。

小卡此举不但在俄罗斯22个自治共和国中独一无二,在全世界范围内也很独特。

你能想象美国打伊拉克之后,加州州长声称要单独派遣地方国民警卫队随同布什出征伊拉克吗?


那这么说这个卡德罗夫就没人管得住吗?

俄罗斯中央暂时还是管得住的,因为有普京在。

车臣在战争中打烂了,于是2006年开始,俄罗斯每年援助600亿卢布(约68亿人民币)支持车臣重建。

此外,车臣每年还能得到大量的财政补贴,比如2017年车臣财政收入为592亿卢布(不含前面提到的“捐款”),其中就有485亿属于俄联邦补贴资金。

(车臣战争时期的格罗兹尼和现在的格罗兹尼)

两次极端惨烈的车臣战争让俄军付出了数万人牺牲的惨重代价,车臣人更是死亡近20万人。

在90年代中期,车臣族的人口仅有120万人,这场叛乱让六分之一的车臣人丧命。

车臣的面积不过1.73万平方公里,只比北京略大一点点,相当于俄罗斯国土总面积的千分之一。

可就这么一处地狭人稀的地方,带给了强悍的“战斗民族”深深的心理阴影,每每提及此都心有余悸。

(图中红点处为俄罗斯车臣自治共和国)

但经过十几年的发展,车臣共和国成了自苏联解体后,新盖房屋比例最高的行政区之一,这和俄罗斯多数城市还是老旧筒子楼为主的现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个世界上,卡德罗夫没对谁服过软,但是一旦面对普京,画风瞬间大变。

每次他和普京会谈时,就像失散多年的异父异母的亲兄弟重逢一样,经常靠在普京肩膀上,如胶似漆。


在卡德罗夫的个人社交账号上,经常用“肉麻”的赞扬称赞普京。

他最爱说的几句赞美词是:“我是普京的一个卫兵!”、“希望普京永远连任!”


小卡甚至努力将日常行为都和大帝保持统一,比如普京拍了一张为麻醉后的老虎检查身体的宣传照,小卡马上就整了一只小老虎当宠物,并抱着它拍了一堆合照发网上,以示自己和爱豆保持一致。


据《今日俄罗斯》报道:在车臣街头,至少悬挂了超过十万幅普京画像,在整个俄罗斯独占鳌头。

总而言之,在卡德罗夫的带头下,车臣对普京的崇拜就是政治正确,普京的得票率最高的地区始终是车臣,每次都能超过95%。


从表面上看,车臣安宁祥和,人民对领袖忠诚,经贸一片欣欣向荣。

可在内里,车臣依然一直跳动着焦躁不安的心

(小卡很热衷于展现自己硬汉的一面)


2

车臣这个地方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还得从卡德罗夫家族说起。

卡德罗夫所属的卡德罗夫家族,在几百年前就是车臣当地最大的豪强,而且还在车臣宗教界有巨大影响。

小卡的父亲艾哈迈德·卡德罗夫(简称老卡)是车臣宗教界最高领袖,还拥有神圣的伊斯兰教法的权威解释,在普通车臣族百姓心中的地位至高无上。


老卡德罗夫一直野心不小,他从小就幻想在高加索这个地方,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

在1994年-1996年第一次车臣战争期间,老卡积极站在当时的车臣分裂匪首杜达耶夫一边,他领导的武装分子杀死过多名俄军。

后来老卡因为宗教派系之争,和车臣其他派别闹掰了。

于是,他选择接受俄罗斯中央的招安,在1999年的第二次车臣战争中领着俄军打跑了车臣巴萨耶夫(制造过莫斯科剧院人质事件、别斯兰惨案等)和马斯哈多夫一派。


战争结束后,这地方总得让一个能服众的人管着吧?

于是,虽然老卡一开始也支持分裂,但普京既往不咎,赦免了他,并让老卡与2003年底出任了新组建的合法车臣自治共和国首任总统,还授予他“俄罗斯英雄”称号。


老卡没过几天安稳日子,他只干了半年多的车臣总统,就在出席一次活动时被另一伙车臣非法武装用改装地雷当场炸死,尸体被找到时已是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老卡死后,接任他的是阿卢·阿尔哈诺夫。

此人虽然也是车臣穆斯林,但比起卡德罗夫家族来说世俗化很多,而且真心拥护俄罗斯中央,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就挺身而出反对当时的分裂匪首杜达耶夫。

可是,在车臣当地人这里,他很难服众,尤其是当时还是车臣总理的小卡德罗夫,对这个总统一直不服气,想方设法给他找茬儿。


小卡在阿尔汉诺夫当总统期间,不断朝阿尔汉诺夫发难,甚至动用自己的私人武装去围攻车臣总统府。

据《凤凰卫视》驻俄罗斯的战地记者卢宇光先生回忆:

有几次他和其他香港记者采访阿尔汉诺夫时,小卡竟带着自己的卫队公然闯进总统府,并一脚踢开大门,当着香港记者的面和阿尔哈诺夫的保镖互相拔枪对峙,怒目圆瞪。

在场除了卢宇光以外的香港记者哪里见过这个场面,吓得腿都软了。

小卡随随便便就可以闯进总统府,如入无人之境,卡德罗夫家族在当地的能量可见一斑


2005年4月25日上午11时,小卡再次带着私人卫兵突然持枪闯入政府大楼,遭到总统卫队拦阻后,双方爆发激烈交火。

事情闹到这样的地步,全俄震惊。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卡德罗夫就是在当地有实质的权力,阿尔汉诺夫压根就压不住他,卡德罗夫就是想自己当总统,而且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不然他就这么一直闹下去。

没办法,普京只能亲自出来调停,俄罗斯无法承受再一次的车臣战争了,普京推举卡德罗夫当新一任的车臣总统,阿尔汉诺夫被调往莫斯科担当俄司法部副部长。


至此,卡德罗夫家族再次在车臣一家独大。

小卡开始大肆扩充自己的势力,不仅公开将自己麾下的这支私人武装“卡家军”变成了拿俄联邦工资的车臣共和国内务部队,还将整个车臣内务部完全变成自己家族的统治工具,解散了其他车臣地方豪强控制的内务部队,连特警部队都变成了“卡家军”自己人。

“卡家军”装备有榴弹炮、装甲车等重武器,在车臣境内拥有特殊地位,垄断了车臣境内很多黄赌毒产业,还涉嫌强抢民女、贩卖人口。

不过因为车臣官员很多都是“卡家军”的前军官,所以这些案件大多得不到处理。



3

等到政治权力和军事力量都拿到手以后,小卡又开始用宗教思想强化对内统治。

小卡2007年3月上台,上台后就一直将传统伊斯兰思想植入车臣民众心中,不断强调自己的虔诚穆斯林身份,将伊斯兰文化和车臣本民族文化牢牢捆绑积极鼓励车臣女性佩戴头巾,不断解构苏联时期遗留下来的无神论世俗化影响。

(小卡德罗夫夫妇及其9个子女合影)

莫斯科中央提供的巨额重建款项,还被小卡用于建造欧洲地区最大且最豪华的清真寺——“车臣之心”上。

为了推行宗教,他甚至公开力挺自己的儿子娶四个老婆,并声称不介意自己女儿做小,还鼓吹将伊斯兰教法规范纳入车臣法律体系。


在小卡的推动下,车臣的宗教氛围愈发浓重,加上自从90年代初期大量俄罗斯族逃离车臣(如今比例只有1%多一点),车臣共和国内的东正教文化影响日趋衰弱。

卡德罗夫虽然一直在车臣宣传对普京的忠诚,但他总是把“对普京忠诚”和“对俄罗斯忠诚”分成两个概念,实质上并没有强化车臣人对国家的认同感,只会让车臣人和俄罗斯中央越来越远离。


有俄罗斯历史学家索科罗夫甚至悲观地预言,北高加索地区有可能出现一个与俄罗斯敌对的伊斯兰酋长国。

(车臣地方军队正在进行例行的宗教礼拜)

卡德罗夫和真正的卡禄山之间,还差了那么一点。

让车臣目前还不敢离开俄罗斯的,是俄罗斯中央对车臣的经济支持。

车臣的主要财源——旅游业、建筑业和石油开采工业,都有俄罗斯高层的支持。

车臣失业率常年维持在20%,一旦俄高层下令削减甚至暂停对车臣的中央补贴资金,小卡恐怕连1年都撑不下去。


也正因为如此,车臣就以现在这样一种特别怪异的方式待在俄罗斯。

他就像俄罗斯这个巨人身上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暂时不至于要命,但却在不停地流血。

对于小卡的那些小九九,普京当然也是心知肚明,可是,知道了也很难把问题彻底解决,因为这不是车臣一个地方的问题,这是前苏联国家解体、社会共识被摧毁后给俄罗斯留下的隐疾,俄罗斯是联邦制,类似的“节度使”有很多,他们都有自己的小算盘。

卡德罗夫早就是尾大不掉了,如果强行清除卡德罗夫家族在车臣的势力,俄罗斯很有可能面临一场规模更大的动乱,放任车臣维持现状,只要卡德罗夫不要过政治红线,那顶多也就是乱说话搞点小动作而已,总好过彻底决裂。

至少,只要普京还在一天,小卡德罗夫就很难有机会,来一次“卡禄山起兵”。





ABC传媒平台


澳洲热门资讯 | 移民政策信息 | 世界热点关注 | 好文分享



广告、商业合作请扫码联系

电话

0426956003

+61 92801155

洽谈邮箱

abcmedia@abcsydney.com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