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在腾讯的伤口上撒老干妈了

2020年07月02日 这里是澳洲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酷玩实验室

ID:coollabs



一个狗血的故事,要有三大要素:


霸道的男一号、人见人爱的女一号、反转以及再反转


只要满足这三样,这个故事一定吸引人。至于什么腹黑的男二号、白莲花的女二号、痴情的女三号,都属于锦上添花,让这个故事更加立体和丰满。


甚至可能只是为了注水,增加时长来的。


这几天,大半个中国都在吃一个瓜——腾讯和老干妈,到底怎么了?


6月30日,一则#腾讯状告老干妈拖欠千万广告费#的消息,很快霸占了各大平台的头条。


点开一看,受理法院是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老干妈完了,这是所有人的第一反应。


毕竟,没人能在法国投降之前占领巴黎,也没人能在南山法院打败腾讯。


(图源网络)


一时间,关于“老干妈现金流出问题”“老干妈亏损”的消息此起彼伏。

不过就在当天,老干妈强硬回应,“我司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

“行业大佬”和“国民女神”各执一词,只能让子弹飞一会儿。

可这一飞,有点跑偏——三个犯罪嫌疑人伪造了老干妈的公章,冒充成老干妈市场经营部经理,和腾讯签订了合作协议。

而三个人费尽心思,是为了骗取腾讯公司的网络游戏礼包码。

更戏剧性的是,据说腾讯广告业务部是因“某搜索引擎上误入诈骗网站”,这才导致后续一系列事故的发生。


霸道男主质问女主,“为什么要和我分手”,女主矢口否认。两人大吵一架,最后冷静下来一复盘,发现全是腹黑男二在搞鬼。

妥妥的青春偶像剧的画风

不过,正如同没人能在南山击败腾讯一样,也没人能成为老干妈的债主

因为老干妈的创始人陶华碧曾经说过,“老干妈不偷税、不贷款、不欠钱、不上市”。

尽管这年头,事情会反转,人设会崩,Flag会倒。但我相信,陶华碧立的Flag,永远不会倒。

因为她是我见过的,最“刚”的企业家,没有之一。



01


贵州有两个瓶子,一个是茅台,一个是老干妈。

这两个瓶子成为了中国最贫穷省份之一贵州的代表,走出了贵州,甚至走向了世界。

茅台靠着1500元/瓶的高价,撑起了万亿市值。

而老干妈只要8块钱,最高不超过12元。


陶华碧说:要让穷人吃得起,还要吃得好。

创办老干妈那年,陶华碧已经49岁了。相比今天乘风破浪里30+的姐姐们,这个年龄真的是高龄创业了。

在这之前,陶华碧一直都很焦虑,为生计焦虑。

1947年,贵州省永兴镇的一个贫穷农家,迎来了家里的第8个孩子,还是个女孩,陶华碧上面有7个姐姐。

一家人连肚子都吃不饱,就更别提学费了,陶华碧连一天学都没上过。

家里只有一点口粮,小小的她就去山里挖野菜,拿植物的根茎配着,做出美味的食物。

她采来特殊的中药材,和家里的辣椒一起,酿成了一种天然的辣椒酱,爸妈和姐姐们吃了都赞不绝口。

20岁那年,她嫁给了206地质队的一个会计,还有了两个孩子。

本以为幸福的人生即将开启,但谁成想,没过几年,丈夫就病逝了;给爱人治病时,还留下了几万元的债务。


为了还债和供两个儿子读书,陶华碧南下打过工,在街边摆摊卖过菜,在工地上抡过铁锤,背过黄泥巴。

1989年,她用四处捡来的砖头和石棉瓦,在贵阳市南明区龙洞堡的一条街边,搭了个棚子,开了间“实惠饭店”,专门卖米豆腐和凉面。

贵州米豆腐

“实惠饭店”最讲究实惠,别人家的都是半碗,陶华碧要用更大的碗,还要装得满满的。

为了让凉面更好吃,陶华碧还自己研制了辣椒酱,免费送给大家吃。

路过的司机、学校里的学生,都喜欢到这里来吃。大家说:实惠饭店,就是实惠。

有一个来吃饭的学生叫欧阳梓刚,经常打架斗殴。后来陶华碧了解到,梓刚家里很穷,而且有好几个兄弟,吃不起饭。

所以他经常在同学中充老大,家境好的同学就会给他几块钱,他拿去吃饭。

陶华碧的眼眶湿润了,一路穷过来,她知道饿肚子是什么滋味。

后来,梓刚再来吃饭,她就不收钱。

有一天,梓刚吃完冷面,突然叫了她一声“干妈”。梓刚学校里的同学都跟着叫起来,慢慢的,大家就都知道了陶华碧乐善好施。

有学生直接拿着馒头到店里来,就着各种免费的辣椒油、腐乳、豆瓣酱吃。陶华碧从来不说什么,有时候看到他们衣服破了,还会帮忙补一补。


不止是学生,很多人都爱吃她自制的辣椒酱,来吃饭的人,常常还会顺走一些。

陶华碧晚上炸辣椒酱,白天做米豆腐,忙得不可开交。

有一个周末,学生放假了,店里人不多,陶华碧到周边的店里去逛,发现大家生意都不错。

更让她意外的是,大家用的竟然都是她的辣椒酱,是那些老板托人在她那儿拿的。

有老板不好意思地说:“你趁早开一家调味店得了,省得我们整天派人去你那拿辣椒油了,我们也不好意思啊!”

1994年,陶华碧终于下定了决心,把“实惠饭店”改名为“贵阳南明陶氏风味食品店”,专门卖辣椒酱。

没成想,生意还真的很不错。

2年后,满怀信心的陶华碧借了村委会两座房子,雇了40个工人,开起了第一家工厂,名字就叫“老干妈辣椒酱”。


因为老干妈的名字早已声名远播,不只是学生,就连来店里吃饭的80岁老人,都这么叫她。

那时候一切都是人工,做辣椒是个辛苦活。尤其是捣麻椒、切辣椒时溅起的飞沫,辣的人眼睛直流泪。

工人们都不愿意干,陶华碧就带头身先士卒,结果累的得了肩周炎。她10个手指的指甲因为搅拌麻辣酱,全部钙化了。

工人们看到她这样,也一个比一个拼命。

大批的麻辣酱生产出来了,可就凭当地的凉粉和凉面店,根本就消化不了。

陶华碧就背着辣酱走街串巷,到各个食品商店和单位食堂去,把麻辣酱摆在那里,和他们说好,卖出去了再收钱,卖不出去就退货。

不到一周的时间,要求加倍送货的电话,挨个打来。送过去,又再次脱销。

短短一年时间,“老干妈麻辣酱”就已经在贵阳市站稳脚跟。

1997年8月,“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挂牌,工人也扩大到200人。


陶华碧没上过学,公司规模大了,要处理一大堆文件和财务报表,她根本看不懂。

她就让读过高中的长子李贵山,把文件一个字一个字读给她听。听到重要处,她就会突然站起来说:这个很重要,用笔画下来,马上去办。

至于财务报表,她让财务人员念给她听。久而久之,陶华碧练就了超强的记忆和心算能力。听上一两遍,她就能记住,然后心算出总账,知道数字对不对。

陶华碧不会写字,需要签字的时候,她就在右上角画个圆圈。

但圆圈谁都能模仿,儿子觉得不安全,就把“陶华碧”三个字写在纸上,让她练习。陶华碧觉得,这比剁辣椒还难。


至于管理公司,陶华碧不知道什么是现代管理,更没读过什么MBA课程,公司管理的核心是三个字:亲情化。

不是说任人唯亲,而是对所有员工要像亲人一样。

她觉得公司位置太偏,交通不便,就决定对所有员工包吃包住,直至今天发展到2000多名员工,依然如此;

她可以叫上来公司60%人的名字,还记住了许多人的生日。每一个员工生日,她都会送上礼物,外加一碗有两个荷包蛋的长寿面;

每个员工结婚时,她都必定亲自到场。

在员工的眼里,陶华碧就像妈妈一样。在公司里,没有人叫她董事长,所有人都喊她老干妈。

公司的凝聚力,更是非同一般。

短短3年半时间,公司就发展到1200多人,产值近3亿元,缴税4315万元。

02


1996年,贵阳何世立先生为老干妈公司手书了“老干妈”三个字,再配上陶华碧身穿白色围裙的肖像,“老干妈辣椒酱”就以这样的包装,进入了市场。


辣椒酱火了之后,有人劝陶华碧早点注册“老干妈”的商标,以免被抢注。

陶华碧连着申请了5次,都被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以“‘干妈’是常用称呼,不适合注册商标”为由,给驳回了。

但随着“老干妈”走向全国,仿冒的品牌就层出不穷。

最多的时候,全国各地有50多种“老干妈”。万般无奈之下,陶华碧拨款数百万,成立了贵州民营企业第一支打假队

但就在陶华碧为了打假发愁时,她自己的产品,反而成了“崴货”(假货)。

1998年,湖南华越公司申请“老干妈”商标成功。而湖南老干妈的包装,也和老干妈的相似——同样使用了何世立先生的字体,同样的设计。

只是中间的肖像图,从陶华碧,变成了一位名叫“刘湘球”的妇女。



两个月后,国家商标局又通过了贵州老干妈的商标注册。

陶华碧向有关部门提出抗议,结果收到的回复却是,“你是贵州老干妈,她是湖南老干妈,并不冲突”。

陶华碧不同意,决定硬刚。她把湖南老干妈,告上了法庭。

这期间,有不少人劝她息事宁人。可陶华碧却说,“我才是货真价实的老干妈,他们是崴货,我为什么要怕崴货”。

2000年8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认定华越公司的行为“构成了不正当竞争”,并应赔偿贵州老干妈经济损失15万元。

但由于湖南老干妈已得到国家商标局的认可,所以法院并不能判决湖南老干妈停止使用“老干妈”商标。

这个判决,并无错误。因为法院确实无权判决停止使用已被注册的商标。

陶华碧,似乎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但陶华碧犯犟了。

她先是向国家工商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商标复审的申请,同时,又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这一次,来劝她的人更多了——两个商标都是国家商标局认定的,你这么做,不是要打政府部门的脸?

难不成,你还要和有关部门对簿公堂?

陶华碧却觉得,“老干妈”的称呼,是最初吃她凉粉的穷学生们送的。“不管路多长,困难有多大,时间有多久,也要保住这个品牌”。

这场官司,一打就是3年。

2001年,处在困境中的老干妈想要再建一处厂房。但当时公司不少市场份额都被山寨品牌抢走,资金,也大都压在原材料上,根本没钱扩建。

有人建议陶华碧去找区政府帮忙。当地的区政府特别重视这个事,当即就协调了建行给陶华碧贷款。

陶华碧带着会计来到了区委。当时区委大楼的电梯很旧,陶华碧出电梯时,衣服被电梯门挂到,摔在了地上。

陶华碧扭头就和政府的工作人员说了句,“政府也很困难,电梯都这么烂了,我们不借”。


工作人员以为她在开玩笑,但陶华碧却很坚持。“我们是在给国家添麻烦,真不借了,我们回去了”。

原来,她以为政府协调银行贷款,就是在和政府借钱。

2003年5月,陶华碧的“老干妈”终于拿到了国家商标局的注册证书。与此同时,湖南老干妈的注册商标被注销。

而这一事件,也成为了2003年中国十大维权案例

这下,老干妈再无竞争对手。成为市场独苗的老干妈,本应进入飞速扩张的时期。

但陶华碧,却给公司定下了“不贷款、不参股、不融资、不上市”的四不原则。

‘随着老干妈越做越大,来找她上市的政府官员、投资人、投资机构,一波接着一波。

但陶华碧,永远只回复他们一句话:

上市,融资,这些鬼名堂就是欺骗人家的钱,有钱你就拿,把钱圈了,喊他来入股,到时候把钱吸走,我来还债,才不干呢。你问我要钱,没得,要命一条。我只晓得炒辣椒,只干我会的。


这话可能略显偏颇,但对于陶华碧来说,她做不了的事情,那就一定不去做。因为那可能会把别人坑了。

而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做的,就是纳税

2012年,贵阳南明区税务部门把老干妈的税款少算了30万。老干妈从第一纳税大户,变成了第二。

陶华碧不依不饶,当地的税务部门承诺后期会私下补上。

陶华碧当即就拍了桌子,“你个狗日哩,给老子查清楚,我明明纳税第一,怎么给我弄到第二,30万税款你们给我弄哪里去了”。

在她心里,自己能做好的,就是诚信纳税。就算是卖一个煤球,那也应该纳税,少一分都不行。

她在意的不是名声和奖品,而是不拖欠国家一分钱


就靠着这样的想法,老干妈凭着一瓶辣椒酱,越做越大。

2014年,陶华碧不再持有公司股份,退居幕后。

与此同时,老干妈的纳税金额,也从300万,增加为5.1亿。

而老干妈的产值,也从1998年的5000万,涨到了40亿。

不少眼睛盯着“后陶华碧时代”的老干妈,希望它能有所改变,比如融资,比如上市。



03


执掌老干妈20年,陶华碧不上市、不融资、不贷款、不打广告,靠着优质的产品和良心的价格,把老干妈的年营收从0做到了40亿元。

她以高数倍的价格,把老干妈卖到外国去。


她说:我是中国人,我不赚中国人的钱,我要把老干妈卖到外国去,赚外国人的钱!”


但干了一辈子的陶华碧已经年迈多病,干不动了。

2014年,她把自己手中最后1%的股权也给了小儿子,彻底退出股东。

她把老干妈交在儿子的手上,渴望企业在他们手中一代代传下去。

没想到,她刚退休,老干妈铺天盖地的差评就来了。

网上许多人开始质疑,老干妈变味了。


2015年,《商界》杂志前往老干妈所在地贵州采访,记者听得最多的一句话是:“老干妈现在不用贵州辣椒,用的全是河南辣椒,原因只有一个——河南辣椒便宜!”

有经销商称,贵州辣椒更好吃,不过要12-13元/斤,河南辣椒只要7元/斤。

这些年劳动力成本在提升,市场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但老干妈却坚持不涨价,他们希望降低成本。

这种做法看似聪明,但却触及了老干妈的根本。

这么多年来,老干妈不打广告却卖到了全世界,靠的就是口口相传的口碑。

不过,这条守则他们也打破了,开始打广告。

打广告本没有错,只是他们的广告太土了。


《拧开干妈》土味、魔性,网友纷纷表示,看得我尴尬症都犯了。

更有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老干妈还是没明白过来,如果味道还是原来的样子,根本不需要广告。……这些花里胡哨的广告,还不如耿直的来一句“我们错了,从今开始,重新开始,老干妈继续使用原味辣椒材料”来的直接、吸睛!”
 

她的儿子们终究还是没明白,老干妈为什么火了20年,为什么瓶子上那个小小的头像可以成为国民女神。

也不知道他们是否知道,又或者记得20年前的那件往事。

2001年,一家玻璃制品厂给老干妈提供了800件酱瓶,每件32瓶。可是,辣酱刚上市,就有客户反映有的瓶子封口不严,漏油。

陶华碧知道后,要求相关部门迅速查处。

有人建议把货追回重新封口,这样大家都没什么损失。

这个建议看起来也合情合理,但陶华碧却说不行,她马上派人到各地追回这批货,并当众销毁。

她要让人们,以及所有老干妈的员工知道:老干妈不坑人,不骗人,是一家良心企业。


只是这件事情,她的孩子们大概早就忘了。

2016年之后,老干妈的营收开始连年下跌。2011年到2018年的营收分别为30亿元,33.67亿元,37.43亿元,40亿元(陶华碧退休),45.49亿元,(2016未披露),44.47亿元,43.89亿元。

陶华碧着急了,2019年,73岁的她再次出山。

她把辣椒又换回了贵州的,从原材料到制作流程环环把关,把老干妈恢复到了以前的味道。

这一年,老干妈的业绩不仅止住了连续两年的下跌,而且再创新高,成功突破50亿元,同比上涨14.43%。

陶华碧手里的“老干妈”,才是人们心心念念的那个“老干妈”。



尾声


中国企业界,一直有一个Flag:

永不上市四大家,华为顺丰娃哈哈老干妈

到了如今,顺丰早已借壳上市。而娃哈哈,也表示自己将寻求上市机会。

说好一起到白头,结果转眼,就只剩下华为和老干妈。

而今天,老干妈又顺手破掉了“没有人能在南山区打败腾讯”的Flag。

当然,这件事可能还会反转。比如网传的“老干妈礼盒”,到底是谁生产的?又比如,老干妈的法务为何没有在腾讯催款的第一时间核实这件事。


甚至可能有一天,老干妈自己的“不贷款、不参股、不融资、不上市”的Flag可能也会倒。

但“国民女神”,本就不是“老干妈”这个品牌,而是陶华碧这个人。

对于陶华碧自己,她说过的话,全部都做到了。

陶华碧没什么文化,教育儿子时,翻来覆去也就那两句话:

好生生做人,好生生经商”,在这之后,“再多纳点税收,要为国争光,要为国家多做贡献。”

这话的水平,当然远不如那些“爸爸”“教父”们——张嘴全中国,闭嘴全人类

但就像你花了一瓶辣椒酱的钱,却吃出了肉粒一样。所谓的“国货”“民族之光”,其实就是这样。

“老干妈”,本来只是一个小摊上,自己调制的辣椒酱。

但现如今,它成了营收破50亿,纳税6.36亿,间接带动800万人就业的大型企业。

在这期间,陶华碧没吹过一次牛,没欠过一分钱,没少交过一次税。

无论这次事情如何反转,我都站“老干妈”。

“老干妈”不会骗人。

至少陶华碧不会。





ABC传媒平台


澳洲热门资讯 | 移民政策信息 | 世界热点关注 | 好文分享



广告、商业合作请扫码联系

电话

0426956003

+61 92801155

洽谈邮箱

abcmedia@abcsydney.com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