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后,孙红雷因「潜伏」群演现场洒泪:原来每个路人甲,都可以是主人公

2021年06月20日 这里是澳洲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王耳朵先生
ID:huangezishiba


最近的综艺上,有一幕让人感慨良多的“重逢”。

某推理节目,演员孙红雷被要求与一位群众演员搭戏。

当群演出场,孙红雷一回眸竟发现,那是12年前曾与他在电视剧《潜伏》中有过一场对手戏的演员。

往昔历历在目,两人都湿了眼眶。


但几乎没人知道,这位老人今年72岁,已经做了30多年群演。

12年前,他在横店漂了20年,才等来一个短短几秒的出镜。



12年白驹过隙,他已是垂垂老者,却仍坚守在横店。

还在等一个依旧很小的角色,还在等一个叫做“梦想”的镜头。



他的出现,将我们的目光再次拉向了横店:

那个被称作“东方好莱坞”的神秘江湖。

在那里,像这样从青年熬到老年,几十年依旧默默无闻的故事,太稀松平常。

一年四季,形形色色的戏和人在这35平方公里的镇上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一个特殊群体在过去20年中逐渐形成。

在我们口中,他们被称为路人甲、龙套、群众演员,

常年稳定在两三万人,整日在剧组间穿梭,寻找机会。

他们把草根出生的王宝强当作偶像,幻想着自己也能一夜成名。

可最后,大部分人都只是不断徘徊在各个剧组,为一份薪水寥寥的临时工作起早贪黑。

就像前段时间曝出的横店群演工资表一样,跑组近两个月,收入不足3000。



收入微薄、身心疲累,很难得到亲友认可。

即便被取景框捕捉,荧幕上常只剩模糊的影子。


但即便徘徊在金字塔底端,还是有人不愿投降。

在枯燥的生活里,互联网,打开了一种新的可能。

他们在视频里,找到属于自己的镜头。

戏里,他们跑着龙套。

但现实中,他们努力做着自己的主角。



01
从"活道具"到"大侠"


在横店,很多收入都是“明码标价”的。

一个普通群演,一天一个工(10小时)是120元。

演员工会抽取10%,到手108元。

演死尸,加“躺尸费”10元;抬轿子或者淋雨,加10元。

披麻戴孝,也加10元。

听起来层层加码,但实际收入,屈指可数。

4年前,35岁的十三哥抱着“拍戏挣钱”的幻想,从湖南老家来到横店。

他曾做过7年生意,亏了钱,走投无路,想到去做群演“找找机会”。

但几个月后才发现,活在这里,举步维艰。

十三哥

刚到横店,他加入《巴清传》剧组演仆人,和范冰冰肩并肩站了一下午。

初来乍到的十三哥无比兴奋,能近距离看到大明星,简直是“福利”。

可看得多了,也就“没什么意思”。

更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世界的参差。

群演都要早早到场,夏季暴晒的天气,在日头下一站就是好几小时。

但大明星们,都是“一个人三四个助理,拿着蒲扇扇风,还有大个儿保镖在边上。剧组全部到位,道具安排好,人全部站好,他们才会上来”。

37、38度的高温天气下,十三哥身穿五六层、重达20斤的太监戏服,站了七八个小时。

结果休息时不小心弄歪了铁丝网撑起的太监帽,道具老师让他赔400块钱。

幸亏领队费了好大一番功夫将帽子复原,帮他免掉这笔赔款。

这才没让一天的辛苦打水漂,拿到了108元。

头半年的生活,皆是如此。

十三哥每月只有一半时间能接到戏,月收入1500。

而其他很拼的群演,一个组接一个组地跟,连续几天不睡,几乎“不要命”地干,也不过拿到四千左右。

他这才意识到,只靠群演的收入,自己很快会活不下去。

为了改善生活,他想过送外卖,但要买电动车又是好几千块,只能作罢。

偶然一次,十三哥在片场时看到很多群演都拿手机拍视频。

他听说,一条视频发到平台上,有人看就有收入,从几块到上百元不等。

十三哥立马注册了账号:“横店龙套影视演员”,也拍起了视频。

他不像大多数人一样拍明星,而是把手机对准了和自己一样的片场小人物,分享拍戏时的趣事,和在横店生存的酸甜苦辣。

比如,我们印象中战争片都是硝烟四起,枪声阵阵,紧张刺激。

看了十三哥的“偷拍”镜头才知道,幕后其实是没有音效和机位加持的。

群演们战成两排,端着道具长枪,一边假装射击一边变换阵型,嘴里还“duangduang”地自己配着音。

看起来滑稽搞笑。


更多的,是群演们真实的生活现状。

炎热夏季,休工时,明星们在房车里吹着空调。

而房车的轮子下面,躺着一排群演。

他们就这样在仅有的荫凉中,安抚疲惫的身躯。


如今,十三哥在西瓜视频上已经发布了2300多个作品,被 130多万人关注。

3年多里,他坚持每天两次更新,从未中断。

他的镜头走遍了横店的角角落落,把横店众生,漂泊、无常、平淡而坎坷的人生呈现在我们眼前。

有长相清秀,却演“鬼子”拍爆破戏的小姑娘。

一问原因,她们笑着说:“因为穷,没钱。”


有喝啤酒的“梦想哥”,畅谈慈善家的梦。

他立志开一个影视慈善公司,帮助很多人,终极目标是一年赚20万,再开一场千人演唱会。


还有长着娃娃脸的“金角大王”。

下雨天在水里面躺尸,全身湿透,一天下来工资130块.

即便辛苦,仍在坚持。


拍的最多的,还是十三哥的太太,米饭妹。

他们相识于横店,从相恋到交往,日常拌嘴、琐碎,直到领证、买房。

那些幸福的时刻,都化作了vlog里的甜蜜。


不久前,十三哥被查出血吸虫肝,一度住院。

好在,他已经不需要硬撑着跑剧组了。

视频创作为他带来每月数万元的收入,渐渐成了主业。

自己日子变好了,就想着怎么帮助更多的人。

每当群演朋友遇上困难,没钱吃饭、没钱租房、没钱买回家的车票,十三哥一定会伸出援手。

偶遇一位身无分文、在广场睡了3天的大哥,十三哥就帮他租了房子,安顿好生活。


如今的十三哥,仍有演员梦:

“如果可以,我想演一个大侠。这个钱反正是在横店赚的,他们(群演)的事我就要帮。”

既善其身,兼济他人。

十三哥的视频,让我们看到这粗粝的生活中,最温情的一面。

这也许就是大多数普通人的样子,竭尽全力,也无法成为人群中的焦点。

可别忘了,在人生这场剧本里,自己就是唯一的导演。



02
不甘只做背景的小“龙套


2018年,《喜剧之王》和《我是路人甲》两部描绘龙套演员生活的电影,像两把火,把25岁的小宁烧到了横店。

小宁从技校毕业,做过流水线工人、保安、饭馆服务员、临时城管。

但每份工作都让他感到迷茫,除了领工资,工作似乎只是为了消磨时间。

小宁收拾行李,坐一天一夜的车先到义乌,再换大巴到横店。

他住进450/月的扩建楼层,只有热水器,没空调,床距离厕所,只有不到1米。

但这是第一份让他兴奋的工作,他至今还能绘声绘色地讲出第一次拍戏的经历。

那是个院线战争片,小宁穿着草鞋、破衣服,全身抹上黑泥,演被飞机轰炸的红军士兵。

这场戏持续拍摄了24个小时,1月份夜里很冷,但小宁很兴奋,整夜无困意。

导演一喊,他立就刻冲出去。

一个老横漂告诉他,“兄弟,没必要这么积极,咱们到时候只是个背影。”

“新人”小宁不信,“怎么可能呢?”

小宁(左)

小宁喜欢看电影,对文艺很向往,但家里的亲人没一个支持的。

三年前离开家来横店时,小宁只说去外地玩,直到在片场摸爬滚打了两个月后,他才第一次告诉家人他在拍戏。

三天两头电话轰炸,轮番劝说。

为的,就是让他趁早死了这份心:“世上能有几个王宝强?你这样下去根本没饭吃。”

但在这个年轻人心里,既然还没有拼尽全力,就没有放弃的道理。

他只能善意地撒谎,告诉家人自己是做演员,混的很好,不是做群演。

渐渐地,家人也就宽了心。

但在横店生存,即便努力,也总是四处碰壁。

小宁羡慕光鲜的大明星,羡慕有颜值有身高的人。

但因为他相对“喜感”的长相,往往只能在“人墙”最后当背景。

想争取说台词的角色更是艰难:“我导演来了,都不会理你,只是换下一个。”

时间长了,小宁感到有些力不从心,“好像遇到了瓶颈”,也因此越发畏首畏尾。

201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开始用视频分享群演生活。

有时展示剧组拍骑马戏时的道具马。


或者拍下半夜拍战争片的经历。


最初小宁是奔着视频补贴收入去的。

但逐渐,他收获了更加珍贵的东西:肯定与支持。

有网友在西瓜视频给他留言说,小宁有明星相,像《康熙微服私访记》里的三德子、岳云鹏,还有点像王宝强。

说他肯定会火,会成为大明星。

在这些支持下,小宁重新拾起了自信。

他在片场休息时拍视频,对着镜头练台词、试戏。

原本害羞的他,越来越放得开。


他还和几个群演朋友自导自演,或演轻松诙谐的喜剧桥段,或模仿战争大片。

就这样,以自己的方式,磨练演技。

得益于此,竟收获了意想不到的惊喜。

在一档民国悬疑剧中,他被男二号选中,加了点戏。

拍摄结束以后,小宁听到后面有个人在叫:“兄弟,兄弟。”

回过头,男二号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兄弟加油,不错。”

那是做群演三年来,小宁仅有过一次高光时刻。

小宁在《觉醒年代》里的镜头

如今,他已积累了几万粉丝,vlog都以戏里的扮相出现。

有粉丝说,能感受到小宁对戏剧和表演单纯的热爱。

而小宁说:“拍戏的话,我做不上主角;但我在自己拍的视频里,就是主角。”

何必只做别人生命中的旁观者,渴望不属于自己的灿烂?

每个平凡人,也都可以努力闪闪发光。



03
“我仍很渺小,但不再卑微”


“收工了,愉快的一天又过去了,去交衣服交道具了啊。”

年轻男子穿着民国装束,背着一把木制长枪,他是26岁的横漂蒋文华。

天色已近傍晚,他提着两份盒饭,回家陪伴他的女朋友,群演小朱。


回到家,小朱正在狭窄的厨房里,用简陋的厨具摊着春卷。

局促的生活和两个年轻人的笑脸,真实地呈现在一条5分钟的视频里。


来横店之前,蒋文华洗过车、送过外卖、当过奶茶店店员。

为了更大的“可能性”,2018年11月,他来到横店闯荡。

到达横店的第一天,小蒋几小时办好演员,就顺利地报上了戏。

他在午夜到达集合地点,先坐车来到一个酒店化妆、粘发套。

在那里,有一大批和他一样的群演,“乌泱泱的”。

等到天亮,他们又坐上车去了一个年代基地。

小蒋领到的第一身戏服是百姓的服装,第一场戏是下跪磕头“迎接祥瑞”,要做出惊奇的表情抬头望天,在后期特效里,空中将有成群的仙鹤飞过。

在片场,他是“拼命三郎,从不主动给自己放假。

最多的时候,30天内跑了31个场。

有次酷热天,他穿着厚厚的铠甲,在拍戏中暑了。

第二天高烧39度,不仅没能出工,看病花掉了两三百,而前一天的工钱,才144块。

即便如此,小蒋几乎从不抱怨,依旧把日程排得很满。

和女朋友小朱,就是在片场相识的。

因为角色少,女群演常常接不到活,收入更不稳定。

但小朱性格乐天,也十分上进,两人互相照顾,相约一起打拼。

2019年夏天,为了增加收入,小蒋开始用西瓜视频记录生活。

尽管此前并没有多少经验,但小蒋决定边做边学。

他拍群演的日常。

蒋文华录制的剧组景象

拍自己在凌晨2点集合去拍戏。


拍一日三餐的盒饭。



也记录下自己的收入:

一年下来,工资3万多元。



如今在西瓜视频 “横店群众演员蒋文华”账号里,躺着360多个视频,积累了几万粉丝,收入越来越可观。

镜头前,他也越来越放松、开朗。

不过,真诚朴素从没变过。

两人的平淡的日子,也过得愈发精彩。

小朱还被选为女主演的替身,担任"前景",靠自己购买了一辆二手车……



在所有当群演的镜头里,蒋文华始终是个看不清脸的“摆设”,甚至背景。

但在自己的视频里,镜头对准的是他和女友,记录着自己关于成长和梦想的故事:

“不管做群演也好,做视频也好,我还是特别渺小,但虽然渺小,却再也不卑微。”

不愿躺平的蒋文华,集自己的光,尽自己的力。

将自己活得光芒万丈,无常的日子,终于变得热气腾腾。



04
装饰他人,不如做自己的主角


看了十三哥、小宁、蒋文华的视频,才知道横店这个“造梦工厂”,最真实的模样。

群演离明星很近,但又隔着最遥远的距离。

正如《如果爱》里的一句台词:

每个人的一生都像一部电影。他以为自己会是别人电影里的主角,其实不过只是个配角。

多少横漂,就是那个连镜头都被剪掉的小人物。

而互联网,让横店群演的梦想也有机会扎根生长。

一个个“横漂”,通过用率真、善良、朴实的镜头语言,给观众呈现出了一个最真实的“横店江湖”。

更为他们自己提供了另一种方式的追梦,开启从“群演”到“创作人”的人生变道。

我们普通人,很多时候不也如这些横漂一样吗?

黯然失色无人知晓时、沦为人群中的陪衬时、还有无法成为理想中的自己时。

谁都曾被这样的“路人甲时刻”所累,自怨自艾怀疑自我。

如果你正在经历着这些,不妨想想这些努力生活的横漂们。

这世界不会有太多大英雄,你我可能都只是小人物。

但只要敢想、敢干,每个人都能做自己人生的主人公,每朵花都能等来自己的花期。


 ABC传媒招聘啦

ABC传媒 全职编辑3名

1、全职编辑

要求简介:从事过新媒体、熟悉微信订阅号编辑运作,文笔功底强,熟悉短视频拍摄、剪辑。

悉尼地区:1名全职
中国大陆:2名全职




市场销售3名

要求简介开朗积极,认真靠谱。能够向客户熟练地介绍公司业务特点,从跟单开始到独立完成销售。

联系方式

Email:zac.zhao@abcsydney.com






另:大量读者还有没养成点赞的习惯,希望大家阅读后顺手点亮“在看”,以示鼓励!长期坚持原创真的很不容易,多次想放弃。坚持是一种态度。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