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早就戴上了口罩,只是戴错部位了…

原创 2020年05月13日 这里是澳洲





ABC传媒诚意出品


撰文:小亚




1994年的一本美国畅销书《逼近的疫病》(The Coming Plague)如今再次火爆。

书中警告了被证实的一件事:

“大流行即将发生”



作者劳里·加勒特,是美国著名的医疗专家型记者。

本科生物学,加州伯克利微生物与免疫学硕士,斯坦福遗传学博士在读。

1996年,她的《传染性疾病的回归》一文获得普利策奖。

文章讲述了严重传染病带来的巨大威胁如何迫使西方国家政府重新正视其严重性。


她被称为美国的又一个疫情吹哨人。

悲情的是,她在一边吹哨,一边看着美国以每天2万例确诊的速度递增,却毫无办法。

劳里·加勒特在公寓楼屋顶为医护人员敲锣助威
(源:纽约时报)

人们又称她为卡桑德拉。

那个希腊神话中,能准确预言未来,却无力改变的人。


她每天接受很多采访,辟各种谣。

但仍然让她觉得力不从心,她说很多回应应由CDC(美国疾控中心)来做,

然而,

“CDC的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发不出声音来。”


是的,她没说错,CDC(美国疾控中心)很忙,

忙着纠结在“要不要戴口罩”这个问题上,怎样按照白宫的意思写报告。



CDC高级卫生官员坦言承受巨大压力,这个压力来自白宫。

他向CNN透露:“如果不是因为白宫,CDC不会朝这个方向(指起草戴口罩提议)走。

“我们本可以更深入地了解无症状传播。如果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我们本可以做更多的研究。”

(ANNA MONEYMAKER/THE NEW YORK TIMES)

因为别人忙着建方舱医院时,他们还在纠结报告里口罩写哪种布料。

面对白宫带来的压力一说,白宫的主人,特朗普,坐在寝室里,手里捧着低糖可乐,大骂电视里的假新闻。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他早在5点就起床了,待在白宫主卧。


先是看福克斯新闻(Fox News),然后看CNN,再瞄一眼让他恼火又欲罢不能的MSNBC。

他打电话时候也开着电视,从入主白宫以来一向如此。


不管他调到哪个台,都看不到帮他说话的人。


就连福克斯这个以往让他备感安慰的频道现在也让人生气,

他们对自己的描绘与期望太不符了。


他还会抽时间看纽约州州长安德鲁·M·科莫的发布会,仔细搜寻零星的肯定或抨击。


就像媒体说的,他在电视前一待就是几个小时,

然后整天情绪都不佳。


《柳叶刀》近日罕见撰文批评,

巴西抗疫的最大威胁

是他们的总统博索纳罗


很多人,从这篇文章中,品出了影射的味道。

是的,美国抗疫最大的威胁,到底来自谁?

按照特朗普自己说的,是中国掩盖了疫情,没有及时通知美国。


来,我们简单梳理下:

中国这边,1月3日,向世卫组织通报了疫情。

美国当然知晓。

美疾控中心主任Redfield当天就接到了中国同行的电话。

挂了电话,他就告知了卫生部长Azar.

(PATRICK SEMANSKY/AP)

同日,推特上#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话题上了热搜,

原因是,伊朗革命卫队领导者苏莱曼尼被美军炸死。

美伊剑拔弩张,没工夫在乎新型病毒。


然而,美国情报机构并没有放太多的精力在中东问题上,

而是几天之内就向总统发出了有关新型冠状病毒的预警。

这还是西方国家情报部门,第一次因为某个病毒发布预警。

然而,

美国什么事都没发生。

直到1月28日,布什时期的健康专家Carter Mecher博士不淡定了,他在邮件中表示忧心。


“我当然不是公共健康专家,但不管我怎么看,这次疫情都很严重。如果我们假设它和2009年猪流感的确诊速度相似,他看起来有着和流感一样的传播能力,而且有更长的潜伏期和传染性。预估的疫情爆发情况太难相信了”


美国CDC、卫生部向总统特朗普发送的备忘录里做出预测:

全球疫情爆发
50万人死亡
万亿美元损失


特朗普的在记者会上的反应是:

这就是个流感

针对流感的言论,

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国家安全委员James Lawler博士,

寥寥数语道出了事件的严重性:



历史上被严重低估的几个事件:


“拿破仑在莫斯科:只是散步出了点问题”

“庞贝火山爆发:只是沙尘暴”

“广岛核爆:只是夏天的热浪”

“以及武汉疫情:只是严重一点的流感”


此时,美国实际已经出现了因新冠死亡的病例。


2月23号,一名武汉的20岁女孩儿传染了5名亲人。

这条消息被转发到美国卫生专家群后,震惊了所有人:


Robert Kadlec博士(卫生部官员):


EVA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我们的测试与隔离努力有很大问题。


随文转载的是一份研究报告的概略:一个20岁的武汉女性携带病毒感染了5个亲人,直到最后她才被进行检测,没有症状,最初检测结果是阴性的,最后才被确认阳性…


Kadlec说:所以蔓延是无可避免的,因为有健康的携带者可以在潜伏期散播病毒。而且这还显示了测验非常困难…


Kadlec博士希望立刻向总统汇报工作,让美国立刻进入全国隔离的状态。

但是特朗普正忙着访问印度,为大选造势。


印度人在忙着修围墙遮挡贫民窟,以欢迎带头大哥。


2月25日,实在等不及了,

美国免疫与呼吸道疾病中心的主任Nancy Messonnier自己在CDC上发文,警告美国疫情的严重性。

当天,美股大跌,


Nancy Messonnier也成为了美国官方第一个吹哨人。

这一天距离中国向美国通报消息过去了53天。

近两个月时间…


特朗普当天返回白宫,勃然大怒,指责吹哨的Messonnier反应过度,造成社会恐慌。

第二天,特朗普亲自召开记者会,亲自宣布:

新冠病毒危险很低


作为美国经济风向标,美股大跌,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他开始对政府内的一些人产生了不信任。

他认为身边有要害自己的奸臣,这些人一定不想让他赢得大选,

他把这股势力叫做“Deep State”


他取消了自己和卫生部长Azar等专家的疫情专门会议,专家们的隔离措施被雪藏。

同一时间,美国另一端的西雅图,一位华裔女病毒学家Helen Chu开始违背上级要求自行检测患者,


这一检测不要紧,发现新冠病毒早已在美国大规模传播。


直到3月中旬,世卫组织宣布全球大流行。

特朗普出来了。

他说,

“没人比我更了解病毒“


“我早就知道它会全球大流行”


3月,4月,整整两个月
特朗普开始了他的表演
面对不得不抗疫的情况,特朗普还私下问过专家福奇

特朗普:咱们能不能就什么也不做,让病毒席卷全国呢?

福奇:总统先生,这样的话会死很多人的


哦,要死很多人,这很糟糕不是嘛,

于是,特朗普以及副总统彭斯,这对在公众面前从不戴口罩的人,

私下里,他们每天都要进行一次病毒检测。


面对记者询问为何有钱人可以随意检测,但很多人却得不到检测的问题时,

特朗普很直白的回应:

“或许这就是人生吧”


政客的气质,
被他拿捏的死死的。

此后,特朗普一直在传达一个信息,


他常常说:

“美国有世界上最好的医疗体系,美国有世界上最好的医学专家。”

是的,他没说错,美国医疗一流到让全球羡慕,

但是,渐渐地,人们发现,一流并不意味着能救死扶伤。

还需要同情心和怜悯心。

“此前预测我们会死亡220万人,现在死亡控制在10万以内,我觉得我们做的很好。”


很悲哀的是,

一流的医疗体系和一流的医护团队,

遇到了世界一流的死亡人数。

100天,100万确诊,美国媒体自己都说:

国家翻天覆地


相比中国面对疫情的遭遇战,美国提前2个月准备,可以打伏击,打围剿,

然而,领导人打起了游击,

所以,这跟一流没有关系,跟人权更没关系。

最大的人权是什么,最大的人权,是让人活着。

可是,没有人认真对待美国一流医学专家的警告,这些警告兜兜转转只在医学专家的朋友圈里哀嚎。


讽刺的是,唯一真正把警告认真对待的,是那些国会议员,

他们对待警告的方式不是告诫民众预防,不是推动防疫工作,

而是,每个人都私下里,
偷偷地,
大量地,
抛售股票


有美国网友评论此事,一语中的,

“戏院失火时他从出口溜走
还顺手把戏票卖给妇女儿童”


参议员伯尔,你照镜子的时候是不是感觉为自己自豪,或者也许你感到自己完全地、永远地丧失了荣誉感?只是好奇。”


《纽约客》刊登了一封名为“掌控之下”(“Under Control”)的插图,用口罩遮住了眼睛,抓住了特朗普总统在应对致命病毒潜在威胁方面缺乏远见的形象。


艺术编辑Francoise Mouly说:插图超越了总统“对事实的任性无知,以及他急于发出大量空洞的咆哮和推文。”
“早些时候,当我第一次画特朗普的时候,我经常画他的眼睛,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不再画特朗普,而是把他的头发剪下来遮住他们。

我觉得这最能体现他的虚无主义、无远见的政治哲学。



尾 声


电影《海上钢琴师》开篇有个经典镜头,

1900年,邮轮Virginian号,慢慢航行在大西洋上,
 
在向纽约进发的某一天中,一个移民不经意抬起头,突然看见了迷雾中高耸的自由女神像。
 
他顿时激动得大声喊:

美利坚!美利坚
 America! America!
 
船上所有人应声回头,看向那尊代表自由的雕像,起立欢呼。
 
 
所有人坚信,在前方等待他们的,是“自由”“平等”的美好生活。

但是这个电影镜头中的自由女神,却隐没在远方的雾气中,若即若离,看上去是那样的令人不安……


男主准备下船,

在走下的舷梯时,他看着眼前的世界。


被迷雾包围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望不到边际,却忽隐忽现,极不真实。


他停下了脚步,嘴角扯出一个苦涩的笑。

将自己头上的帽子抛下水去,然后重返船舱。
 

这部意大利人拍的电影,给足了各种隐喻:当人们在野心迅速膨胀时,需要更客观和冷静的视角去看待这个世界的各种问题。


男主最后有一段独白:

It wasn't what I saw that stopped me, Max, it was what I didn't see. Do you understand that? What I didn't see.

我停下来,不是因为所见,是因为所不见。你明不明白?是因为看不见的东西。

就像自由女神像背后,那双看不见的手一样!

图中自由女神怀抱圣物上写着“美国民主”。源: 纽约时报 作者:帕特里克·恰帕特)

 
文:小亚



扫码加小编

ABC传媒平台


澳洲热门资讯 | 移民政策信息 | 世界热点关注 | 好文分享




广告、商业合作请扫码联系

电话

0426956003

+61 92801155

洽谈邮箱

abcmedia@abcsydney.com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