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华裔药剂师走私HPV疫苗被捕!执照恐被吊销,还险些入狱!买卖这些海外药物,不算代购算走私!

2019年04月28日 今日阿德




今日悔恨


去年10月,

华裔美女药剂师因

走私宫颈癌疫苗,

被捕警方抓获,面临多项指控!


澳洲香港

一段黑暗的走私之路,

摧毁几个人的大好人生。

惋惜之余是血一样的教训。



如今龚女士接受了澳媒的采访,

面对媒体,她悔不当初

龚女士一再表示:“因为此事,

我的职业生涯和生活全毁了。”


一个鲁莽的决定成了她人生中

挥之不去的污点

法律的边缘不能触碰,

利欲熏心的金钱只会断送你的未来。





01

一段走私黑幕尽毁一个美好人生


一失足成千古恨!


据澳媒报道,悉尼一名在下北岸开药房的亚裔药剂师龚女士,被指控向一名男子供应接近2,500剂子宫颈癌疫苗,后者再以虚假文件将这些疫苗出口香港



双方的配合完成了一起疫苗走私案...


40小时社区服务后,她虽然已经保释,但还在为面临即将被吊销医师资格证而奔波。



然而走私案不为人知的背后是黑暗的买卖市场。


多种抗癌药未能入中国市场催生“地下黑市”,黑市困境是导致走私犯罪的罪魁祸首。


宫颈癌“疫苗荒”成为今日黑市的中心焦点。


去年,全世界包括香港在内出现子宫颈癌“疫苗荒”。



无疫苗可打是最大的问题!


香港有诊所需等半年才接受打针预约,


疫苗短缺还导致价位高涨,


一些私家诊所更索价约1,787澳元的高价,这近乎是原来的2倍


为此,龚女士和几名男子看到了赚钱的契机。


代购月销售额巨大,


非法走私是因为有利可图


这些药物在澳大利亚价值约50万澳元,


但在香港价格高得多,因为香港在2018年4月才批准使用这些药物。


而药物在黑市流通价位会翻上几倍,龚姓华裔女子的出现让走私案件得到了推行。


她将澳大利亚的药剂用船支运送至香港的一位接头买手那里,再由这位31岁男子出口到香港,实施走私。


据悉,这部分药剂可能已经在亚洲市场流通。


警方在进行另一起国际洗钱案的调查之后,突袭了位于北岸的药店和这名中间人位于西悉尼的房子。


据称,新州有组织犯罪小组侦探、澳联邦警察、边境执法局和内政部都参与了突袭行动。


龚女士涉案被控3项批发违禁品物质罪,男被告则被控9项罪名。


《悉尼晨锋报》报道,这些控罪反映该涉嫌处理了这些药物3次,男被告处理了9次。


控罪还包括将疫苗重新包装成其他产品,例如维他命,之后分9次出口到香港。


龚女士及这名中间人将面临法律无情的刑罚。


面对澳媒的采访

龚女士后悔莫及


她说:“因为此事,我的职业生涯和生活全毁了,这点我并没有撒谎,我非常后悔,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一个我不应该做出的鲁莽决定。



她还表示,自己并不知道触犯了法律,只是想让更多的香港女性得到宫颈癌疫苗的资源。


龚女士表示:“这是一次非常痛苦的经历,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是非法行为。”


但,一切为时已晚!


去年11月28日,这位华裔美女药剂师将面临8个月的牢狱之灾,


而后她上诉成功,7天可保释出狱。龚女士被判处40小时社区服务,无需坐牢。


虽未长期面临牢狱之灾,这一次的走私却成为她毕生的一个污点如。


本是悉尼大学的高材生只因一次对法律的漠视差点儿进了监狱。




02

警惕!一些海外代购游走在法律的边缘


近年来,从海外代购药品也像代购化妆品一样迅速发展起来。


由于利益可观,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人肉代购药品的行列。



但这些私自代购的药品属于”未经批准生产,进口”的药物,


按我国法律是在销售假药!


假药销售在代购行业里快速形成一条黑色产业链,范围之广波及多个国家。


澳洲的明星产品暗藏走私危机


在澳洲,一些代购的抢手货其实就是违禁药物。


谨慎那些耳熟能详的澳洲药品,一旦被查你就死定了。


线上线下平台上进行代购活动的个人并不具有相关许可证,


因此他们购买的药品不具有质量监管部门审核的效力,


很容易被卖家偷梁换柱,或由于缺少正规医院开具的处方证明而出现错误用药的现象。


法制日报报道中强调,在代购销售的进口药物中,最受追捧的是那些标榜“无依赖性“,“无抗生素”、“无激素”的进口儿童、婴儿用药品。


像是在澳洲代购圈中大火的小青蛙Prospan儿童止咳糖浆


还有一些需要在澳洲药房中一次只能购买一份的处方药品。


备孕、怀孕必备维生素:爱乐维。

肥胖人群的福音:Xenical排油丸等。


代购此类药品按法律规定来看,均属于违法行为。



这一点确实需令人警惕,因为这些药品是澳洲代购的火爆卖品


《药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而进口的药,将按假药论处。即使药本来是真药,但是在我国未被批准,也将按假药论处。



救命药”马法兰“的非法供应链


由于国外抗癌药还未能在中国市场流通,


黑市困境逼迫患病者无路可走,


无计可施情况下,为赚取利益,海外人员向国内偷渡进口药,而国内患者急于求药,寻找途径向国内购药。


类似情况在中国时有发生,像极了那部深入人心的电影《我不是药神》,为了救命药,不惜触犯法律。


一位母亲为了救儿子性命,就曾利用代购走私“马法兰”,就像影片中的程勇以偏激方式从印度非法代购治疗白血病的“格列宁“。


章琪的儿子小泽刚1岁,但因患视网膜母细胞瘤,右眼肿大面临摘除。


医生告知:“马法兰是针对这一病症的良效药,有了它或许能保住孩子的眼球。”


可它并未在内地流通,无奈之下,章琪在代购的手中买到了救命药。

救命药马法兰,又名爱克兰等,是一种治疗多种肿瘤的良药。


最早由英国药剂集团葛兰素史克公司生产。该药在单一化疗及联合化疗中,为多发性骨髓瘤的首选药。对诸多癌症都有治疗良效。


而早在12年前,马法兰就曾进入内地市场。价位也很低廉,但,几年后葛兰素史克将马法兰卖给另一家药企,马法兰便没有再申请进入中国内地市场。进而在内地“消失”多年。


无奈之下,章琪出此下策。


事后,章琪才知道自己做的是非法行为。


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规定,未经批准生产、进口,未取得批准文号的,按假药论处。


程勇与章琪都是为救命而求药,但法律的底线是不可触碰的,因为非法走私来的药物,不一定是解药,稍有故障就会成变毒药。


在中国,章琪非法代购法玛兰并非个例诸多患病者都面临同样的困境,要么自己出境购买,要么寻求代购。


恶性循环,一个暗网中的隐秘“药市”由此而生。


拿马法兰为例,记者搜索发现,无论是QQ群、微信群,还是病友论坛,都有大量因“马法兰”而聚集的人。



其中有“寻药”的,也有“卖药”的。


通过QQ群搜索马法兰,会弹出“马法兰代购”、“马法兰现货”等交流群。


而百度贴吧相关帖子就有3000多条帖子,几乎每天都有人发帖买药或卖药。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肿瘤患者群里,几乎每天都有人在寻找马法兰,


但苦于“没有身份”,这种药多以隐秘的方式流入内地,形成一张地下供需网络。


然而,相信绝不仅是马法兰,该案件揭开了一个“现实困境”,是众多海外药物走私的冰山一角。


癌症病人急需特效药延续生命,但所需药品要么价格相对国外市场高太多,要么根本就未入市,代购药品又涉嫌违法。


对于这类情况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研究员冯文化也分析了原因,因为种种障碍,进口良药还不能进入中国市场。


但有关部门一直在做努力。


2018年4月1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并鼓励创新药进口。


冯文化表示,”目前审批的问题正在解决,加上新政策的实施,很多进口药将很快进入市场。


对于进口药的需求,患者应等待国家以正规渠道购入药品,而不是通过非法手段或是代购。




03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


海外药品经代购之手走私到中国的案例数不胜数,


对此现象,我国早有相关规定不能私人海外买卖处方药


非医护人员对药理,药物使用的不专业会给用药者造成许多潜在的危害,服用处方药一定要在医生的监护陪同下才能进行。



针对于龚女士走私疫苗案件,侦缉警司曲克(Tony Cooke)就表示:


“这些药物应该只提供给有(医生)处方的人,而这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忧虑──药品是危险的,应该只在医生指示下使用。”


除此之外,代购转手药品运输的过程叠加了药物变质的风险。


在马法兰抗癌药的海外代购事件上,孙媛等医生表示担忧,


”马法兰等抗癌药对运输条件有一定要求,一般需要低温保存,否则会影响疗效甚至失效,“


”普通的快递运输有很大风险,医生也没法进行药效检测”。


并且,代购活动常在网络平台进行,若非持有《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和《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在网络平台销售处方药。



所有代购和中国公民应以此为戒,将惨痛的历时作为前车之鉴,才不会使悲剧重蹈覆辙。


一些来自海外的抗癌药确实是救命之药,但却未能在我国流通,海外购药属于非法走私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付出相应的代价。


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呢?请留言参与讨论。



编辑:天舒

材料来源:中国侨网,ABC news,Dailymail




华人快来发声


2019年澳洲联邦大选在即,到底鹿死谁手?


快来参与由今日传媒推出的澳洲华人首次联邦大选在线民调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哦,你的声音至关重要!


您可以直接扫以下二维码,







订阅今日阿德微信


 点击右上角→“查看公众号”点击关注

 搜索“今日阿德”或“adetoday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