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澳途中新政出台,悉尼女子被迫隔离酒店“$130每晚电脑远程办公”

2020年03月18日 悉尼ing



悉尼科学家Allison Tong
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
在回国途中,
被机长告知所有入境的澳洲旅客
都需要自我隔离14天。
这令她难以决定
是要改变计划在新加坡停留一段时间,
还是在澳洲忍受2周自我隔离。
最后,她选择了第二种方法。
 
现在她住在悉尼西部的一家酒店里,
该酒店离她家不远,
但与外界的接触被切断。
她说:
“很奇怪,回到悉尼却不能回家。
我从来没住在家乡的酒店里,
但我不能回家,
因为我跟我的妹妹住在一起。
 


Allison Tong是一位学术和社会科学家,
曾在位于Westmead儿童医院的
Centre for Kidney Research工作。
上个月,她飞往奥地利
Medical University of Vienna General医院
进行研究。
当她于上周六乘坐British Airways
和澳洲航空的飞机经伦敦回家时,
在途中被告知所有入境澳洲的旅客
都需要自我隔离14天,
当时她正从伦敦飞往新加坡。
 
Tong说到:
“起初我为不能再见到家人、
朋友和同事感到难过,
因为我已经离开了三周,
我还需要取消工作会议。
 
由于Tong有家人和朋友在新加坡,
在决定飞往悉尼前,
曾考虑在新加坡待一段时间。
“我有点不敢回家,
我妹妹和我生活在一起,
我不想让她也被隔离。

 
在周一下午6点抵达悉尼后,
Tong发现悉尼国际机场
的自动出入境检查站关闭,
海关官员通知每位旅客
强制性的14天自我隔离。
 
Tong说:
“我问其中一名工作人员,
家中还有其他人该怎么办,
他们似乎也不确定,
只是告诉我,
我需要在单独的房间里。
我查阅了新州卫生局的网站,
该网站提到必须戴口罩
并避免共用空间,
因此我决定将住酒店视为
目前最佳和最安全的选择。
 
Tong选择了一家离办公室
比较近的酒店,
以防同事需要将材料
送到她那里,
因此入住了
位于Parramatta的酒店。
 
“到了酒店后,
工作人员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们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他们告诉我,
由于不能让员工与我接触,
因此无法提供日常的客房服务。
如果我有任何需要
可以给经理打电话。
如要离开房间,
就要戴上口罩。”

 
每晚130澳元的房费
都由Tong自己承担。
她可以使用笔记本远程工作,
能够完成一些工作。
她承认,
这种生活并没有很糟糕。
“说实话,我知道与其他人相比
我处于非常幸运和良好的处境。
返程航班上的一位乘客
正返回悉尼,
向垂死的母亲道别。
但这一政策让他们无法相见。
 
“虽然自我隔离有些不方便,
但我们应该减轻卫生系统的负担。





>>>>

推荐阅读






ing推广

悉尼大小事,每日推送
每天定时推送,悉尼生活娱乐资讯
卖萌搞基无下限,吃喝玩乐送福利

悉尼ing
www.sydneying.com
微信号:sydney_ing

长按二维码扫描,立即关注悉尼ing!
悉尼ing广告咨询:info@allamedia.com.au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