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狮城接新枝,探看千年中华事,专访“首届中华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博览会暨2020非遗文化走进新加坡”主办方晶莹国际金融公司

2019年11月20日 澳洲网



👇澳洲网专访视频👇



当巴比伦古城在漫漫硝烟中变成废墟,当古罗马斗兽场在人权运动中成为永久的遥想,当古希腊宙斯神庙在教派之争中灰飞烟灭,当古埃及金字塔化身为玄妙的谜团,当玛雅文明隐没于未知的空间……而唯有古老的中国文明发展至今,依旧昂首挺胸,屹立于世界东方。中华文化,历五千年岁月的洗礼,经五千年情感的积淀,得五千年智慧的凝聚。历朝历代传承和发扬,沉淀演化为今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华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蕴含着中华民族特有的精神价值、思维方式和想象力,体现着中华民族的生命力和创造力,是各民族智慧的结晶,也是全人类文明的瑰宝。

一带一路,文化先行。中国最高领导人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为弘扬中华民族文化,纪念中国和新加坡两国建交30周年,晶莹国际集团在新加坡倡导并启动了“首届中华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博览会”(以下简称“非遗文博会”或“文博会”),这将是一场国际化、综合性的中华传统文化产业博览会。以博览和传播为核心,全力打造中华民族文化产品与项目的国际高端展示和交易平台,着力提升中国文化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影响力。旨在全面落实“一带一路”倡议,积极推动和促进中国优秀文化产品走向世界,加快实现文化产业高质量高水平发展。

陈仰旌接受大洋传媒采访


 为此,澳大利亚大洋传媒采访团队走进新加坡,走近“首届中华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博览会暨2020非遗文化走进新加坡”主办方晶莹国际金融公司,与博览会组委会主席团主席陈仰旌先生,执行主席吴仁轩先生、执行主席陈韩晓营女士进行了访谈,并连线上海吴昌硕文化艺术基金会理事长吴昌硕先生第四代后人吴超先生,深入了解此次博览会的初衷、进展、目标及具体内容。
 


高瞻远瞩说非遗:为什么要办文博会

“文化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则民族兴;文化强,则国家强。”

“文化和谐,经济繁荣,创新思想,惠利厚生。”

“将中华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一带一路为路线,以博览会为平台,以文化为内容,以中华民族文化“走出去”为目标,向全球华人及喜欢中华民族文化的国际友人进行展示。”
 
记者:晶莹国际为什么会有做文博会的想法?

陈仰旌:原因很简单,我虽然是个企业家,但在多年的教育和人生经历中,我对自己有一个评价:我是一个具有社会公德、家国情怀的人。我历来反对商人为了利益不惜一切手段的行为。作为企业家,财富来自于社会,就要真正回馈社会。走过许多国家,我发现华人华侨及喜欢中国文化的外国友人对中国发展和中国文化的理解很欠缺,所以我觉得文化需要传播,让全世界更加了解中国,正如中国最高领导人所说“一带一路,文化先行”。当前,随着经济全球化和社会现代化,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也需进行更大范围的传播,每一个晶莹人都有着一份为民族文化的传承贡献自己力量的热情。

中国历史是上下五千年。那么如果把上下五千年的文化收集、展示、总结成为一个值得珍藏的东西,我相信会有很广阔的市场。不论是文化市场,还是商业市场。因此,我们有责任,也有热情,更有信心办一场“中华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博览会”。

本次展出的吴昌硕真迹


记者:我们大部分人都会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类博览会是中国政府该做的事,晶莹国际作为一个商业机构,为什么要做?

陈仰旌:我深知这些事情应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旅游部门去做,有很多管理机构人员告诉我,可以写信给大使馆或相关组织,因为政府有这笔专项资金。但我说,我们集团作为唯一承办和出资机构,绝不用任何一分同胞纳税钱。为什么要这样?我们集团的所有创一代都是中共党员,都是受部队教育多年的老军人。虽然我不能说他们有很高尚的情怀,但承担社会责任,我想他们每个人都懂。中国最高领导人在十九大提出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是一个国家的灵魂。文化兴则民族兴,文化强则国家强。我和他们有义务执行和响应国家领导人的号召,晶莹国际的财富大部分来自于中国社会,所以有回馈中国社会的责任。更为重要的是:文化是“一带一路”走出去的先锋,我们这样做很有意义。

我很敬重新加坡国父李光耀总理,他曾经说过一句话:只要是华人,就要会说华语。所以才有了今天新加坡的双语标准,全球唯一一个中国以外的以汉语作为官方语言的国家,我最敬重的是他的家国情怀,他没有忘记他是华人。

文博会涉及1300多种中华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政府保护非遗的工作已经经过了数十年了,迄今为止,没有一个企业在没有经济利益的情况下出资保护、推广中国非遗文化。晶莹国际作为一个企业,一个商业机构,能够在不涉及经济利益的情况下,举办这次文博会,为优秀的中华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提供一个国际性的展示舞台,也是我们回馈社会的一个方面吧。

本次展出的吴昌硕真迹

记者:我们举办此次文博会的目标是什么?

陈仰旌:中国的文化工作者受市场经济发展的影响,不少人走入以追求商业利益为导向的所谓文化市场道路,那些以真正追求艺术价值为目的的文化工作者少之又少,而这些人恰恰需要展示的舞台,需要扩大影响力,甚至需要商业包装。我们文博会能做到的是提供一个免费的平台,为有志于保护、发扬、创造文化价值的专业工作者提供国际舞台。

以文博会来引出中华民族即将失传的东西,思考如何把这些物和文化相结合相传承,形成商品走向创新。这大概就是文博会的战略。


面面俱到落实处:准备怎样办文博会

“本届博览会历时一年,我们将致力于向亚太各国华裔及喜爱中华民族文化的国际友人呈现中华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全貌,邀请众多优秀文艺工作者参与,组织多场文化遗产相关的国际赛事,为民族文化传承尽我们集团的民族责任。集团也将根据客观条件对部分参赛作品进行收购,并于闭幕前进行公益竞卖,竞卖所得将全部捐赠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用于资助来自于中国的留学人员。”

陈韩晓营向记者介绍文博会准备工作


记者:为什么文博会的举办将历时一年之久?我们打算将此次文博会办成一个什么样的活动?

陈韩晓营:作为文博会的执行层面,我们需要把陈主席的想法付诸于行动上面来。从文博会的策划、细节设计、文案包括布展等实际操作的内容都需要面面俱到地安排落实。说起文博会,我们得先从“一带一路金融论坛”开始讲,“文化先行”的概念是我们定好的基调,当时我们与文化先行的东西最熟悉的就是酒,我们介入文化是从酒入手的,准备通过中国白酒介入饮食文化。所以当时举办金融论坛,也是顺应中国宏观经政策的一个方向和步伐。陈主席为了把文化的定位拿捏准确,要求集团内部把中国文化做个汇总,非遗文化活动在那个时候就有个一个大概的框架。

此次文博会在筹备之初是一个单纯的书画展和慈善拍卖活动,在筹备过程中逐渐梳理了更加清晰的文化脉络,形成了“文化周”活动,再进一步丰富、拓展,最终诞生了“首届中华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博览会暨2020非遗文化走进新加坡”的文化年活动,将历时一年甚至更长时间。

我们希望通过这次文博会,能把中国各族人民世代相传并视为其文化遗产组成部分的各种传统文化表现形式通过展览的方式展示出来,办成一个集展示、表演、交流、比赛、公益竞卖等形式为一体的国际性、综合性的中华传统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以博览和传播为核心,全力打造中华民族文化产品与项目的国际高端展示和交易平台。旨在全面落实“一带一路”倡议,不断深化国际交流合作,积极推动和促进中国优秀文化产品走向世界。

记者:中华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有1300多种,我们打算在第一场举办什么内容的专场?这样安排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陈韩晓营:基于前期的筹备情况和中国书画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我们把第一场专场内容定为“中国书画艺术展”。以慈善的名义,把艺术大师真迹和国内当代的一些海派的后裔的作家作品带出国门,在国际平台上做个重要的展示,同时以慈善拍卖的形式,把有些有价的东西放到一个更高的境界。做慈善的同时又把这些名家后裔和书画艺术家们的作品带出了国,让他们的书画在国际平台上能展示,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我们遵循“一带一路”的方针,搭建这个国际平台。这个平台不能只是针对一些实业家,也应面向一些艺术家,他们都是真正有才艺的人,不能埋没了。因为这些书画能力不是短时间能练出来的,都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出来这一个“家”。成名成家不容易,如果晶莹集团搭建的国际平台能为之所用,我们大家都受益。所以,我们说文化展也好,拍卖会也好,所有的拍卖资金一分不留,全部都做慈善捐出去,不是为了能够争什么名声,而是想通过这次书画的拍卖活动,把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带出来,放在国际平台上,把价值能够高一级地体现出来,能让他们在国际能产生更高的知名度,把他们自己的影响力和价值能够放大。

第一个专场内容是书画,还有另一个方面的原因,是因为非遗的文化艺术有很多内容是十分小众的,而书画展的受众面相对最大。作为历时一年的文博会,第一次展会一定要有影响力、有吸引力,给随后一系列的展览活动开个好头。
 

吴仁轩接受采访


海内海外皆翘首:非遗文化人士和新加坡人对文博会的期望
 
记者:您作为一位新加坡人,同时也是文博会的执行主席之一,您对这次非遗文博会有什么想法和看法?

吴仁轩:从我的看法,第一当然是要推广。推广这些中华文化,一方面是为了回应“一带一路”。因为很多别的国家都是谈投资这些,我觉得一带一路不只是投资什么大的项目,而是要去推广、发扬中华文化。我觉得很多新加坡华人好像不太了解这些中华文化。以我自身为例子。有几次我去了中国谈生意,与中国朋友交谈的基本是经济方面的内容。一旦涉及到文化方面,我就回答不上来,因为文化的差距。虽然说的同是汉语,也受过一些文化熏陶,但依然对中华文化的认知非常浅薄。这是因为大多数新加坡华人包括我在内没有太认真地去学习中华文化。

记者:您认为此次文博会将给新加坡人带来什么?

吴仁轩:文博会对新加坡华人一定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华人,对中华文化知之甚少。中文也仅是当作一门语言来学习的,并不是理解比较深层的意思,而是只知表层的意思。这次的文博会会让新加坡人在不同层面上认识、了解中华文化。我认为,文博会不只是面向新加坡人和新加坡移民,还有旅客、学生、艺术爱好者等等。他们会有一个机会来参观、观摩、学习、了解这些艺术品。这个展览可以帮助两个国家在文化方面的交流与传播。

同时书画展也是一次公益活动。拍卖所得会全部捐赠给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这个学院支持来自中国政府的工作人员的交流与学习。捐赠给这所学校,也能够帮助新加坡和中国的政策教育和交流的相互促进。我个人对中国的历史、中国的艺术和书画很感兴趣。这种兴趣并不仅仅是对书画本身的兴趣,而是对书画的历史背景和背后的故事或者画家本身的故事很感兴趣,这会吸引很多新加坡人来参与的。

记者:以吴昌硕先生为代表的海派书画展将成为此次新加坡非遗文博会的第一个专场,您对此有什么看法和期待?

吴超:今年是我曾祖父诞辰175周年。我们都知道吴昌硕先生作品的价格和价值。但是我从来不谈吴昌硕作品的价格只谈价值,他的价值是全社会的。吴氏将社会责任作为家风来延续,既然在这个家庭生活生长、学习,这也是我们当子孙义不容辞的责任。今年7月我到新加坡和陈仰旌先生交谈了几次,发现我们的文化理念基本上都是非常相同的。我们都认为中华优秀文化应该向华裔定居的国外地区进行传播。为了让数千年的中华文化在海外得到发扬光大,我认为应该把我曾祖父的艺术和作品向新加坡的朋友做个介绍,把他的影响和艺术传播到新加坡。同时,我们也会把另外一些海派的大师作品也带到新加坡。这就是我的想法和理念。

吴超先生(右)在此前举办的吴昌硕展上


在陈董的帮助下,我们把吴昌硕的艺术和我们海派的精华向新加坡的华裔朋友推广宣传。在新加坡,我们不光办展览并且要传承,这是我们的责任。办个展览会是一个短期行为,我们要的是长期行为。希望在这次非遗文化展览会过后,能够加强中国与新加坡艺术界的朋友交流,把文化艺术的交流继续下去。

此次书画展中,有三幅作品来自日本,吴昌硕先生的书法作品一幅《书石鼓文》、画作一幅《空山墨梅》,以及王一亭(王震)先生的观世音大士像一幅。随名家后裔书画家团队前来参展的作品有王一亭先生书法一幅,画作一幅;王个簃先生书法一幅,画作一幅,于右任先生题跋赠送给吴昌硕先生的菩萨造像拓片一幅。其他展出的近、现代著名书画家作品71幅。其中缶门(吴昌硕别号“老缶”)四代作品10幅:吴昌硕2幅,吴东迈2幅,吴长邺2幅,吴超2幅,吴越2幅;同属缶门传人的王个簃家族作品5幅:王个簃2幅,王公助1幅,王葵2幅;还有刘海粟父女、胡问遂父子、江寒汀父女、吴野洲父子、王康乐父女、徐子鹤父子以及小女儿、乔木父女、颜梅华父子、及董天野之子董之一、郑逸梅之孙女郑有慧、高式熊等德艺双馨书画家的作品,皆堪称经典。

陈主席也不遗余力在财力等各个方面对我们这次文化活动给与支持。我们都很敬佩陈主席,也在宣传他的义举和善举。一个企业家如此地支持我们文化活动是很难能可贵的。我们与陈主席在文化上面的缘分还会继续。在展览会之后,我们将向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捐献作品也是陈主席的倡议。我们也很高兴拿出能够反映出自己水平的作品来进行捐献,弘扬源远流长的中华艺术。
 
结语: 居庐水而妄思天下
 
在翻看文博会文案资料时,我们看到这样一段话:

“博览会以中华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为重心,以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历史长河为时间轴,以优质产品为载体,以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为内容,以共商共建共享共赢为目标,让海外公众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能有持续地了解、体验、感受,借中华民族文化品牌去实现共赢,与全球共享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发展硕果。不忘本源、血脉相承、与时俱进、面向未来,发展壮大民族精神,在文化进步中实现价值创造。我们愿意与亚洲、环太平洋地区的各国机构、社团、组织等,共享‘一带一路’的成果,共同谱写睦邻友好,全球共荣,和谐共建,共同发展的新篇章。”

再来看文博会的内容和议程安排,涉及到非遗文化的方方面面,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需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时间、金钱,才能举办这个历时一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文化盛会。但是,经过这次文博会的文化年,中华优秀的非遗文化一定会逐步走向海外,为更多的海外华人和喜爱中国文化的外国友人所认知和了解,这对传播中华文化将起到一个不容忽视的作用。陈仰旌,晶莹国际,正在努力以一己之力造福民族文化。

不由得想起陈仰旌所作的一句诗:“居庐水而妄思天下”。表象的意思可以理解为:身居一隅却不安分地为天下事和天下人所思。这并不是一句狂妄得不知所以的话,非遗文化走进新加坡,一定会是一个值得历史记住的瞬间。一个企业、一个独立的商业机构在没有市场收益的情况下,为保护、推广、发扬中华民族非遗文化所做的贡献,令人尊敬。

撰稿:本报记者 雨城
摄影:本报记者 紫烟

审核:Peter Yu/统筹:Zoe / 编辑: Jimmy



独特视角看新闻  长按关注澳洲网”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