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没落,却成为歪果仁的最爱?

2020年06月23日 这里是澳洲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印客美学

ID:ink20160101



「 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


不知你是否留意,已经很久没有优秀武侠上线了,无论是文学还是影视,似乎武侠已经走向衰落。

回想当年盛极一时的香港武侠,如今只剩下翻拍、情怀和炒冷饭,武侠似乎走向了末路。




武侠已衰?


在这个时代,写武侠似乎不合时宜 。


从文字创作到影视作品,可以看到武侠的挣扎求生,但前路艰难。

不说香港武侠的反复翻拍,且看当代大陆新武侠小说和影视作品。


沧月以武侠出道,成名作《听雪楼》2017年被改编,以“听雪楼”的兴盛更迭为背景,讲述了听雪楼主萧忆情、血魔之女舒靖容与江湖热血少年们共同缔造的一段江湖传奇的故事。

然而,先有小花、小生辞演风波,播出后被奇幻剧《香蜜沉沉烬如霜》碾压。

原著小说是一部灰冷色调的武侠传奇,而剧版则进行了几乎全方位的魔改,最终以豆瓣4.4收官,一地鸡毛。


再看君子以泽的《月上重火》讲述了重火宫前宫主重烨之女、少宫主重雪芝与月上谷谷主上官透,经历重重误会结为夫妻,并还江湖平静的故事。

码齐了话题满满的主演、数据能打的IP,最终也不过是消耗罗云熙、陈钰琪在《香蜜》中的话题,视频网站默默取消超前点播,众说纷纭,可见大众对该剧充满质疑。


单看两剧海报,如出一辙的白衣飘飘男主、红衣似火女主,套路雷同的人中之龙和魔教孤女设计,从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到披着武侠外衣的古装偶像剧,显得如今的新武侠越发乏善可陈

如果inker们了解武侠的悠久历史和黄金时代,便会对如今的凋零感到悲凉。


什么是武侠?是以各式侠客、是神乎其神的武术技巧、是侠骨柔肠的精神……

简言之:以武术贯彻侠义精神!



武侠是中国流行文化的独特标签,也是历史悠久的题材。

“武”与“侠”从结合开始,早在先秦春秋时期由“士”化分而出,文者为儒,武者为侠。武侠与中国的传统文化纠缠深厚,儒家修身,道家养性,佛家修心,三者共同构成了中国古典士大夫的处世和哲学基础。



「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

从港台的武侠小说中,可以寻到这种古典文化之诗意。他们发挥对江湖的想象,重塑民族的脊骨。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韩非子 《五蠹》

“今游侠,其行虽不轨于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厄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盖亦有足多者焉。”
                              ——司马迁 《游侠列传》

可见古代对“侠”的两种观点:
一为‘侠以武乱禁’,一为‘士为知己者死’

从此衍生而来的古典武侠,最具代表性的当属《三侠五义》《水浒公传》等侠义公案小说。


建国后,侠义章回体古典武侠在大陆销声匿迹,却在香港却大放异彩。

他们汲取传统文化,使用新文艺手法,把武侠、历史、言情三者结合起来,新派武侠应运而生。在香港武侠的创作高峰期,小说和影视剧层出不穷,人才辈出。

金庸、古龙、梁羽生、温瑞安、黄易……这些武侠宗师的名字,成为一代人的回忆。

那个年代,有几个男生不看武侠小说?
那些我们童年的回忆里,又怎缺少武侠剧的存在?


金庸从书剑恩仇录的一鸣惊人,到射雕英雄传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举重若轻。

古龙洗练的文字,则写尽浪子的野性和女人的艳色,集武侠、文艺、侦探、推理于一身。

梁羽生的七剑下天山,独沽一味;云海玉弓缘,惘然情深。

古天乐、李若彤主演的金庸武侠作品《神雕侠侣》也是一代人心中的经典记忆


温瑞安的《四大名捕》《逆水寒》至今让人回味。

当年小印看沧月的听雪楼,听雪楼主的身上,未尝没有温瑞安名作《说英雄谁是英雄》中金风细雨楼主苏梦枕的影子。


小李飞刀称绝响,人间不见楚留香
《小李飞刀》改编自古龙小说《多情剑客无情剑》
焦恩俊成为多少少女痴迷的梦中情人
台湾第一美人萧蔷的扇子头
又影响了多少少男对美女的审美认知


93电影版的小昭(邱淑贞饰)
“犹如晓露芙蓉,娇美难言,甚是惹人怜爱。
皎洁胜雪,肤色晶莹,柔美如玉,
眼睛中却隐隐有海水之蓝意,双目湛湛有神。
娇羞时,如春花之初绽。

重温起93电影版的《倚天》
多年过去,看过这部影片的人,始终念念不忘

(张敏饰演的赵敏,回眸杀,简直又英又飒)
“青霞喝酒、祖贤穿衣、朱茵眨眼、张敏回眸”也被评为最美瞬间

(黎姿饰演的周芷若,清水芙蓉,风姿绰约)


武侠精神红极一时,甚至成为中国文化软实力的一种特殊代名词。歪果仁们都统统认为中国人统统会功夫。



但随着古龙、金庸的逝去,武侠的黄金时代似乎也落幕了。


金庸之后,再无江湖

2012年,老前辈黄易在起点中文网新平台出山执笔,《日月当空》续写《大唐双龙传》的传奇,最终反响平平,再也没有当年《寻秦记》《覆雨翻云》《大唐双龙》的盛景。


大陆武侠兼收并蓄,也曾尝试续写传奇。

《天龙八部》,这部剧是至今为止金庸剧中播放次数最多的一部

武侠小天后步非烟激荡文字,豪气风发地要开疆拓土,对金庸发起“革命”的挑战。

但无论是兴盛一时的《今古传奇武侠版》,奠定大陆新武侠领军地位的《昆仑》,还是步非烟、沧月等新生代武侠作家终究也都悄无声息地退出了主流的舞台。



是谁杀死了武侠?

随着时代的变迁,经典翻拍让人审美疲劳,创新创作后继乏力,武侠没落似乎已成定局。

可以说,细究其背后的根源,是创作和审美的迭代,后浪已来!


我们可以在武侠中,看到伦理道德、侠义羞耻、潇洒风度。

然而,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网络文学兴起,它的底色是通俗文化。以“士”为代表的精英文化,被简单易懂的市井“俗”文化所取代。


玄幻小说中,主角可以凭借各种金手指、阴谋诡计、知识谋略,获取资源,升级打怪,点亮技能树,攀登权力高峰。

武侠快意恩仇的表达比较委婉,玄幻网文的苏爽则简单直白。

伴随着武侠剧情魔改,套路化,以及审美疲劳:《神雕侠侣》已经被翻拍了11次,《倚天屠龙记》被翻拍了9次,最新版的《神雕侠侣》《天龙八部》《鹿鼎记》不断积压。

武侠故事和传达的精神似乎已经不再适应现代社会的变迁。


互联网成功开辟了下沉市场,大多数人的审美习惯才是流行文化。

武侠对想象力的局限性,在民国年代的武侠创作中,就已经初见端倪。


除了向仙侠世界延伸,科幻也是武侠作者们的脑洞发展方向。

请看温瑞安《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中的第一高手关七的结局

 
“轰”的一声,关七的身子在半空一颤,炸出了一蓬血花。
但他去势依然不减,撞上了那在半空飞行的“事物”上。
一下子,发出了一声空洞得让人畏怖的爆炸声。
然后,一,切,都,不见了。
那飞行的“异物”和关七,一齐、一起都在苍穹里,消失了,不存在了——仿佛这一人一物,根本就不存在,也没有存在过。
发生在大家面前的,好像是一场梦,又似不是真的,只不知究竟是梦里的真,还是真里的梦?梦非梦。
真是真。



 关七在与众高手对决中,被UFO带走了,够不够科幻,有没有想象力?

但似乎与整个文章格格不入,难以融合,这也是武侠的困境。


黄易的小说更不必说,被称为网文鼻祖、玄幻文先驱、穿越文祖师爷。从他的成名作《破碎虚空》起,开创了武侠的新境界。

黄易借大侠传鹰的经历,初次尝试了对天道的探求,初现了玄幻武侠题材的奇幻瑰丽之美。

破碎虚空将武侠与羽化登仙的概念相融合,形成一种新的形式,而破碎虚空后的境界却是空白的,为现代玄幻小说作者提供最初的想象空间。


沧月从听雪楼到镜系列,是从武侠向奇幻的迁徙。

在镜的世界里,地之所载,六合之间,四海之内,有仙洲曰云荒。

照之以日月,经之以星辰,纪之以四时,要之以太岁,神灵所生,其物异形,或天或寿,唯圣人能通其道。

其中,有亡灵,有鲛人,有山鬼,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


当武侠的框架局限了想象力,那么创作者就会向新的疆域迁徙。

仙侠玄幻与武侠对比,高下立判。


从内容角度,仙侠玄幻拥有高度幻想神秘感、更加宏大的世界观,能承载更大的信息容量。

从情感角度,驰骋天地、踏破凌霄的快感,比江湖之上的恩怨情仇更加带感。


从语言角度,简单直白的语言表达形式,离开曲高和寡的精英阶层,向更广阔的读者抛出橄榄枝。

从影视剧的角度,特效技术提供了仙侠玄幻的可视化,游戏动漫拓宽了表现力的广度。

《卧虎藏龙》是一种美感,《魔戒》是另一种畅想。


从视觉效果上,小印迫切渴望看到中国的玄幻仙侠插上影视技术的翅膀,来到我们的眼前,那一定是另一种震撼。


武侠,歪果仁的挚爱?

近年来,中华文化正在随着大国崛起、文化自信迸发出独特的生命力。


中国的功夫武侠,如同日本的武士道、欧洲的骑士道、美国的超级英雄一样是植根于传统文化中的,流行的潮流已经过去,后浪涌过来了。

但小印相信:影响一代人的回忆和经典并不会被磨灭。

《天龙八部》《逆水寒》等游戏仍有不少用户。武侠手办,漫画册,纪念邮票等衍生品重回大众视野,勾起了不少已经为人父的中年大叔的武侠情怀。



然而你不知道的是,墙里开花墙外香!

武侠游戏已经悄悄在国外火了起来。《天涯明月刀》、《剑网3》、《逆水寒》等国产武侠网游中,歪果仁跨越重洋玩的不亦乐乎。

Wuxiaworld(武侠世界)是一个网络文学英译站,专门把国内的流行小说翻译成英文,给外国读者看。Wuxiaworld的日均页面访问量高达几百万次。


在这些以翻译中国网络小说为主的网站上,最受外国读者追捧的多是武侠、仙侠、玄幻等小说。这么玄妙的武侠世界,吊打西方魔幻小说。

如同一曲83年的《一剪梅》,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已经成为老外最爱的梗。

他们一边用中英对照翻译,努力的理解着“逆水寒”、“龙涎香”这些具有东方魅力的词语,一边拼命的阅读金庸古龙的小说,以理解神秘的东方力量。


李莫愁被翻译成 Don’t Worry Lee
李寻欢 Be Happy Lee,可还行???


或许有一天,当未来的新潮流再次涌来,与武侠交汇,以新的形式回到inker们的面前。

我们依旧会摇旗呐喊,江湖再见!

本文授权自印客美学【id:ink20160101】
一个美学和艺术的科普地,如果你想提高自己的审美,欢迎关注这个号



ABC传媒平台


澳洲热门资讯 | 移民政策信息 | 世界热点关注 | 好文分享



广告、商业合作请扫码联系

电话

0426956003

+61 92801155

洽谈邮箱

abcmedia@abcsydney.com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