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忠每周政论:谭保的《反外国干预法》捐害澳洲自由(上)

2018年08月05日 星島澳洲版



即将通过的所谓反外国干政法,将会令澳洲国会犯下大错,因这些法例将有四个坏的影响。



滥用权力抹黑对手


首先,法例会掀起反华疑华——即是族种主义氛围——那种等同于1901年立于国家宪法中第二十五条(针对华人被各省排除拥有投票权),一直沿用至总理Harold Holt,并最终由总理魏德伦(Gough Whitlam)废止的白澳政策。这些法例使我们回到「红色恐慌」的妄想中,并且危及任何出任公职的华裔人士,使他们很容易陷入「中国代言人」的泥沼之中。


其次﹐这些法例容许在任政府利用情报指控或暗示任何澳洲公民涉及任何形式的外国干政,不管他是否华裔、商人或政界人士。我们已看到有人被指称成为中国政府活动的目标,而他们本身并不知情。传媒在报道情报消息来源时,均由不能披露的来源作出空泛的指控,也无解释政府是如何向传媒提供资料,这些法律将容许邪恶的政治抹黑;并存在政治缺口,利用所谓情报资料及滥用政府特权及实权去蓄意恶性攻击对手,不论是直接或间接牵连。


排外形象与贸易意欲的矛盾


第三,这会为国际贸易造成无法故量的成本,特别是对华贸易。政府将为监督商人和组织付出巨大的代价,在不当心态下制定的法律将阻吓企业,因企业担忧会引发潜在争议和声誉上的损失...这些法例将使以前在环球经济中完全合法的商业交往成为违法活动。


第四,法例会使澳洲成为东亚下面一个慌惶和排外,但又同时想分饼吃的国家。我们期望与未来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展开贸易,但同时为迁就本地政情的非理性恐华情绪给予一个官式的出气口。


指控报道缺乏具体基础


在6月27日,《雪梨晨锋报》刊登一份报道,标题是《这名在任议员成为中国情报机关活动的对象》,受波及的是工党纽省上议员王国忠。文章称:「据了解,澳洲机关有证据指一名怀疑中国政府情报人员与王先生有直接关系。」到底了解自谁?报道续称:「可靠的来源称,王先生可能成为目标,因为他有能力开通门路至更具影响力的工党政界人士。」这个可靠的来源又是否政府消息来源呢?

出乎意料地,报道又澄清:「但没有证据显示王先生曾有不当行为,或有意传达任何讯息。」报道补充:「无证据显示王先生...曾知道自己成为北京人员活动和针对的对象,儘管消息来源了解到国家安全机构收集到的敏感资料,显示王先生成为长期活动的目标。」这种基础为何可以构成为一篇新闻报道?这个被抨击的王先生,被《雪梨晨锋报》形容为「前卡拉OK歌手和市议员」,最终遭到工党冷遇而未有获提名。


澳洲有逾120万华裔人士,当中50万人在中国出生,以数目计他们应拥有达10个联邦议席和数十个省议席;但现在这些针对王先生的指控和引起的争议,成为烫手山芋,哪个华裔澳洲人敢出来竞选?这是新的麦卡锡主义,任何人在雪梨Sussex St一端与华人饮茶,就会产生嫌疑。


注:因原文甚长,分两期出,部分内容牵涉其他资料背景,译者选择节录,并非翻释全部原文。下期会刊出作者从法理观点出发,解释澳洲现行机制及法例如何成为对民主自由的威胁。标题由编者附加。


以上是我找来翻译员简略编译澳洲原住民律师及地权运动家皮尔逊(Noel Pearson)于《澳洲人报》刊登的文章。

(链结 https://www.theaustralian.com.au/news/inquirer/turnbulls-foreign-interference-laws-bad-for-australian-liberties/news-story/efb27f68a54391c57441586f5aa3e026?login=1)




编辑:社会大姐头

图片来源:网络



订阅星岛日报澳洲版微信

  • 点击右上角→“查看公众号”点击关注

  • 搜索“星岛日报澳洲版”或“Singtaodaily”点击关注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