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向墨案后续--挑战冻结令失败, 税局正寻求其“破产”庭令

原创 2019年11月08日 澳洲金融圈


10月21日,澳洲联邦法庭要求正被税务局追讨1.4亿澳元税款的黄向墨公布全球资产,时限是21天。此外,黄向墨挑战资产冻结令的上诉失败。


上月,联邦法庭应税务局所求,给中国房地产富商黄向墨的澳洲资产和香港的一套公寓发出了冻结令,其中包括黄向墨的妻子黄洁芳名下的一栋豪宅。澳洲永居身份被取消后住在香港的黄向墨派律师在法庭上对冻结令,特别是针对其在香港和中国大陆的资产以及对黄洁芳资产的冻结令提起了挑战。

澳洲联邦法庭于21日做出决定,拒绝收回对黄向墨资产的所有冻结令,不管是在澳洲境内还是境外的资产。而且,法庭还要求黄向墨在21天内披露全球资产。

黄洁芳名下位于莫斯曼(Mosman)的豪宅价值1280万澳元,是他们夫妇在澳洲最值钱的房产。税务局依据银行记录指出,黄向墨在这套房产交接当天从账户上支取了500多万元,税局认为这笔钱被用来帮助购买了这套房产。黄洁芳在给法庭的证词中说,这笔钱是她丈夫给她的礼物,她说她是一名“家庭主妇”,年收入为10万澳元。


税务局正在向法庭申请“即决判决”(Summary Judgment),也就是允许法庭在不经过庭辩的情况下,基于事实而对案件作出判决。税务局可以以 “即决判决”为据,上庭申请宣布黄向墨破产的庭令,以其财产来偿付他在2013年至2015年之间的1.4亿澳元欠税。

税务局和黄向墨两方的代表律师将于24日返回法庭就资产披露令进行抗辩。

黄向墨的代表律师示意“可能会对此提出上诉”。他的律师团队表示将首先寻求暂缓执行资产披露令,然后等待上诉。

税局律师则表示可能会寻求让法庭宣告黄向墨破产,以帮助追讨欠税。

上周,黄向墨的代表律师曾争辩说,澳洲法庭发出的冻结令在香港和中国大陆没有“真正实施的前景”,税务局没有给出任何可能在海外追讨黄向墨资产的法律和此类先例。

但澳洲法官宣布维持冻结令时表示,税务局已经提出了数个执行冻结令的途径,包括“可能使用破产程序”。

中国地产富商黄向墨于2011年来到澳洲。在澳期间,他捐出了大量政治捐款来提高他对澳洲两大党的影响力。据称,他给自由党和工党的政治捐款高达270万澳元。时任工党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被曝曾用黄向墨的钱支付律师费,而且通报黄向墨其可能正受澳洲情报机构监视。之后邓森被迫辞职。

向墨还是廉政公署(ICAC)调查10万澳元非法政治捐款案的核心人物,有证人指证黄向墨是这10万澳元的真正金主。

新州禁止地产商做政治捐款的行为。

黄向墨否认参与非法政治捐款,但拒绝在廉署听证会上作证。

黄向墨在澳洲的沉浮

《悉尼晨锋报》披露了黄向墨在澳洲的主要活动。2011年黄向墨(原名:黄畅然)离开中国、移居澳洲,购置了一间购物中心。他的第一笔捐款是在2012年11月19日捐给新州工党的15万澳元,同一天,两个跟黄关系密切的人分别捐给新州工党35万澳元。

黄向墨也向自由党多位资深政要大笔捐款,包括前总理艾伯特(Tony Abbott),在2013年大选之前,他向自由党捐赠超过80万澳元。

黄向墨本人、他家人、他的公司及他的玉湖集团都向澳洲两大党捐过款。

值得一提的是与黄向墨关系密切的另一华裔政要王国忠,他曾被黄聘为和统会顾问。王国忠2013年5月“空降”为新州工党上议员,他得以上任是因为一名工党议员辞职,他接替其位。该工党议员后在黄向墨的公司任职。王国忠严重依赖黄为工党募款。

黄向墨在2014年至2017年11月期间是澳洲和统会会长。2015年,黄作为和统会会长,携代表团前往北京参加中共统战部召开的会议,和统会在悉尼的工作受到中共官员的称赞。

2016年联邦大选之前,黄向墨几乎达到了其在政治领域影响力的巅峰。甚至他的手机快捷键拨号上都有两大党的政要。

2016年6月,黄向墨和澳洲的反对党工党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向中文媒体召开发布会,支持北京的南海主张,而这与工党立场相悖。工党国防发言人之前曾批评中共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黄因此称要取消给工党的40万捐款。

2016年9月,悉尼科技大学因学术机构“澳中关系研究院”(ACRI)因为发表与中国官方媒体立场一致的观点,该研究院的理事会被解散,并被要求检讨及改组。黄向墨被曝正是这个“澳中关系研究院” 的主席,该研究院由玉湖集团于2014年出资180万澳元成立。此事被澳媒广泛报导后,玉湖集团董事长黄向墨辞去了澳中关系研究所主席的职务,玉湖集团也撤出该研究所的主席理事会(Chairman’s Council)。

2017年,澳洲广播公司联合费尔法克斯媒体进行调查,澳洲安全情报局曾就两个中国亿万富翁的捐款问题对联盟党和工党发出警告。其中一人便是黄向墨。在当年六月份的调查报导中,澳媒引述情报部门报告,称这两位知名华商可能在澳洲扮演了中共代理人的角色。情报部门的报告认为,中共是对澳洲政治和外交事务渗透最多的国家。

情报局2016年就警告过澳洲两大党的资深政要,指出两名富商与中共的关系,这些警告第二年在媒体的报导下公布于世。澳媒披露的消息显示,以侨领身份活跃在澳大利亚社交场合的黄向墨与澳洲多名政界人士有交往,他涉嫌向澳洲两大主要政党捐款,试图借此收买政要,影响澳洲政策。这些消息在澳洲引发轩然大波。黄向墨本人的入籍申请因此遭到澳洲安全部门否决。

2017年12月,工党议员邓森辞职,因为他接受黄的捐款,并为黄查询入籍申请进展,以及提醒黄可能被情报部门监听等事被一一曝光。之后黄向墨淡出公众视野,也没有政要敢出席他举办的活动了。

2018年上旬,黄向墨通过前总理艾伯特给议会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哈斯蒂(Andrew Hastie)1万澳元的捐款支票,被哈斯蒂退回到黄在悉尼的总公司。

澳洲政府最终在2018年通过了两项反外国干预法。同年,黄向墨将自己在澳洲的产业移交给了儿子后,据称他于11月离开澳洲。情报机构和内务部进行了两年多的调查,作出拒绝其入籍、取消其永居的决定,黄现在恐怕再也不能返回澳洲了。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