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故乡漫想

2019年11月08日 澳洲网



【编者按】本文荣获第十届澳大利亚华人作家节常春藤杯散文大奖赛优秀奖,根据广大文友的要求,现予以全文刊登。其它获奖文章也将逐篇发表,敬请关注和欣赏。


又遭遇故乡类令人纠结的主题了。


迈出国门,来到澳洲已近三十年了,在异乡的日子也已超过在家乡的,而我一直小心翼翼刻意回避这类主题的写作。不是不想写,是无法写。


无论人们在中国本土内从某地迁居到他处,还是由中国移居海外,都存在着故乡他乡的比较和由此生出的感想。怀念家乡好,那你为什么不回去?装相不是?庆幸来对了地方,此处胜于家乡,那就更捅了马蜂窝,乐不思蜀、有奶便是娘、忘本之类的帽子就扣上了。


在中国本土内迁徙的人们感叹异乡好还马马虎虎,如果是移居到海外的,敢如此公然叫嚣,一顶硕大的“汉那个” 帽子会让人立时汗颜,甚至无地自容。摸着良心,除了回避,还能怎么办?避无可避之时只好打哈哈了:落叶总是要归根的;固守本心吧;心系家乡寄情故土……我从中看出说这些无关痛痒的人是坦诚的,也有些许无奈。


生活,无论是在家乡还是异乡,都会有些磕磕绊绊。生活在家乡的人,有亲朋好友照拂,有语言、环境、习俗等条件的优势,自然便利许多,但亲朋好友坑人的故事没有吗?


初至异乡生活的人,举目无亲,语言、环境、习俗的差异,自然令人困扰甚至困难重重,但不是还有时间吗?时间这一人人有份的公平条件,只要不挥霍它,只要能把握它,总会助人为乐的。


在中国,外乡人遇到不平之事只能归结为本地人欺负外地人;而在澳洲,外国人或者祖籍是外国的人遇到不平之事,便有可能升级为遭受种族歧视。本族歧视似乎无所谓,种族歧视就麻烦了!因此,在澳洲当老板的中国人都会小心翼翼对待异族员工,而即使是不当老板的普通中国人,在和“老外” 交往时也会谨言慎行,生怕一不留神种族歧视或被种族歧视。


我在这里刻意犯了一个错误,用“老外” 这个词汇来泛指不是华人的人,因写完文章后有些后怕,怕招人厌恶,于是不得不加上引号。有些“老外” 懂中文,他们看了会敏感道:“你才是老外呢!” 


而某些同胞也会气愤地指责我:“你这样说人家很不礼貌!太不尊重他们了!”我曾茫然问过气愤的同胞:“那应如何称呼人家?”“应称`洋人'!”对!从海外习惯性称谓上论应该叫“洋人”,但这么叫又经不起逻辑推敲,且有些刺耳。称对方是“洋人”,相对地,难道我们是“土人”吗?


自1840年之后,整个满清帝国就管外国人叫“洋大人”,如今虽说去掉“大”字,我还是叫不出口。而称外国人“老外”,其实并无褒贬之意,只是范围的区分,我们即使被称为“老内”,相信同胞们也都能接受。至于加上个“老”字,那是为了显得亲热,“老张”、“老李” 的称呼不是比比皆是吗?


“老外”这个称谓其实在中国已经成为泛指外国人的习惯用语,就像“马上”并不是说马的上面,“装蒜”也并不表示要将蒜装起来,外国人管咱们中国叫“China”、管普通话叫“Mandarin”,你能抗议说,凭什么给我们的国家和语言起绰号叫“陶瓷”和“柑橘”?这些都是你懂我懂大家都懂的常识名称,如今称外国人“老外”却要小心翼翼地回避,岂不怪哉?有人可能会说,你在中国这么叫可以,如今你出了国,是在人家的国度里,你是老外。


好吧,这很符合逻辑,硬要较真的话,我的理由是,就因为我知道自己是老外,相对地,由我口中说出的非我族类便定义为“老外”,有错吗?


嗨,既然如此麻烦,改口也罢!然而,既不愿叫对方“洋人”,又不能叫他们“老外”,便只能有病乱投医地称其为“澳洲人”,但又一琢磨,自己不也入澳洲籍了吗?


这样称呼似乎分不出你我他了,有些乱。于是,只能更麻烦些,称其为“澳洲朋友”,但细想一下还是不妥,要是这么称呼一个澳洲的罪犯,那岂不是与狼为伍地把自己也搭进去了吗?困扰吧?困扰并不重要,我所要感叹的是时间的魔力,它能令人逐渐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该说的怎么办?套用一句微信流行语:宝宝不说!同样困扰我的还有,究竟哪里才是故乡?原籍地、出生地、还是幼时的居住地?


这个问题对出了国的人很容易讲,笼统一句话:中国是故乡,海外是侨居地。但对于国内的人呢?原籍吗?可有些人根本就没有去过原籍地,如何怀念故乡呢?臆想吗?如果说是出生地或幼时的居住地,他的父母从外乡迁居至此生儿育女,会认可此地是他们儿女的故乡吗?譬如,张三出生在广州,他的父母自东北南下,张三到澳洲后能说广州是他的故乡吗?


这个或许行,但如果张三出生在澳洲,他的父母来自中国,张三移居美国后能说澳洲是他的故乡吗?


他的父母会对他自诩澳洲是故乡没有异议吗?或许没有,但如果张三敢如此公然叫嚣,中国人民没有异议吗?想不明白宝宝也不说了,要么就打个哈哈,用诗情画意:故乡是昨日的曾经,难以忘怀的念想;


异地是当下的存在,住久了,虽不如故土亲,却是离不开的家。


问题又来了,既然有了过去和现在,那么将来呢?将来嘛?好吧,让我们展开思想的羽翼去太空翱翔一番:有朝一日,我们……或许是我们的子孙移居到火星、木星、太阳星、任何地球以外的星球时,地球便是我们的故乡了吧?


那时,无论你来自亚洲、非洲、还是大洋洲,地球都是不争的故乡了!

墨村夫

大洋传媒原创作者

本作者荣获第十届澳大利亚华人作家节

常春藤杯散文大奖赛优秀奖




审核:Peter/统筹:Zoe/编辑:Jimmy

 
独特视角看新闻  长按关注澳洲网”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