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上百中国留学生“逃”往悉尼,批澳洲抗疫举措失当

2020年07月09日 今日昆士兰


澳洲广播公司报道称,在新维两州边境关闭之前,至少有100名中国留学生从墨尔本“逃”到了悉尼。不少人担心,如果自己一直被困在墨尔本,可能无法顺利回到中国。

很多“逃出”维州的中国留学生表示,他们在新州州长Gladys Berejiklian宣布关闭州界之前,向旅行社支付了200-800澳元,而旅行社则用小汽车将他们分批送到了新州。
从周二午夜开始,新维两州边境近1个世纪以来首次被关闭,如果没有申请到许可证,民众不得私自跨越两州边境。

中国留学生网上租车“逃往”悉尼
今年2月,莫里森宣布对华旅行禁令后,22岁的中国留学生Sue Li被迫从泰国转机来到澳洲。而且,他还在泰国待满了14天才被允许入境。
在听说州界封锁的消息后,Sue Li决定回国。“我真的很喜欢墨尔本……但我觉得澳洲政府很糟糕,他们迅速再次实施限制,没有为留学生提供缓冲期。那些立即实施的限制措施给我们带来了一次又一次的困难,表明政府缺乏同情心。”
澳洲广播公司报道称,Sue Li一开始订了一张7月中旬从墨尔本经悉尼飞往广州的机票,但为了尽快“逃往”悉尼,她不得不放弃了那张机票。周一上午听到边界即将封锁的消息后,她决定立即在网上租车前往悉尼。
跟其他留学生一样,她认为悉尼和墨尔本之间的航班有限,开车更能减少感染冠状病毒的风险,即使这意味着路上要花费10小时。

从墨尔本前往悉尼的路线(图片来源:澳洲广播公司)
在本周一抵达悉尼的中国留学生Judy Jia表示,她必须赶快离开墨尔本,因为她的学生签证还有20天就到期了。“现在的情况是我买不到回中国的机票,但我知道我必须要走了,因为签证快到期了。”
澳洲广播公司报道称,Judy Jia是墨尔本Le Cordon Bleu法式糕点专业的毕业生。上周六,她看到维州确诊新增120多人后,立即通过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找司机带自己前往悉尼。
据悉,Judy Jia的父母非常担心自己女儿的安全,并且找人帮她订购飞往中国的机票。目前,从悉尼到上海的单程经济舱机票要价5000-12000澳元。“我妈妈想尽一切办法给我买回家的机票,但根本买不到。我只能依靠黄牛,他们承诺月底给我弄到票。妈妈让我一拿到票就马上离开,不管花多少钱。”

仍有大量中国留学生被困墨尔本,等待过境许可
墨尔本旅行社老板安志杰(Zhijie An,音译)表示,过去一周里他将50多名学生送到了新州。另外一位名叫Mitchel的老板也表示,他也将50多名学生送到了新州。
安志杰表示:“州长宣布封锁边境的消息后,我又收到了400多名中国留学生的租车申请。但考虑到社交距离令,我每辆车只能安排2名学生和2名司机。”

(图片来源:澳洲广播公司)
墨尔本大学营销专业硕士毕业生Leo Xu表示,新州政府应当考虑将留学生回国作为合理的过境许可理由,尤其是对于签证快到期的学生来说。“我需要尽快回中国工作……我的学生签证8月30日就到期了。”
根据新州警局的声明,从今天开始,任何没有许可的人都将无法从维州进入新州,违反公共卫生令者或为了得到许可而虚报申请信息者将被罚款。
警方声明称:“警方将采取大规模行动来确保民众遵守公共卫生令,新州警方将得到澳洲国防部队和其他政府机构人员的支持。想要从维州前往新州的人现在可以在新州服务厅网站上申请许可。”
Leo Xu表示,被困墨尔本的学生“没有太多选择”,只能前往悉尼乘坐航班,因为香港和新加坡等颇受欢迎的转机地点也在上个月推出了面向中国大陆的转机限制。
“我不得不取消从墨尔本到香港的航班,重新订了在新加坡转机的航班。”他表示,“但现在去新加坡的航班可能也要被取消了,悉尼可能是我唯一的出发地了。不然我就要被困在墨尔本了,回家的路太难了。”
安志杰强调,他很担心公众对学生从维州前往其他州的看法。“新增的191例病例令人担忧,但我们也必须记住并不是所有在维州的人都生病了。我不会允许我的团队从热点城区接走任何一名学生,因为我也对我员工的安全负有责任。”

专家:部分中国留学生可能从此拒绝返澳
Sue Li表示,她对澳洲政府的抗疫举措感到失望,没有给留学生足够的支持。而且,她不会再回到澳洲了。
据悉,Sue Li已经办理了退学,并且在英国申请了类似的课程。“我对这个国家太失望了……所以我改主意了。中澳关系降到冰点,这让我的家人非常担忧,他们担心我在这里会遭受歧视或欺凌。”
Sue Li并非个例,在斯威本科技大学最近进行的一项尚未公布的调查中,超40%的中国留学生认为中国政府发布的留学预警影响巨大,可能直接决定他们是否回到澳洲继续学业。

(图片来源:澳洲广播公司)
墨尔本大学文化研究副教授Fran Martin最近完成了一项长达5年的研究,该研究跟踪了50名中国学生在澳洲的经历。研究发现,即使在疫情危机之前,在澳中国学生的生活也不乐观,原因包括获得可靠当地信息的渠道有限,易受错误信息的影响,种族主义和社会排斥,以及跨文化融合的机会有限。
Martin敦促澳洲政府“从根本上考虑”将国际学生视为澳洲青年人口的一部分,尤其是他们中的一些人毕业后会成为澳洲居民和公民。“政府可以将他们作为青年人口的一部分来服务,以一种更系统和有效的方式让他们融入我们的城市生活。”
Martin表示,疫情期间,很多中国留学生意识到自己对澳洲高等教育行业的重要性。“数万学生被困中国,无法回到澳洲……他们感觉自己被区别对待了。他们可能会想‘当我们带来金钱时,你们就让我们入境,但一旦有不方便的地方,或有外交问题,你们就会牺牲我们。’”

布里斯班盒先生 

😋布村家常菜,好吃更健康

精致中餐盒先生

️家的味道最治愈

💯大家都在吃,超多真实好评!

🥡一份就能送,无需费劲拼单~

今天扫码下单,多地周末免费配送到家

具体地区可咨询客服,欢迎来撩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