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大选,一个专业反华的政党正在快速崛起

2019年05月16日 微澳洲





细思极恐



· 华人瞰世界出品 ·


华人瞰世界综合汇编:库里的小迷妹

华人最信赖的海外情报站、信息港



距离澳洲2019年联邦大选,还有最后2天,这边的两个大党:工党和自由党之间的竞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今年,似乎已经不会再有黑马出现。至少在华人圈子里,除了这两个党以外,我是很少看到讨论其他政党的。


然而,刨去以微信构建起来的华人圈子,在澳洲本地以英语为主要语言的圈子中,


一个华人不太关注的第三个政党,

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崛起。




它就是 United Australia Party, 中文名叫 澳大利亚联合党。


这个政党崛起的速度有多快呢?在西方最大的自媒体Youtube平台上,这个政党发的视频,


平均播放量,已经达到了400万级。




而华人熟悉的另外两个大党,自由党和工党,他们youtube主页视频的平均播放量,只有区区几百。


如果让外人看,还以为这个澳大利亚联合党才是执政党,而工党和自由党是默默无闻的小党。


要知道,400万的播放量,对于澳洲2500万人口来说,已经是很大的比例了,


大概每5个澳洲人里,就有1个人知道,或者看过这个政党的宣传视频。


可是当你问问你身边的华人,这次大选他们听没听说过澳大利亚联合党,对于这个党了解多少,得到的答案往往是摇头。


这也是为什么我今天要写这篇文章的原因。一个专业反华的政党,在澳洲获得了如此高的关注度,崛起得这么快,


可华人却一无所知,这本身就是一件很魔幻现实的事情了。


01- 沉默的大多数


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很多美国人都觉得,2016年大选,绝对是希拉里赢,问道原因的时候,他们会说:“我身边的人,全部支持希拉里,没有支持特朗普的。”


后来大选结果出来,这些人全傻了,而且完完全全想不通,怎么会突然冒出来那么多人支持特朗普。


其实,并不是没人支持特朗普,而是那些人被民主党的选民喷得太狠,选择不在社交网站上发声而已。




到了澳洲,也是同样的情况。


说实话,很多澳洲人是很种族歧视的,他们讨厌移民,有的甚至非常仇恨移民,而这些人平时是不会表达出来的,毕竟执政党的多元化态度摆在那里,澳洲法律摆在那里,公共场合种族歧视,是会惹麻烦的。


试想一下,如果现在突然有个政党跳出来,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喊要让澳洲人优先,赶走移民,一定会吸引到那些平时沉默的大多数的选票和赞同。


以前这个党,是一国党,而现在这个党,变成了澳大利亚联合党,他们的标语和特朗普也很像,要make australia great,


和特朗普一样,牢牢抓住了很多白人的心理。




然而,同样是反移民,为什么一国党就没有发展壮大,而澳大利亚联合党反而能速度崛起呢?


因为一国党是很蠢的,他们反移民的时候,不小心惹到了穆斯林群体。


穆斯林在外面是很团结的,谁也不敢对他们有微词,不信你回想一下,你有听说过新闻里报道,有人对穆斯林说:"go back to your country的吗?“再不信你看看现在的欧洲。


所以一国党现在很惨,上次大选还能拿到4个席位,这次大选几乎没他们的份了,


澳大利亚联合党就聪明多了,他们把特朗普当时的竞选哲学,学到了极致——把矛头对准中国。


特朗普当时是怎么弄的,张嘴闭嘴都是China,而且基本没有好话。




到了澳大利亚联合党这儿,


他们也照搬,前面不是讲了他们在youtube上上传了很多宣传视频吗?


这里面视频,基本都是反移民,而且都是和中国有关的。而且还都是负面的。


我随便挑一个:这是他们几周之前上传的,内容很简单,


一个老奶奶满脸忧愁地站在镜头前,表示中国人现在控制了澳洲的奶制品,他们把澳洲的奶制品全部抢空,然后再卖到中国,


最后她向澳洲人发出了灵魂拷问:我们澳洲的宝宝怎么办!?请禁止中国人涉及澳洲奶制品!保护澳洲孩子!



你看他们多熟悉澳洲白人的心理——


新闻上很多华人抢奶的新闻,白人敢怒不敢喷,其他党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个政党竟然提出来了!心里好爽!支持!点赞!


这么想的人,绝不是少数,我们自媒体写半天都写不出10W+,人家反华视频却轻松40多万的播放,在澳洲人朋友圈疯狂刷屏!



另外一个视频,也是这个老奶奶,说中国人在澳洲买房子,把澳洲房价抬高了, 结果让本地人都买不起房子,


怎么办?投我们,我们会禁止中国人的投资!




这个视频又戳到白人G点了,


他们本来因为澳媒的新闻,对于华人就是两个印象:抢奶,买房,但又没辙,现在这个政党专门就站出来为他们说话,别提有多开心了,转发转发。


这个视频,80万播放量。


而这么做的效果,很显而易见,他们也抓到了窍门,


就是喷中国。


喷别的种族不行,但喷中国人是没问题的,喷完他们不仅不会闹,还会分分钟自我反思给你看。


这样的政党,毫无疑问获得了澳洲沉默的大多数人的支持。他们的支持率和曝光度,节节攀升。


02- 前脚赚中国人的钱,后脚就反华


一国党的老大是hanson,那澳大利亚联合党背后是谁在撑腰?谁能玩出这么专业的操作?


说实话,澳大利亚联合党的老大,比hanson更应该遭中国人恨。


为什么呢?因为他是用中国人的钱,去反对中国人。



这个人就是前澳洲首富,Clive Palmer。



看到这不得不说一句,有钱人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啊,一国党之所以今年不行,和没钱有很大关系,前段时间还要向美国2000万美元卖屁股,


澳大利亚联合党就金主爸爸撑腰,各种竞选宣传,随意砸,广告都是一买买整版的。



所以说,华人压力有点大了,毕竟前澳洲首富斥巨资投放反华竞选宣传……


好了说回Clive Palmer这个人本身,他和中国有不少渊源。在孩童时代,他曾住在中国,还见过毛泽东和中国末代皇帝溥仪。


回来回到澳洲,考了大学但是中途退学了,退学后通过从事房地产中介工作获得第一桶金,赚够4000万澳元后退出地产行业,转向资源业。


自1980年代中期起,他创办了包括现在主营的Mineralogy公司在内的多个企业,主要从向中国出售矿产资源而获益。并就此发家。




2006年,他和中国合作的SINO铁矿项目,使他成为澳洲第五大富翁。


2009年,他收购了布里斯班的Waratah煤矿,当时评估价不到1亿美元。


2010年,他与中电公司达成协议,中方20年内每年购买Waratah煤矿3000万吨煤炭(价值达600亿美元,合694亿澳元),这一交易,使他荣登澳洲首富。




直到这个时候,这个人还是中国的铁粉,和中国的关系好得像蜜糖。


那么究竟发生什么事,让他态度开始180°大转变了呢?


这里就要提一下中国香港企业,中信泰富了。


中信泰富曾是香港举足轻重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物业投资商,成立于1990年,隶属于“红色资本家”荣毅仁创办的金融混业集团公司中信集团。


现任主席兼董事总经理为常振明,上任主席为荣智健。其中国和海外的业务涵盖金融、资源能源、制造、工程承包、房地产及其他领域,目前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控股58%。



2006年4月,中信泰富与Mineralogy公司签署协议,收购Sino-Iron和Balmoral Iron的全部股权。


2007年1月,中信泰富有限公司在澳大利亚注册的全资子公司SinoIron与中国冶金科工集团公司(下称“中冶集团”)签署了金额为11.06亿美元的《西澳大利亚SINO铁矿项目工程总承包合同》(下称“EPC合同”),双方将在澳大利亚开发一个铁矿石矿山,第一批铁矿石将在2009年初付运。


2007年8月,中信泰富宣布,向中冶集团出售澳洲磁铁矿项目20% 权益;另外,双方订立补充协议,将项目工程总承包合同价格由11.06 亿美元调升至17.5 亿美元。


2007年8月,项目开工因环境评审及施工许可未获通过被迫推迟。


2008年4月,项目正式开工。


2008年8月,中信泰富主席荣智健表示,西澳铁矿项目2007年的资本性开支约35亿美元,预计整个项目需要约38亿美元,并预期2010年可生产约2,760万吨铁矿砂。


2008年10月,中信泰富宣布,为对冲澳大利亚铁矿项目汇率风险,集团签订了多份累计杠杆式外汇买卖合约,但因澳元大跌,有关合约已录得约8亿港币实现亏损,以目前汇率计算,到今年底的账面损失将高达147亿港币。


2009年3月,中信泰富称西澳铁矿项目原投产年期为今年,现预期将推迟至2010年第三或第四季度。


2011年7月,中信泰富宣布,西澳铁矿项目整体系统调试要推迟至2011年年底完成,预计投产及出口精矿粉将会由原计划的2011年底推迟至2012年上半年。


2012年4月,中信泰富宣布,将行使认购权以获得位于西澳洲的磁铁矿额外10亿吨石的开采权,代价为2亿美元。此次行使首个认购权后,公司将获得共30亿吨磁铁矿石的开采权。


2012年8月,中信泰富称西澳铁矿项目的试运营时间从本月底推迟至11月份。


2012年11月,西澳铁矿项目卖方Mineralogy公司提出中信泰富违约,拟单方面终止采矿权和矿产租赁协议。


2013年2月,中信泰富主席常振明表示,中信泰富已向西澳铁矿项目投资91亿美元,其中68亿美元为建设费用。


2013年12月,西澳铁矿项目生产出的首批精矿粉运往中国。


2014年2月,中信泰富向澳洲法院申请阻止Clive Palmer营运港口的诉求被驳回。Clive Palmer随即通过其控制的Mineralogy公司向澳洲法院申请将中澳铁矿清盘。


2015年,Mineralogy公司起诉中信股份,索赔100亿澳元(合71亿美元),声称中信正从双方在西澳大利亚合资的中澳铁矿(Sino Iron)项目出口铁矿石,却没有按约定水平支付特许权使用费。


2016年5月,中澳铁矿项目6条生产线的最后一条才进入调试,去年共出口1100万湿吨铁精矿,距离中澳铁矿项目原计划的2400万吨/年少了一半多。


2017年2月15日,中信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就中澳铁矿项目作出减值拨备,税后金额预计在8亿至10亿美元之间。


2017年10月,西澳最高法院就中国企业迄今为止最大的海外“绿地投资”项目——中信泰富中澳铁矿项目(SINO)的专利案做出了判决。


西澳法院称中信需向Clive Palmer的Mineralogy公司赔偿2亿澳元(约合人民币10亿元),此外还要在未来30年每年向Mineralogy支付2亿澳元(约合人民币10亿元)特许使用费,合计下来,中信将损失300多亿人民币。


2018年10月22日,中信集团起诉了这位西澳矿业巨头克莱夫•帕尔默(ClivePalmer),指控他拒绝与中信合作,使两者合作的西澳铁矿石项目无法获得更多土地。没过几天之后,这位西澳富豪也向西澳州最高法院提起诉讼,状告中信要求支付5亿澳元的环境修复费。


也就是说,之前让他一直赚大钱的合作项目,出现了各种不愉快,导致他现在没办法从中国赚钱了,


中国有句话叫买卖不成,情谊在,可他却当起了狗咬吕洞宾的角色,开始各种喷中国,成为了反华专业户。



2014年8月18日,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一档节目中,帕尔默指责中国企图抢占澳大利亚的港口来盗取自然资源,并


把中国称为要“接管这个国家”的“杂种”。



随后,中国大使馆发言人对澳联社说,联邦参议员帕尔默关于中国的荒谬评论是不负责任的,“充满了无知和偏见”。


如今帕尔默还不肯认错,

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让步,

坚决不为自己的辱华言论道歉。



当被问及他是否还坚持用“杂种”这个词来描述中国这个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时,


帕尔默称这是“准确用语”。



这之后他还有一些更过分的言论,由于不符合我们的核心价值观,这里就只放张图:


可能特朗普真的是他的偶像,2019年,他当商人不够,宣布参加大选,资助澳大利亚联合党,


这个小党也从当初的默默无闻,视频播放量几百,




靠着反华,澳洲优先的噱头,一下跃升到播放量百万:



而这一切,在华人圈,竟无人重视,在华人媒体,竟无一家报道。


细思极恐。


REF:

https://thewest-com-au.cdn.ampproject.org/c/s/thewest.com.au/opinion/paul-murray/federal-election-2019-clive-palmers-second-coming-shows-those-with-deepest-pockets-win-senate-seats-ng-b881180176z.amp

https://amp.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19/may/03/clive-palmers-100m-aboriginal-foundation-only-has-109-in-it-records-show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live_Palmer

http://time.com/3142282/china-chinese-government-bastards-clive-palmer-australia/

https://cn.theaustralian.com.au/2018/06/19/7476/



-End-





澳洲留学移民一键搞定



3种方法和精品公众号“微澳洲”做朋友:

①点击右上角-->公众号-->关注

②添加ID: weaustralia

③搜索公众号:微澳洲


教育骗局,终于明白精英和普通人的残酷差别! 2018-01-14 找投资,上 岭南会 你不知道的是:西方教育通过一个宽松的过程,偷偷完成了社会分层。 1 “中国学生真是太苦了!”我的同学李女士总是发出这样的感慨。 李女士是我中学同学,在一线城市打拼,过了30岁才结婚,35岁时收入地位稳定了,要了孩子。 和中国大多数家长一样,她很心疼孩子,每当看到孩子写作业到很晚,总在同学QQ群鄙视中国教育“毫无人性”,把分数看得很重;羡慕西方的教育,注重孩子兴趣培养,课业负担少,轻松快乐。 于是,为了孩子将来,孩子上四年级时,她真的移民到英国了。 初到英国,李女士总爱晒孩子上学的情况,甚至包括下面这张课表: 课程科目多种多样,除了英语、数学、科学等“主课”外,还有戏剧、音乐、交际技巧课程,此外还有阅读、故事时间等活动。 上午9点上课,下午4点半就放学。如果家长没时间接孩子,可以留在学校参加各种兴趣班,体育、手工、园艺、跳舞,烹饪、魔术等等。当然要收费,10镑(100人民币)左右。回家以后,作业负担很小,几乎全是阅读。 更让李女士高兴的是,学校对学生管理宽松,以鼓励为主,所以,孩子轻松了,笑容也多了。 看着她和孩子照片幸福的表情,我们都暗暗妒忌了,只恨自己挣钱少,没有能力移民。 但是,李女士后来渐渐不再晒“幸福”了...... 2 有次她回国探亲,我们坐在一起吃饭,问起她孩子在英国情况。 她苦笑了一下,慢慢说出她的苦衷。 刚到英国时,她觉得孩子没有学习负担了,轻松快乐,自己也很欣慰,但是她慢慢觉得不对头了。 首先,孩子的数学计算能力下降,这点她倒能帮孩子补一下。可是孩子的学习越来越凭兴趣出发了,习惯了鼓励表扬,对自己学习上的弱点、缺点也不太重视了,也不如在国内勤奋了。 我说,这样不是很好嘛,培养学生的探究能力,这不正是我们教育欠缺的地方嘛。 李女士无奈地说,可是将来孩子要上私立中学的,私立中学考试题的难度和学习强度可不比国内差。这样轻松下去,最终,孩子会难以通过国外名牌大学选拔。 李女士感慨说,我毕竟是干金融财会的,数学计算能力多重要,要是小学不训练思维和计算速度,我现在还能把工作拿下来么?可是英国的公立学校,在培养孩子数学方面太不重视了。这样怎么能成?我得把孩子转到私立小学去,再不能这样耽误孩子了。 等李女士再回到英国,真就把孩子转到了私立学校,每年学费至少2万英镑(18万人民币),这还不算寄宿费。 李女士的宝贝儿子上了英国私立小学,她也再也听不到老师的表扬了,而是直接说出孩子不足,孩子再也不愉快了,感到了和在中国同样的压力。唯一庆幸的是,孩子的数学成绩一直不错,可是别的成绩却有点惨不忍睹了。 原来,英国的私立学校与公立学校截然不同,有些课程设置要求和配套很高,作业量很大,要求严,很多家长也很在乎小孩成绩。而且课外活动也不比公立学校少,要对学生进行各项个人能力训练和培养,这也让李女士的孩子感到时间更不够用。 要强的李女士开始给孩子报各种补习班,而且全是科学、地理和法语的全面补习。开销增加了一大笔。 现在,李女士儿子如愿上了私立中学,学校规定GCSE考试中拿到6个A才能进入下阶段学习,否则就要转学。她再也不吐槽中国教育了,偶尔私下发出一声感慨,中国目前的教育还是公平的。 我不厌其烦地介绍李女士的情况,聪明的读者这时候也许已经发现了一个可怕的现象:英国教育实现了阶级的固化以及分层。 3 英国中学教育系统有两类学校,一类是政府拨款的公立学校,一类是私立学校。公立学校免学费;私立学校一年学费相当于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收入,普通人家很难负担得起。 私立学校与公立学校在教学质量上天壤之别,与公立学校自由散漫相比,私立精英学校管理严格、学业压力巨大,在许多地方甚至比中国的重点中学还要残酷。 当然最后学生的人生命运和前途也不一样。英国的伊顿公学等5所私立学校学生考上牛津、剑桥两所大学的人数,相当于1800所公立学校考入这两所学校的学生总数。 伊顿公学 英国社会80%的要职由私立学校的毕业生担任,1/3的国会众议院议员、半数的高级医生、2/3以上的高等法院法官,来自仅仅容纳英国7%人口的私立学校。 而公立学校则是为了穷人和移民孩子准备的教育机构。在这里不要求孩子掌握多少知识,不要求学生有多么严谨,而是提倡快乐学习。 公立学校的孩子的确能有一个开心、幸福的童年,教师只要把学生哄得快快乐乐、轻轻松松毕业,就算是完成任务。 但当学生走向社会的时候,不懂得高等数学,也不懂爱因斯坦,更不懂哲学,他们大多只能从事底层工作,端个盘子,干点体力活。 所以,英国快乐教育的本质,其实就是处于领导阶层的精英保持整个社会阶层稳定的手段。 在英国,更少的学习时间、更宽松的学习环境,也意味着一个孩子想要成才,就需要更自律,更多的课外辅导,更多金钱投入,西方教育实际上通过一个宽松的过程,偷偷完成了社会分层,平民的孩子永远是平民。 公立学校平民子弟如果真要跨越自己的阶层,只能靠天赋了,成为体育或者娱乐明星,这得完全靠偶然的因素。 英国前首相梅杰曾指出,很多孩子从一出生就被家庭环境决定了未来,教育机会的缺失让他们几乎无法做出改变。有影响力的机构中很难见到工薪阶层背景人士,社会流动性几乎停滞。 值得庆幸的是,今天我们中国还是以公立学校为主,即便是重点小学、中学更多的是看分数,也不存在高昂的学费。 4 现在有很多人指出我们当今的高考弊端众多,但有一点不能否认:在分数面前,所有的考生是平等的。 相对于中国而言,美国的大学入学则是以推荐为主。 在美国电影《蜘蛛侠3英雄归来》中有这样一个情节:钢铁侠建议蜘蛛侠将来去上大学。 作为史塔克军火公司的董事长,托尼的推荐当然让小蜘蛛很容易上麻省理工这样的重点大学。但如果没有这一层关系,作为平民英雄的小彼得是否还有这样的机会呢?又有多少普通家庭孩子可以得到社会上有实力的人士的推荐呢? 在美国,你想读名校,要么家庭有深厚的背景,要么就去上私立中学。 2016年全美高中排行榜第19名、加州第1名的惠特尼中学,156名毕业生共收到14份常春藤和250份斯坦福、麻理等一流名校在内的822份录取通知书。 而且这些精英的孩子,压力也不比中国压力小,该校流传着一个数字——4。即“4小时睡眠、4杯咖啡、GPA4.0”——要想获得满分为4分的成绩,每天只睡4个小时,困了就喝4大杯咖啡。 中西方教育的不同,表面上是方法的不同,其实质是教育功能定位上的不同。 中国的教育是底层向上攀登的阶梯,只要有个好分数,就可以上名校,改变命运。 而西方的教育则是一个分层机制,大众教育只提供基本、有限的教育,要想成为精英,就必须从市场上另行购买教育,买不起的人则自然而然地被淘汰了。 附:你知道吗,乔布斯是不许自己的孩子玩iPad的! 工人回菲律宾休假的这一个月,带狗狗带得我很幸苦。有时候我真心希望苹果能出一款狗狗喜欢玩的iPad,那样我就不用总是要陪他玩啦! 给孩子玩iPad或者打游戏或者看电视,很多时候是解放父母的好办法。 例如朋友聚餐的时候,给小朋友玩手机游戏,他们就不插嘴啦;例如在家里加班的时候,给小朋友玩iPad,他们就不打扰你工作啦;例如小朋友不肯吃饭,你答应他吃完饭就可以玩iPad,他就会快快吃啦.... 而且,现在的智能工具还可以给小朋友读书,教小朋友学习...真棒,对不对? 可是,你知道吗?乔布斯是不允许自己的孩子们用iPad的。 乔布斯生前有三个年幼的孩子。有一天纽约时报的记者Nick Bilto问他: “你的孩子们一定很喜欢iPad吧?” 老乔回答: “他们没有用过。我们限制孩子们在家里使用智能产品。” 听起来是不是怪怪的?iPad之父居然不允许自己的孩子用iPad?感觉就像是毒贩不允许自己的孩子吸毒一样.... 无独有偶。在硅谷,很多高科技公司的高层和工程师里面,开始流行不让自己的孩子接触智能科技产品。 他们甚至把孩子们送到传统的,完全没有智能和科技产品的Waldorf学校,在这个学校的校园里根本就找不到电脑! 有一次3D Robotics (一家机器人公司)的CEO,有5个孩子的父亲Chris Anderson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解释了为什么在高科技领域工作的人反而不让自己的孩子接触科技: “我的孩子们抱怨我和我太太对于科技的担忧过于法西斯。他们说他们的小伙伴没有这样的规定...那是因为我们第一手看到了科技的危险。我亲眼看到了科技对我的影响,我不希望这些发生在我的孩子们身上。” 非常有意思。几年前我曾经在微博上写过这样的一句话: “移动互联网火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我们觉得移动帮我们省了很多时间。后来发现上当了,因为最终它浪费了我们更多时间。” 当今大多数人已经对iPhone和很多智能科技产品上瘾很深。 很多儿童学家开始呼吁,如果我们在孩子们很小年龄的时候就让他们接触科技,也许会让他们陷入不完整,没有想像力和创造力的人生。 在户外靠亲身接触学到的知识,毕竟是和从谷歌百度里面学到的知识性质非常不同。 两天前一篇文章再次震惊了我。这篇文章说的是商业怎样才能吸引90后和00后。 其中两条:“他们非常地不耐心,需要立刻得到满足。”“他们会千方百计地避免和真人做交流。” 避免和人交流! 是的,如果想成功地得到年轻一代做为客户,第一,就是要立刻满足他们;第二,就是不能让他们说话。 他们非常不喜欢说话。他们害怕和人用语言交流! 这已经是我们的生活状态了。我们已经不再和人交流。 其实不光是90后00后,很多85后也已经失去了与人用语言交流的能力。 我创业后公司雇佣了几个85后90后,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在网上找东西很快很给力,但是坚决不愿意拿起电话和人交流。 他们与人交流的方式是微信或者电邮。与人用语言交流,他们不愿意,也不会。 可是解决问题,很多时候必须是人和人之间的语言直接沟通是最有效的。失去了这个能力和意愿,会失去多少效率啊! 这个现象让我非常担忧。未来的人类,如果生活在害怕和其他人类用语言交流的世界里,而且生活在迫不及待的状态中,会是怎样的一个情形? 真的是戴上眼睛就离开了现实社会,可以在虚拟中满足一切需求吗? 也许乔布斯对于他的孩子们的态度是正确的。 美国儿科学会和加拿大儿科组织表示,0-2岁的婴儿不应该接触科技,3-5岁的幼童每天应该接触不超过1小时,6-18岁的孩子应该限制在2小时以内。 接触超过4-5倍以上建议的时间的孩子和年轻人,经常有很严重甚至危及生命的后果。 例如:0-2岁的婴儿,大脑的体积会增大2倍(其实人类一直到21岁大脑都在迅速发展)。大脑的早期发展受制于环境的刺激,或者缺乏刺激。过度接触科技产品(手机,网络,iPad或电视)对大脑会造成刺激,使小宝宝出注意力不集中,认知延迟,学习能力低下,容易冲动以及不能自律。 另外,过多过早接触科技会造成成长迟缓。 现在美国每三个孩子中就有一个到学龄时智力低下,影响阅读能力和学习成绩。由于多看电脑就减少了运动,而运动是可以增加注意力和学习能力的。12岁以下用科技对孩子的成长和学习是非常有害的。 1 多看电视和玩游戏还和肥胖直接有关。被允许在卧室里玩智能产品的孩子比一般孩子多30%是肥胖的。而30%的胖孩子会得糖尿病。 2 玩游戏的孩子中75%会睡眠不足,影响学习成绩。 3 过度使用科技产品有可能增加孩子的抑郁症,焦虑和对科技产品变态的依赖。很多孩子不能集中注意力,自闭,人格分裂,精神病甚至有病态行为。 4 暴力的媒体内容有可能造成孩子的暴力倾向。 5 高速的媒体内容可以造成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减退,因为大脑将神经推向前脑。无法集中注意力的孩子是无法学习的。 6 如果父母也对科技上瘾时,跟孩子们就越来越远。没有的父母的亲密接触,孤独的孩子们就转向电子设备,更加造成了他们的上瘾。 最后,电子产品的辐射对于大脑和免疫系统正在成长的孩子们的影响远远大于大人。 也许,当iPad之父都不允许自己的孩子接触iPad的时候,我们真的应该想一想到底是为什么? 正文自华人周刊,附自宁财女 推荐阅读: 回复精英,看《赵薇花1亿买学区房,终于明白精英和普通人的残酷差别!》 回复郭晶晶,看《郭晶晶儿子的天价幼儿园和窦靖童的北京四中,终于明白小扎和强东的差别》 BP通道:lingnanhuibp@126.com 回复LU,看《LU,一个打飞机APP,凭什么狂吸四亿美金》 回复思维,看《罗辑思维的骗局》 回复AV,看《一家AV公司从创业到上市的故事》 回复400万,看《日流水400万,他靠情色日进斗金》 回复车震,看《一款精准车震服务商业计划书》 回复叫鸡,看《滴滴叫鸡,一个青楼O2O项目,凭什么估值10亿》 回复1999,看《刘强东与马云相约1999年,17年前绝密视频曝光!》 回复A轮,看《去年A轮融资的846家O2O创业公司,现在快倒闭完了》 Read more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 样式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