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帽餐厅Attica:有美亦有憾

原创 2019年01月24日 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


第一次去还是2013年的冬天。
那一年Attica的名字从从全球Top 50的榜单外一下跃入第21,成为澳洲排名最靠前的餐厅。
那时Ben Shewry会在每周二推出实验性质的只需$95的Chef's Table。
那个时候的我对所谓fine dining还充满好奇,对那一餐虽然满意度一般但印象深刻。

东吃吃西吃吃,过了几年再想起这间仍旧是澳洲排名第一的餐厅时,发现无论如何都订不到一张满意时段的两人桌。Attica每个月第一个周三上午9点准时开放在线预订两个月后的桌子,基本那一天从9点前开始刷网页,9点敲过挤进去一看,想要的日子和时段全灭,试过几次终于放弃对两人桌的搏斗,而周末的四人位一下便订到了。



位于Ripponlea的Glen Eira Rd上不起眼的小门,门口街边找个空位停车。进门依旧是小小暗暗的一间,和五年多前相比,新拓宽了一小处,挤挤挨挨正好塞进四张四人桌,我们的座位便在这里,天井投下的光线让人感到舒适。



简单的桌椅陈设,桌面上一只藤篮装饰的是Emu羽毛,盛的是Quandong的核--两样都是澳洲土产。


右手边紧临备餐间,两位女厨师在此忙碌。


经理模样的人循例问过大家此前有没来过,队友是第一次来,好友和胖友两年前试过他们的冬季菜单。


胖友点了酒精和非酒精的混合pairing(评价不错),好友想试试他们的鸡尾酒(不推荐),队友一贯的无酒精饮料,我只想用香槟点亮气氛。


期待一场好戏开幕。



八款snack:


-    Tac'Oz
-    Pearl with Quandong
-    Happy Little Vegemite
-    Pumpkin Salada



Wattleseeds的taco味道浓且酥脆,菜叶的新鲜自不必说,一口下去taco裂开,流得满手酱汁来不及接住。




珍珠蚌的贝柱吃起来就是新鲜带子的口感,深红色的便是Quandong,酸甜味道,两样之前都没吃过。




随着这只老旧的饼干盒端上来的是四颗热乎乎的小“花卷”,浓浓的奶香和奶酪味,加上vegemite淡淡的咸味平衡,手感口感都极好。



其貌不扬的小花卷赢得大家的第一个wow。



垫底的Cracker也是用的wattleseeds。(这一餐,相同食材的重复率很高)
当中的一层酱分辨不清,只记得腌渍过的南瓜被片得极薄再切成细条,口感和味道都让人对南瓜另眼相看。不失为一道别致的小食。



-    An Imperfect History of Ripponlea

没想到第二声wow来得这么快




三款小tart,代表了餐馆所在地Ripponlea的三个不同时期。
红色:微酸的riberry配上激酸的finger lime,当中是香甜的奶油。
黑色:黑色是煎热的blood pudding,下面藏着Earl Grey cream。
黄色:表面晶莹的是chicken broth jelly,当中有什么没听懂,之后查了才知道是犹太人的matzo。



每一颗小巧精致充满着爆发力,不同食材碰撞出各自鲜明可辨又融为一体的美妙味道,温度和口感层次分明,在口中高潮迭起。所谓幸福得想转圈圈,说的就是这样的时刻。


从制作到呈现,从材料选择到味道的融合,都属上乘。这一道是Attica的signature dish,也是当晚我们的最爱。



-    Green Ant Pav


空心的空心的Pavlova圆柱,填入cream cheese,覆一片香蕉,再放上一撮绿蚁。
囫囵塞进嘴里,甜的咸的crunchy的creamy的,蚂蚁怎么样呢?一粒粒是酸酸的。

有趣又没跑偏,也是受欢迎的一道。



-    Oyster Cooked Over Coal


关于这粒蚝,竟然想不起什么来。



-    Chewy Carrots


胖友吃着吃着说:“怎么这么像是在吃笋干呢。”
对哦,不仅有笋干的口感,更有笋干的烟熏味。
Tarrogon dip增色不少,但是更惊喜于这根萝卜的出其不意,真想为主厨拍拍手。


-    Saltwater Croc Ribs




四个人分切一块鳄鱼排,吃到一半是这样的--大家用手指在同一个盘子里捻碎肉。像鸡肉和鱼肉的综合体,焦香微甜,就连软骨都好好吃。

队友说:“这是主厨希望食客全方位去感受食物。” -- 对这样的硬拗真是懒得争辩。



四道主菜


-    Hand Picked Crab and Wattle Bread



蛋白一样透亮。


戳不动的wattle bread (第三次听到wattle了哦)



各色番茄下面仍旧是wattleseeds。-- 用番茄作为配菜,除了增添了桌面的色彩,有些不明所以。




这块pitta bread原来是两个人份的,尽量平均地对半撕开,抹上cured jersey butter,再填入蟹肉,大力地的咬下去,面包的粗糙蟹肉的细嫩黄油的柔滑相得益彰。
一个字,简单就是美!

要说缺点也很明显,作为主菜,而且是四人份的蟹肉,量小得有点说不过去。


Kangaroo with Truganini


Finger lime再次登场,晶莹像胸针上的碎宝石。



淋上奶油,拨开pepper leaves,当中是黄瓜粒和袋鼠肉碎。照理是脂肪含量最低的红肉,吃起来却又油又香,毫无袋鼠肉的腥臊。



-    Beach Potato


想必是从早些年Attica一道出名的Potato Cooked in Earth演变而来。
如果不说这颗土豆烤了七个小时,我还会觉得这层光泽犹如老蜜蜡么?

香浓的土豆味和细腻紧致的口感表里如一,满足我对淀粉的幻想,没机会问用的是哪一种土豆。


最后一道也是最爱的一道主菜

-    Marron with Desert Lime XO


一整只来自南澳的Marron怒目相对,吃的时候要动手把虾头和虾尾扯开。
虾肉鲜甜无比,citrus调味。


吃小龙虾长大的人又怎么可能放过虾脑,剥出完整的钳肉才是对新鲜marron的最大尊重。忘了拍下这一餐结束时的餐巾和桌布,向来优雅的胖友都承认从没有在fine dining的桌上吃得这么狼狈。之所以这么肆意,因为这一餐从一开就是不停在用手。


于优质的食材,

火候拿捏精准,口感完美,这是老练,

大声希音,呈现原有的风味,这才是高明。

一道蟹,一道虾,皆如此。


如果说snack是主厨创意爆发,招式尽出,惊喜连连,那么主菜则是游刃有余,稳中取胜。


接下去是Attica传统的逛菜园环节,进出都要经过这扇通往后厨的门。


与其说是菜园,不如说是一个backyard,面积比两年前缩小了一半不止。一个烤架,一个烤炉,等着我们的是在后院里现做的

-    Lamb Souva


我和胖友对味道和大小都很满意,队友和好友则认为羊肉给做咸了。


落日的余晖照得院子里一片红光,等吃完了肉卷,准备好胃口迎接甜点,天幕变成淡紫,月亮已经爬上来。




-    Finger Lime and Sugarbag Honey


Hi, fnger lime,今晚我们第几次见?

一整根未去皮的样子没有美感可言啊。


朋友说和两年前的菜单比,没有一道菜式重复,舍得放弃声名远播的signature dish不断推陈出新,主厨不可谓没有创新精神。但是一餐中重复又重复出现的wattleseed,finger lime以及后面再次用到的蚂蚁,是不是会审美疲劳。



切开,果然是finger lime本lime。对柠檬酸格外敏感的队友心灰意冷。有蜜糖和奶油护驾,我不介意一粒粒刺激的小炸弹在口中爆开......但是等等,这个皮怎么这么好吃的啦,队友你快试试看。
原本又涩又柴的finger lime皮,倒有点像陈皮像蜜饯,越吃滋味越浓。


waiter收盘子的时候忍不住问了,原来是蒸了五个小时。


“那怎么蒸了五个小时里面的柠檬粒还在?”问完我就知道自己蠢。


果然是给finger lime做了“手术”,先掏空了只蒸皮,最后再把粒粒塞回去。至于为什么今晚finger lime出镜率这么高,被解释说,其实每道都分不同产地和品种......

这些对我来说有意思的细节,我不问,你不说,谁会知道?


又是后知后觉的一道甜点

-    Black Ant Lamington


端上来的是两个酷似lamington蛋糕的立方体,这是切开一半后一人份的样子。显然这家餐厅不欢迎一人用餐,很多道料理就是为至少两个人准备。


对巧克力是真爱所以只记得可可产自昆士兰的Daintree forest,完全听不清waiter还说些什么,所有人也都是吃完了才知道里面有黑蚂蚁。
一半是紧实的冰淇淋一半是冰凉的sorbet,质感和甜度都不错。
外面裹着的一层原来就是椰蓉和黑蚂蚁,有蛋糕碎的口感。


这道甜点的味道似乎尽在意料之中,有些失落,毕竟压轴的应该是个大大的WoW啊。


意犹未尽


-    Bunya Bunya



最后一点甜美的记忆留给了这粒小小的bunya,果壳一般的脆饼里是小小一口浓郁顺滑的冰淇淋。 



在食物上越是惊喜和满足,便越为Attica感到遗憾。


稳居澳洲排名第一的餐厅,自带澳洲奔放不拘的DNA.....


不反感用手,但几乎一直在用手,把餐巾都擦得惨不忍睹。
从洗手间到餐厅到周围人说话的分贝都是family restaurant感觉。渐渐满座时,已经吵到根本听不清waiter上菜的介绍,当然应接不暇的他们也没有多少时间在各桌停留。从选材到创意制作,诸多细节无法听清或者不懂得如何向食客传递,对我来说是很可惜。


小小的四人桌,餐盘刀叉酒杯,分不清究竟自己该拿左手边的杯子还是右手边,因为都靠得一样近。回头再看看身后的六人小圆桌,已经是胳膊肘挨着胳膊肘。


甜点时点了茶,端上来的是盛着褐色液体的笨拙茶杯,没有糖(虽然没人要加糖),至少五年前那次还有只茶壶吧。刚上第一道菜就飞来苍蝇,告知了waitress,对方轻快地说: oh, it's a fly,let me see what i can do... 最后当然等是它自己飞走。


餐厅好意给准备了一个小小的生日蛋糕,外表质朴,切开是扑鼻的泡打粉味道.......waiter看到队友几乎没怎么吃finger lime那道甜点,虽然是主动提出为他另做别的,最后却用原本就是petit fours的太妃糖糊弄过去,真是有点哭笑不得。


当我们用餐时,究竟在用些什么?

只看食物本身,Attica是我心中的澳洲前三,尤其钟意几道前菜的创意和完成度,换个季节我愿意再去试试新菜单。
如果考虑到完整的体验,真是有点为难。 至于什么是完整的体验,这里面有主观也有客观,但终究归于主观。


Verdict:(满分10分,5分及格)


食物: 9
环境: 4
服务: 5.5  
价值: 8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