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留学生教育...出了严重错误!”

2019年07月24日 澳大利亚


不是所有公众号都叫'澳大利亚'

▲权威资讯门户 关注即送福利▲

▲客观 实时 独到 严谨 深刻

▲由 Australia Inc. 倡办


—文章不代表本公众平台观点—


说说自己了解遇到过的留学生吧

     

先说说自己学校的留学生考试合格规则:任何考试,留学生都是开卷,部分甚至允许可以开卷下再延长一个小时让他们抄书抄资料;而且开卷延时下,考试只需要考试成绩加平时总评能50分以上,就可以算他们过关了。


因此,我遇到的留学生,无论是泰国越南还是非洲哪里的,无论是选哪门课,一门课能来两次就算是不错的了,而且经常考试都穿拖鞋来。2017上某课时候,遇到一个只缺席两次的越南女生,感觉简直就是遇到奇迹了,算是留学生中很不容易的优秀了。


七月九号前天监考线性代数时候,五六个留学生都从原来安排座位集中坐到后面去开卷考。看到他们手里都拿着几份复印的去年和前年的线性代数试卷和答案在参考抄,开始还以为他们多拿了试卷想拿回来,他们解释并且我看过了才发现的确是去年和前年学校的线性代数真题试卷。


当老师的都知道,类似的通考课程都试题库制度的,里面大量的题都会每年都抽中,有历年几份在侧话,理论上至少有许多原题直接会被抽中,而题型重叠则是必然的__毕竟一个学校科系出题的就那么几个老师,大家认为的应该考核的重点也就那么些了。所以拿几份历年试题库试卷来抄,只要不是白痴基本都可以过关的,何况,留学生的过关要求本就低,最多50分即可。当然,得感谢当天这几位留学生没有要求延时一个小时,否则我们老师也只能继续陪着。


再举几个例子吧。今年上校选课,某个非洲裔男生开课四次了(国内学生规定一般三次后就得停止选次课了)才来补选,说学分不够特别需要,作为开课老师只能是尽责签字同意,最后教务系统同意了也就算了。但他除了为了找我签字来了一节课(备注:晚上一大节课由三小节构成,也就是该同学待了一小节就趁下课休息走了),从此再无影子。但在该门课都结束了两周后时,该非洲裔男生打电话发短信问我哪天考试?回答他早就结束了,他还想磨,最后以他未参加够上课比例且占分很大的平时部分都缺席来婉拒了,好在他最后算是勉强接受当掉该课的结果了。


这样的优待,指望他们会认真学习听课遵守规章制度?不可能的,但学校为了让留学生比例多点,也不可能大面积让留学生都毕业不了,这样会吓退他们,所以学校和老师对这些留学生们该如何管理很头疼,经常召集大家讨论怎么加强留学生管理,督导他们多少遵守下考勤等规则,至少能做到经常点下卯或可以不穿拖鞋进教室,但最后结论经常就是所谓宽不得的严不得,谁也没什么好办法,都很头疼的。但领导们出去考察学习结果,人家各高校都这样,你不做点优待就只能坐等评定时候被专家团用硬指标淘汰。反正人家最后都是回自己国家就业,随便他们吧。这几年允许老师拒绝缺课太多的留学生参加考试,情况好转了点,但留学生群体普遍性的懒散和混成绩的趋势并没什么根本改变,最多来一节课点个名就又走了,或者是趴后排睡觉之类,根本就不认真学,反正他们也知道容易及格毕业的。


教育部评定学校甚至一个学院档次等级专业优劣是有留学生比例严格的清楚要求限定的,而大家知道,中国大学被评定的档次直接关系到学校能获得的经费资源等,换言之也就是关系到其能否生存和发展。所以,学校当然只能是去拼命达成。这也就是全国为什么所有高校拼命换着花样去优待吸引留学生的最直接诱因,只是各个学校的做法风格略有不同罢了。西大总体来说,不过就是成绩方面宽松点,远没有其他学校表现周全杰出__其他学校也都给留学生及格线放低的,甚至有些学校成绩标准放的更低,这个也没什么意外,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不知道我们那些留学国外的都什么待遇,有没有这样温馨宽松。如果是世界惯例,无话可说,但其实应该只是我们这里会有的。而且,相信国外那些所谓名牌大学从不会用这些留学生比例作为裁定一个学校办学水平的标准,而且还制定的这样死板僵硬__当然,具体怎样本人并不很了解。否则他们的老师怎么不刻意照顾我们去的留学生,且敢动不动就辞退留学去的研究生呢,体制不同造就的。


有时候站讲台前,看到自己国家学子为了多几分或及格,挥汗如雨拼命殚精竭虑去学去问去做,课间休息追着老师问需要去图书馆借阅什么书,课后还加上老师不停咨询交流,而那些外籍学生都一概如此轻松混日子,最多就是后面要成绩时候才来,心里的感受真是无以言传。


说到底,教育部等的相关政策导向才是这些事情频发的最终源头。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学校生存空间,相信没哪个大学的校长院长们愿意干一堆这种被国民理解不了和被讽刺群嘲的行为。做愤青容易,但在其位就必须为了群体的生存再三权衡利弊轻重。中国高校教师的财政薪资待遇是很低的,博士讲师就是三千多,主要还需要补贴绩效等来养家,如果失去了一些政府常规补贴,许多教职员工生活会立刻陷入困顿。所以,许多高校上下会这样争取该指标合格,并不是大家想像的为了什么升官发财,那个目标还太宏大遥远。


作者:王磊荣 广西大学副教授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

识别二维码 关注澳大利亚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