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40年来高考状元在干啥

原创 2018年12月11日 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


一人在角逐议员,一人自己创业,一人参加了海军。

HSC最高分的学生们走向了不同乃至令人意外的方向。



当2018级的学生在紧张等待他们的结果时,我们采访了2008、1998、1988和1978年的一些高考状元,看看他们在干什么。

这些现在27到57岁的当年的高材生们回忆起17岁时所作的决定,并分享了(如果可以)给年轻的自己的建议。

10年

2008感觉并不遥远,但是10年可以改变很多。

2008年的HSC学生的高考成绩以UAI而非ATAR计算。他们不是以手机短信获得通知,而是要登入网站查看分数。



过去10年间,Nathan Wong从一个17岁的JR学生变成了阿德莱德医院急诊室的医生,并同时在攻读心电图研究的博士学位。

27岁的Wong当年高考得了UAI 100分,他说12年级的时候花了很多时间考虑高中毕业后会怎样,担心会做错选择。

他在悉尼大学读了一个三年的科学本科学位,之后完成了医学学位,其中一门选修课是在牛津大学学习的。他现在是阿德莱德医院急诊室的医生,并同时在攻读心电图研究的博士学位。

而28岁的Melissa Chen同样毕业于JR,当年也得了100分,但是她决定不直接上大学,而是休息一年去参加了海军。

她可能是JR唯一一个休息一年的学生,但是在海军的生涯让她决定搬到达尔文做一个刑事律师。



“我妈不理解‘你为啥要这么做?’我也担心休息一年会让我掉队。”但是这个经验弥足珍贵。“我交了好朋友,挑战了自己并学到了很多。”

在大学里她想要成为一名外交家,但是在达尔文移民拘押中心的实习以及在一个家暴服务机构的工作让她改了主意。

“我真的喜欢学以致用,这就是为什么我成为了律师。”
Mark Yeow当年从Sydney Grammar毕业时也得了UAI 100分,他的选择让人惊讶。“我登入网站查看分数,15分钟以后各大学的电话就来了。”现年28岁的他说。



“一个大学里的人说:‘我看见你第一志愿是媒体和通信,第二是法律,第三是医学。’他说,‘你确定你不要学法律?你知道你可以学医?’”

Yeow很坚定。他后来在新加坡从事公关事业,并在那里开创了自己的营销公司。他说HSC教了他很多东西,但是他的分数离开学校后就没有太大意义了。

20年

1998年就读于Wenona School的Sarah Irving-Stonebraker在9岁时就决定要成为一个历史学家。

那个时候的学生的成绩也是以UAI计算的,成绩是邮局递送的。Irving-Stonebraker得了100分。

“我一直知道我要做什么,这需要一个文科学位,但是根本不需要高分。”38岁的Irving-Stonebraker博士说。



“我不想要因为高分就被诱惑去读诸如医学等我不喜欢的专业。我很高兴我一直清楚自己要做什么。”

在从悉尼大学毕业后,Irving-Stonebraker攻读了历史学博士,曾在牛津大学和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工作,后来加入了西悉尼大学工作。

和Irving-Stonebraker博士不同,Alison Beaumer于1998年从Meriden School 毕业时对未来并没有计划。她因为高考得了100分而选择了法律,令人高兴的是这对她很适合。

“我选法律是因为我文科好,分数高。”38岁的Beaumer说。“10年级的时候做选择很难。”

Beaumer就职于新州上诉庭时才真正感觉到自己对法律的兴趣,她说她喜爱“观察案例,对证据尤其感兴趣”。

“我很幸运我找到了适合我的职业。我喜欢这个职业,每天都有有趣的工作要做。”



30年

1988年的HSC学生需要等待近一个月才通过邮件得知HSC成绩。他们得到一个高等教育入学排名,最高分为500。

悉尼南区胃肠病学家和肝病专家Jason Hu于1988年毕业于悉尼男子高中。得知自己得了496分后,他在医学和工程之间游移。

30年后他很高兴他选择了医学。

“17岁的时候有很多不确定性。如果我选择了科学相关科目我仍然也会很高兴,但是我真的喜欢医学所以没有遗憾。”

“你考完HSC之后你明白自己理科好还是文科好,关键是选你喜欢的。”



拿到高分为他打开了大门,包括攻读学位时的奖学金,Hui医生说毕业以后人生才变得更有个挑战也更有趣。

“人们认为HSC是最难的考试,但是大学肯定比HSC难,你需要更自我驱动,更独立。”

40年

Martin Mulcare 1978年毕业于St Joseph中学,是新州当年成绩最好的20名学生之一。他决定不顾人们的期待,避开法律或医学。



57岁的Mulcare当年接受了麦觉理大学精算专业的奖学金,并代表Balmain Tigers 23岁以下组打橄榄球比赛。

他在各保险公司工作过,最终决定不再攀爬公司升级之梯因为他不想成为一名总裁。

于是他加入董事会,做咨询工作,并辅导精算学生。他在上次的联邦大选中还作为Bennelong选区的独立候选人对阵自由党议员John Alexander 。

“我得了约3000票,并不是我希望的票数但是是很棒的经验。” 

Mulcare说他的职业让他明白计划好人生并不总是有用。

“要灵活应变,但同时要对自己想要做什么有个认识。哪怕对目前的工作满意,也要准备好抓住机会。”

“回头来看,有些我认为是浪费时间的事对我的职业生涯大有裨益。”


新闻来源:https://www.smh.com.au/education/they-topped-the-hsc-over-the-past-40-years-what-are-they-doing-now-20181123-p50hv6.html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