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母女遭3名八旬老人性侵怀孕:有些人,不配称之为人!

2020年07月18日 这里是澳洲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生命成色

ID:ningmeng90s

作者:成小姐


“周风妈妈智障,别人给她五毛钱就能跟她发生性关系。

 

周风被强奸了,给一包辣条就满足了。”

 

这次事情的主角,是来自四川省广安市邻水县两河镇上一对智障母女,女孩叫周风,13岁。

 

而这次事件之所以会被揭露,源于她已经怀孕5个月了,孩子的父亲是谁?

 

经过DNA排查,是村里一个84岁的老头,叫汪习清。


 

去年2月开始,汪习清在明知道周风有精神障碍的情况下,还是多次和其发生性关系并致其怀孕。

 

作案人不止汪习清一个,还有另一个年过八旬的老头——廖学清。

 

更要命的是,廖学清还是个艾滋病患者,于今年正月已去世。

 

不幸中的万幸,女孩没有被感染上艾滋。

 

刚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成小姐是难以置信的,80多岁的人强奸13岁的女孩,这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有些坏人不会因为年纪上去了就懂得改过自新,坏人变老了也一样是坏人。

 

周风的家庭是什么样的?

 

一家四口,家徒四壁,是当地的贫困户,靠着政府的低保过日子。


 

周风的父亲小时候罹患脑膜炎,智力低下。


后来娶了同村比他小14岁同样智力低下的汪某,先前怀过俩个儿子,都不幸夭折。

 

周风是他们的第三胎,因为两人的状况无法抚养孩子,所以孩子的姑姑周春荣一早便把孩子带到了自个儿婆家养着,直到孩子三岁才送回来让奶奶带着。

 

但是渐渐地他们发现,周风也有精神障碍。

 

包括比周风小一岁的妹妹,同样也有精神分裂症,去年8月就住进了精神病院。

 

负责人说,因为村里经济落后,每个村都有几十口单身汉。


他们常年外出务工,留在村子里的大部分是女人孩子还有老人。

 

村里人常见汪习清用糖果之类的东西引诱周风母女俩,一开始谁也没多关注,哪想到他会这么禽兽不如,对着一个13岁的孩子下手。


 (周风和其父母)


一家人有精神障碍,唯一的姑姑为了生计,也是常年在东莞打工,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把孩子带在身边。

 

知道事情真相后的周春荣痛心不已,为严惩恶人多方奔走,本来于今年3月开庭,却被一延再延,到6月都没个说法。

 

怀孕的女孩去做了引产,肚子里出来的是一个5个月大的死女婴。

 

她可能都不知道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自己被同村的老头强奸,不知道自己怀孕,更不知道自己曾经也当了几个月短暂的“妈妈”。

 

但是那些在她身上造成的伤害,是无论如何都无法逆转的。

 

同样,周风母亲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在去年4月、6月、8月,她曾三次被当地另一80多岁的老人代明均拖进干地里强奸。

 

说到底,发生这样的事情,究竟是谁的错?

 

是这三个老头吗?



即便不是这三个老头,也还会有别的恶人出现,能护地了这对母女一时,但护不了她们一世。

 

怪周风的父母不该生下她带她来到这世间受苦吗?


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并没有自主意识,也许怀孕了都不知道。

 

我看到有网友评论说,既然知道有精神疾病,那为什么不让二人去结扎,生下来的孩子也带有精神疾病是不是也对孩子不公平?

 

事实的确如此,但对于经济落后偏远的山村来说,很多人并没有结扎的意识,他们指望着多生多育,让孩子来改变生活的现状。

 

无法给予孩子良好的生长环境,甚至不能提供健康的身体、正常的思维,又谈何多生多育?


 

像周风这样的孩子,不是少数。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广西留守女童性侵案

 

这件案子发生在2014年,13岁的丽丽(化名)被村子里18个中老年男人性侵过,期间次数共计50多次。

 

从她11岁开始,直到女孩的父亲发现这件事,已经过去整整三年!


 

性侵她的男人从40多岁的到70多岁的都有,在2001年的时候,70多岁的黄某看到在田间捡田螺的丽丽,便起了歹心将其拉到山腰实施了强奸。

 

之后他又多次恐吓、威胁女孩,逼对方和自己发生关系。

 

还有同村的陈某,丽丽来他家玩时他以少量金钱作为诱惑奸淫了对方。


有一便有二,之后陈某每次都会以10块到30块不等数目的金钱哄骗丽丽,光他一人,就侵害了女孩15次!

 

在男人们的口中,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他们暗中“推荐”,更多的人知道给钱就能睡那个女孩,丽丽成了他们口中的“村妓”。


她只是一个还在上小学的,十来岁的孩子啊!

 

这些禽兽怎么下得去手?

 

更奇葩的是,案件曝光之后,村民们却反咬一口。

 

“是那个女孩子主动的!是她把那些老人害得坐了牢!”

 

“是她不要脸!那些老人没有做违法的事情!”

 

“知道要钱,她就不是个小孩子了!”

 

父亲不懂得维护自己孩子的尊严,面对村民们一口一句“你女儿是出来卖的!”他无力辩驳。


 

恶人们被绳之以法,但给女孩留下的是一辈子的阴影,毁掉的是她的人生。

 

有色眼镜挥之不去,村里的女人们对她指指点点,学校的同学都不再跟她玩,父亲也渐渐被村里的人疏远。

 

他们被孤立起来,没有任何人支持他们、理解他们。

 

受害者成了人们口中人人喊打的“荡妇”,那十几个施暴的丑恶男人反而成了“无辜的人”。

 

狭隘、偏见、冷漠,成了周围村民最好的写照。

 

在这样信息闭塞又偏远的村庄里面,人们认为被强奸是一件耻辱的事情,耻辱的事情不应当外传,所以求助往往没有用,也不知道跟谁求助。

 

有的女孩会告诉家里的父母,但是父母嫌丢人只会让女孩们不要声张。

 

一方面是来自成年男性的侮辱,一方面是求助无门的绝望,还有别人的指指点点。

 

我难以想象这些女孩们是怎么熬过去的。



去年,广东信宜东镇一名12岁的残障女孩,怀孕9周被发现,做了人流手术7个月后,又被发现怀孕5周,两次犯案均为同镇的谢某。


 

前年,河南省泌阳县11岁的女孩乐乐遭学校工作人员性侵,第一次侵害女孩的时候女孩才9岁,他威胁女孩如果敢说出去,就杀了她全家。

 

……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却照不清披着人皮的禽兽的真正嘴脸。

 

我真的很想问一句这些人渣们,在你强奸这些女孩的时候,可曾想过如果是你自己的女儿遭受了这种对待,你又是什么样的心情?

 

难道就因为不是自己的孩子,所以可以随便糟蹋吗。

 

你们是真的没有良知,根本不配称之为人。

 

管好自己的下半身,别去糟践别的女孩,我希望每个人渣都能记住这句话。


 

曾经成小姐看过一个故事,故事中的女孩同样遭受了侵害,但是她不敢说那个人是谁,警察盘问的时候含糊其辞。

 

后来排查了全部的人,犯案者竟然是村中大家都认识的,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

 

当时成小姐是震惊的,觉得这故事委实有点扯,七老八十的人强奸幼女?


真有这么变态的人?

 

现实残酷地告诉我,不仅有,还很多。

 

我想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有很多种。

 

一个,是出自这些男性本身的恶。

 

我们总说,不要总是去教育别家的女儿要学会保护自己,更应该教育你的儿子不要去随便伤害别人。


 

话虽如此,但如果人渣能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是错误的,他自然不会违背道德底线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儿。

 

你跟人渣讲道理,人家只会说你一句多管闲事。

 

唐僧如果能以嘴炮打动妖怪,也不需要孙悟空一路上斩妖除魔。

 

一样的道理,与其告诉他们不要随便伤害女孩,不如落实到提高山村教育,提高人口平均素质,这才是实际的。

 

否则,说什么都是空谈。

 

还有一点,对孩子自我保护教育的缺失,要让他们树立起自我保护意识。

 

当我们不能改变人渣的时候,我们能做的,唯有保护好自己。

 

不要嫌对孩子的性教育太早,坏人不会嫌你的孩子太小。


 

桩桩件件留守女童被性侵的事件,还不够警醒吗。

 

更何况,被性侵的不仅仅只有女童,还有许许多多的男童。

 

坏人不会看你的孩子多大了,性别是什么,更何况有些人专门猎取小男孩作为目标。

 

提早做好教育,总比追悔莫及来得好。

 

为什么我一定坚持要做好保护女童这一措施,因为在2014年曝光的503起女童性侵事件中,熟人犯罪占比高达87.87%

 

熟人犯案好下手,因为孩子对自己熟悉的人通常没有戒备心。


 

给颗糖,给个好玩的玩具,再说几句好话哄孩子跟自己回家,这是最常见的方式。


而孩子自然不会想这么多,但是谁能保证,跟着这个人回家的后果是什么?

 

像是丽丽事件中一开始的那个老头,自己威胁女孩,以此多次性侵对方,还跟别人宣扬“她很好睡”。

 

这件事在男人们的口中扩散开来,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打起了丽丽的主意,这种人简直恶心至极!

 

跟他回家的后果不一定只有一次侵害,还可能是无穷无尽的,况且不止一人,还有更多的人!

 

还有一个原因,是成小姐刚才说过的。

 

关于偏远地区的闭塞,对性侵害的偏见,而这种偏见和羞耻感是针对被害者的。

 

村里的人更多的需要是男性的劳动力,所以他们往往占据话语的主导权,而另一边,只有一个势单力薄的女孩。

 

即便是女孩的一家为其讨回公道,结局往往也是这家人被排挤。

 

二次传播的伤害是致命的,它不像实质性的伤口看得见摸得着,却让整个家庭负重难行,生活在难言的压抑和压力中。


 

接手过多起儿童性侵案件的律师李莹曾说:

 

“为什么很多受害者选择沉默?

 

因为传统舆论会谴责她们,舆论也许会把报警、起诉的人淹死。

 

家庭和社会无法给她们保护,所以她们没有勇气站出来。

 

击垮孩子们的不一定是侵害事件本身,更有可能是一人一口堆积起来的唾沫。

 

舆论,才是最杀人诛心的东西。

 

所以我们不必去谴责孩子们为什么不敢说出来,他们承受的压力是我们难以想象的,父母要做的,是及时的心理疏导。

 

我想,做好孩童们的自我保护意识,提高落后偏远山村的教育水平,才能让留守孩童性侵的事件越来越少地发生。


 

只有我们努力填补起这些空缺,孩子们才能看到一个更完整的、美好的世界。


成小姐,一个呈现生命色彩的小姐姐。生命成色(ningmeng90s),以文字温暖人心,让心灵得到唤醒,用干货点缀人生。每天下午四点,成小姐为您来带深度好文,分享精选干货,遇见另一个有深度、有质感的自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ABC传媒平台


澳洲热门资讯 | 移民政策信息 | 世界热点关注 | 好文分享



广告、商业合作请扫码联系

电话

0426956003

+61 92801155

洽谈邮箱

abcmedia@abcsydney.com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