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半球首个新冠疫苗在阿德莱德进入人体试验!选票需数半月的国家,在医学研究上却自带开挂基因!为何澳洲的医学成果一直被全世界所惊叹

2020年07月03日 壹本乐活




新冠肺炎疫情进入到下半场,全球开启复工复产模式。澳大利亚境内除维多利亚州疫情反扑以外,其他地区都在逐步恢复正常的生活。如今,能够让疫情尽早结束的,可能只有新冠特效药,或者是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让人类处于“群体免疫”状态,可有效预防新冠病毒侵袭。新冠病毒SARS-CoV-2的基因序列2020年1月公布后,全球都在期盼新冠疫苗早日研发成功,而国际合作可以为疫苗研发生产的各个环节提供“加速度”。



在阿德莱德开发的COVID-19疫苗的人体试验在皇家阿德莱德医院进行。四十名18-65岁志愿者已经接受过筛查的健康成年人将分别接受三剂分开的COVAX-19疫苗或安慰剂注射。然后,他们将进行血液测试,以测量疫苗诱导的保护性抗体和T细胞反应。




澳洲的医学成果一直被全世界所惊叹!澳洲这个连选票都要数半个月的国家,却从祖上就自带开挂基因。


澳洲阿德莱德大学的科学家Branka Grubor-Bauk博士,在研究对抗感冒病毒时发现,利用普通感冒病毒——鼻病毒,结合一种DNA的疫苗,竟能首次实现帮助人体部位对抗HIV感染!!!科学家将鼻病毒结合HIV蛋白注射到小白鼠身体中,小白鼠的感染速度明显下降!!这也就意味着,我大土澳研制出抗艾滋病的疫苗指日可待!


在此之前,澳洲宣布一种能杀死癌细胞的抗癌新药,即将上市!!!这款抗癌神药的名字叫Keytruda, 目前已经正式确定可以溶解肺癌细胞!!该药物最早用于治疗晚期黑色素瘤,近日被悉尼的医学专家临床实验发现,它在治疗癌症方面有很大功效。服用该药物的患者,大部分在十二个月之后癌细胞停止扩散。 


- Howard Walter Florey - 弗洛里,1939年,阿德莱德科学家Howard Florey研制出盘尼西林。这是世界首个抗菌制剂,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青霉素。二战以来,它被大规模生产并广泛运用于医治患者。到今天,盘尼西林已经挽救了数以百万计的病人,特别是在防止感染方面疗效显著。



- George Nicholas也是个开挂的人,堪称一代药王。他发明了世界名药Aspirin - 阿司匹林。因为其强烈的镇痛效果,直到今天,许多人也会头疼脑热来一片。除了制药以外,澳洲在医疗器械上也充满黑科技 Wilson Greatbatch他发明了人工起搏器,不仅能震动心脏,更是在当时震动了整!个!世!界!无数人因他的发明而得以延续生命。


- 墨尔本大学的Graeme Clark 博士发明的仿生耳,让80多个国家的逾5万人恢复了听力。


- 悉尼大学医学院的Colin EdwardSulliva 教授,发明了成本极其低廉的CPAP呼吸机,从此,全世界的医院和救护车都能配备呼吸机。


澳大利亚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苗研究人员表示,该疫苗可能在9月份研制成功。昆士兰大学的项目负责人 Trent Munro 在星期三透露,这项突破性的分子钳技术的临床前测试已经使疫苗走上了快速生产的道路。Munro教授说,进一步的实验室测试将在荷兰进行,人体试验最早将于7月开始。



Vaxine公司规模不大,但在疫苗研制方面成绩显著。2009年,该公司在发现猪流感病毒的三个月之后,便成功开发出相关疫苗进行人体实验。


澳大利亚生物制药公司Vaxine Pty Ltd已开发出这种疗法,这将是南半球开发的第一种SARS-CoV-2(COVID-19)疫苗进入人体试验。1期试验将提供初始安全性和免疫应答数据,由皇家阿德莱德医院的PARC临床试验部门进行。Vaxine董事长兼研究总监Nikolai Petrovsky教授表示,该公司的模型在一月份预测,COVID-19是主要的大流行威胁,可能在全球范围内导致数百万人死亡。


他说:“不幸的是,我们的早期预测是正确的。尽管国际机构抵制了我们的早期呼吁,将其称为大流行,并轻描淡写了迫在眉睫的威胁,但Vaxine立即投入大量精力开发针对即将到来的COVID-19大流行的疫苗。Vaxine可能是一家小公司,但是在过去的18年中,我们在应对世界上最大的一些威胁(包括SARS,猪流感,禽流感和埃博拉病毒)的斗争中体现了非常有智慧的一面,那就是设计在动物研究中有效的大流行疫苗,还有一些进入人体临床的试验。”


“因此,我们认为使用我们的大流行疫苗专业知识来快速开发针对COVID-19的疫苗解决方案是公共卫生的当务之急。” Vaxine快速开发了各种潜在的COVID-19疫苗,包括DNA,mRNA和重组蛋白版本,但得出结论,重组刺突蛋白方法是最好的。


弗林德斯大学教授Petrovsky说,基于过去腺病毒疫苗的经验显示出令人失望的保护性和高毒性,DNA和mRNA型疫苗也有其自身的问题,包括可能的意外副作用。他说:“不幸的是,这些疫苗中的大多数不能从佐剂中受益,佐剂是栓接到蛋白疫苗上的关键涡轮增压器,可大大提高其效力。”



弗林德斯大学教授Petrovsky

“这与超凡的安全性,耐受性,制造可扩展性和成熟的监管途径一起,是Vaxine选择采用重组刺突蛋白方法的原因。” Vaxine具有世界第一的历史;2009年,在发现该病毒后的三个月内,该疫苗已在人体试验中使用了新的猪流感疫苗。在2019年,它拥有首个使用人工智能开发的疫苗技术进入人体试验。Nikolai Petrovsky教授说,“Vaxine对新技术的采纳,包括将人工智能用于疫苗设计,使其能够更有效,更快地开发大流行疫苗。”


教授还表示:“ Vaxine是一家虚拟的全球开源疫苗开发公司。这说明了为什么我们仅仅拥有14名核心人员,团队规模并不大,但我们能够始终如一地实现重大突破。”对Vaxine的支持来自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下属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kolai Petrovsky教授指出,“要建立一个强大的大流行疫苗平台并将其推进人体试验,需要长期的财政支持。”


他说:“在大流行时期中,疫苗的开发尽管对公共卫生至关重要,但始终是其他研究领域的难兄难弟。” Vaxine的业务经理Sharen Pringle说,这项研究已经进行了18年的努力。她说:“这不是一朝一夕的成功。泛滥研究不是像水龙头一样可以打开和关闭的东西。人们不要以为危机爆发后立即能提供即时的大流行解决方案,因为短期资金总会太少,太迟。只有长期的支持才能建立像Vaxine这样的坚实的大流行疫苗平台。”




其实,阿德莱德在医学领域屡屡获得殊荣并不奇怪。在阿德莱德城市西侧,40亿澳元投入制造南半球球最大的健康与生物医药研究管理区。崭新高科技的智型研究区吸引了世界级的研究员,上百万元的研究基金,和大型制药商对医疗研究突破成果的兴趣。



区域里的主角是即将开幕值$21亿,拥有800个床位的新皇族阿德莱德医院 (Royal Adelaide Hospital)。新RAH将改变医护动态 – 利用机器人搬运,有风景的单人病房,以及让有些病人无需通过急症室等候区的入院手续。医院是全澳洲最能防地震的建筑,在灾难时能转成‘岛屿模式’继续运作。研究管理区的目的也包括预防疾病及促进卫生保健。


联邦政府为新RAH邻接的南澳健康与医疗研究所(SAHMRI)投资$2亿。外形既像松果又像擦菜板,SAHMRI的创立会员是南澳三大大学以及其研究合作对象 – 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SIRO和澳洲科学研究会员会EMBL。


SAHMRI里有南澳第一及唯一回旋加速器,制造为癌症诊断中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所需的放射性同位素。SAHMRI主要的研究主题包括土著健保、母体婴儿及孩童健康、心脏疾病、感染及免疫、人脑、营养还有代谢。这些主题交叠, 而研究所的开放式建筑设计鼓励总部与州内和全球的合伙人合作,例如食堂里不同的研究人员能一起讨论交换意见,从而研发出新点子。



SAHMRI吸引了世界级人才并获得了上百万的研究基金,一边改善健康一边赚钱,其中的目标也是希望能分得更多的澳洲研究基金,比起维多利亚州的46%,南澳现只占有7%。


随着SAHMRI和新RAH的开幕,研究管理区也渐渐形成,让研究员、临床医生、学生和病人在同个地方。弗林德斯大学(Flinders University)将投资$6千万建造值$2.8亿的SAHMRI第二研究中心,现在只等着联邦政府的投资。当中也有计划在2023年前建造值$6亿新的女性与孩童医院,不过资金还尚未筹得。研究管理所内仍有空间建造多一间医院。


当前全球都在期盼新冠疫苗早日研发成功,而国际合作可以为疫苗研发生产的各个环节提供“加速度”,从基础研究、临床试验,到疫苗制备、生产和分发都是如此。疫苗研发竞赛正在加速,参与的主力也更多元,从实验室到诊室再到社会。来自各国政府、国际组织、非营利机构、企业等方面的广泛国际合作,能够促进疫苗快速可得。


澳大利亚医学领域总给我们无尽的惊艳!这次的新冠疫情大流行爆发,阿德莱德再一次凸显了它优越的医学技术,那就是潜在疫苗的人体试验。惊艳的背后,是数十年、数代人的艰辛与努力,是对人类终极梦想的矢志不渝,是对科学领域制高点的孜孜追求。我们要向致力于为抗击人类疾病作出贡献的人致敬!不管是移民,工作,还是留学, 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充满希望的国度里, 也算得上是人生的一种幸运。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