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拉的一生:我为澳大利亚人赚钱的100多年。。。

2020年01月11日 悉尼宝贝


考拉作为澳大利亚icon的历史


无论是在澳大利亚国人还是在全世界的理解中,考拉一直以来都被视为澳大利亚身份的象征,也是澳洲旅游业的重要“商标”。然而,在自然生态保护领域,考拉似乎没有得到足够的保护和重视。







据悉,澳大利亚最早发现的以考拉为主题的明信片可以追溯到1903年,从那以后,考拉就成为澳大利亚旅游产业宣传内容的主要元素。

 






在澳大利亚旅游局发布的最新一则广告中,一只萌萌的考拉再一次成为了主角。与明星Kylie Minogue一起在Sydney Harbour优雅漂亮的桉树下小憩。








人们对考拉灭绝的担忧早已开始


然而,随着最近几个月澳洲山火的肆虐,成百上千之考拉在大火中丧生,这支美好的考拉广告的传播也随之被叫停,以缅怀那些在无情大火中不幸丧失生命的考拉们,他们为澳大利亚旅游产业带来了数以万计的经济收益。










 


到目前为止,来自新州中北部海岸的30%的考拉群种在这次大火中丧生。


从1936年开始,澳大利亚人就已经开始担忧考拉的灭绝。到84年后的今天,面对着考拉大规模丧生的事实,这个国民ICON,面临着更为严峻的生存挑战,它们走向衰亡的可能性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考拉的未来,究竟何去何从?









早期的澳洲人如何对待考拉


1861年,考拉在墨尔本动物园被展出;1914年,考拉在悉尼塔隆加动物园被展出。


那个时候,考拉憨态可掬的萌态受到了人们的喜爱和欢迎。但与此同时,在19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人们为了获取考拉的皮毛赚取钱财,对考拉进行了残酷的猎杀。这样的屠杀一直到20世纪20年代末才停止。








到了20世纪30年代,三个以考拉为主题的野生动物园,Pennant Hills, Sydney, Lone Pine Koala Park, the Adelaide Snake Park and Koala Farm分别开始投入运营。


1933年,作家Dorothy Wall的《盲眼比尔》出版。动物学家Ellis Troughton的《澳大利亚的皮毛动物》(1931)和自然历史学家Charles Barrett的《考拉:原生熊的故事》(1937)的出版,也影响了公众对原生动物们的态度。


1934年,《悉尼先驱晨报》第一次称考拉为“澳大利亚的宠物”。


1967年到1992年,澳航Qantas将考拉作为它们一个商业活动中的明星主角,考拉更加广泛地进入了全国和全球公众的视野。













2014年,一项研究显示,考拉为澳大利亚总体经济带来了超过32亿澳元的收益,并创造了多达3万个就业机会。








考拉对澳洲旅游业的重要性


到2020年(即今年),澳大利亚将会有共68个动物园和野生动物场所展出近900只考拉只是那个时候的预测,没有包含如今难以控制的,熊熊燃烧的大火,和那些在大火中失去生命,再也无法作为展示物取悦人类的考拉们。









对许多国际游客来说,和考拉合影一定是澳洲旅行的保留项目。而如今,你还能找到那只胖乎乎的考拉,圆滚滚的抱在树上,等你合影的考拉吗?








毁灭性的野火催货了数百万公顷的考拉的丛林栖息地。在大火中幸存的考拉被严重灼伤,有的已经面目全非。不幸的考拉没能逃生,被无情的大火吞噬,化成灰烬。











 


山火之前,考拉就面临存亡


事实上,即便没有这场大火,考拉的生存也面临着很多其他因素的威胁。栖息地的破坏,疾病的传播,车祸以及野生动物的攻击等等。


最近的研究也表明,考拉很容易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包括他们最爱的桉树的营养状况的变化,过高的温度,包括由于气候变暖加剧的森林野火。









澳大利亚人对于考拉有着强烈的感情,就像中国人对熊猫的情感。


考拉宝宝在澳洲社会文化中是举足轻重的存在。残忍点说,即便考拉在大火中悲惨地灭绝,它们长期以来作为澳洲文化符号的地位不能撼动,并且还将在商业中继续为国家利益服务。













如果澳洲人是自私的,从考拉身上攫取无穷尽的利益,但却不愿意出钱出力保护这一遭受眼中生存威胁的珍贵物种,那么考拉的灭绝给澳洲经济带来的打击是他们应受的。


考拉的生存和未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澳洲政府在各个方面的政策,尤其是气候保护。现在全球都在看着澳洲政府,如何保护他们的国宝,他们的文化象征,他们的“摇钱树”。






来源:ABC

编辑:H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