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嫁给88岁老头,就是为了拿到绿卡!”

2019年12月04日 华侨华人


不是所有公众号都叫'澳大利亚'

▲权威资讯门户 关注即送福利▲

▲客观 实时 独到 严谨 深刻

▲由 Australia Inc. 倡办


—文章不代表本公众平台观点—


移民份额还没有紧缩,针对移民审核还不如现在严格的时候,不少人都想通过非法的手段获得澳洲PR,其中最流行,也是最快速的一种就是假结婚。



假结婚又称为商婚,到现在,依然有很多人试图通过商婚的方式获得澳洲PR。


商婚又分为两种,比较快速的是寻找一位PR即将下签者,成为他/她的配偶,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得身份。


另一种则是寻找一位已经拥有PR或者澳洲国籍者,通过同居或结婚的方式获得PR。



曾经,这种方式被称为最稳妥的移民办法,但是随着移民审核越来越严格,很多假结婚的案例都被翻出,其中有很多华人的身影出现。


2012年,一位名叫江娴碧(音译,Xian-Bi Jiang)的中国女子通过旅游签证进入了澳洲,当时她的目的就十分明确,想要移民。


为此,她将自己的旅游签证转换为了学生签证,有了学生签之后,转换为中国学生身份,她可以长时间的逗留在澳洲,并且找到了一份清洁的工作。



很快2013年的11月,江女士向移民局递交了配偶移民的申请,而她的伴侣是一名2013年时已经88岁高龄的男士Staples。



江女士当时50多岁,因为两人年纪相差过大,移民局对于这对申请者格外关注。


于是更加严格的审核两人递交的材料,在审核的时候,乍一看,江女士和Staples递交的材料都没有任何问题。


两人也都阐述了自己的婚姻情况,江女士和Staples都有过两次婚姻,江女士第一次婚姻以丈夫去世告终,第二次婚姻以离婚收场。Staples则是两次婚姻都以离婚收场。



在关系介绍中,江女士这样描述两人的相识经过,时间是在2013年的1月,江女士通过朋友介绍,寻找到一个可以补习英文的人,然后遇到Staples,几个月之后,两人因为经常接触有了感情基础,2013年的8月份,江女士表示自己正式和Staples同居。


2个月后,也就是2013年的10月份,两人登记结婚。


而且两人有所有办理移民的材料,有共同账户,有合影,证明人,一切都看起来十分正常。



但移民局却觉得反常——他们通过多次的探访,找到了江女士和Staples存在的漏洞。


主要原因是,2013年10月份,江女士和Staples结婚时,Staples的伴郎之一M先生去世。


移民局特意向两人分别询问了这一问题,江女士表示,M为自杀,而Staple则表示死于皮肤癌。


还有一点,两人虽然有共同账户,但是存钱方两人的描述存在差异。



首先,江女士和Staples都有自己的小金库,江女士有一笔独立的2万澳币的存款,Staples同样也有1000澳币的私人存款,两人对彼此的私人资金并不知情。


第二,向共同账户中存钱的,基本都是江女士自己独立储存的。对此,江女士表示,这笔钱来自于自己清洁收入。然而,Staples却表示,共同账户中的存款是自己用养老金的现金存的。这又是一个差异点。


第三,两人名下没有价值高的共同财产,没有房产,没有车子,似乎两人更像是合租,而不是夫妻。


第四,江女士提供的两人合照过于做作,有很多都是一起买菜的照片,对于这一点江女士解释是为了照顾Staples的身体,因为他年纪越来越大,不能参加太多社交活动,想要证明两人的合法关系,只能趁着一些购物的机会找人帮忙拍照。


Staples对此却抱怨,江女士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让别人帮自己二人拍照。



第五,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江女士和Staple曾经有过一次旅行,但是最终证据显示,这次旅行是一个移民中介帮忙安排的。


这似乎也佐证了,两人的关系十分诡异,最终,2015年,移民局拒签的江女士的移民申请。


配偶移民,作为成功率最高,要求最少,也是最稳妥的一项移民方式,江女士还以为自己距离PR只有一步之遥,没想到,竟然是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对此江女士表示不服从移民局的决定,于是向仲裁法庭提出上诉,就在今年的4月份,仲裁法庭做出判决,维持移民局取消江女士移民申请的决定。这一次,江女士无法再申请留在澳洲了。


当移民局开始更加严格的审核配偶或同居移民时,任何一点问题都会引起移民局工作人员的怀疑,他们甚至会暗中走访申请者和担保人的邻居或同事,通过各种途径确定两人关系的真实性。


如果不是真实的恋爱或者婚姻关系,想要在移民局蒙混过关已经变得十分困难,想要移民也希望大家不要走歪路,一定通过正规途径!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

识别二维码 关注澳大利亚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