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坑爹!300套房被强卖,大批中国人血本无归!

2019年07月29日 澳大利亚


不是所有公众号都叫'澳大利亚'

▲权威资讯门户 关注即送福利▲

▲客观 实时 独到 严谨 深刻

▲由 Australia Inc. 倡办


—文章不代表本公众平台观点—


海外买家持有的房产一直是澳洲税务局严打的主要目标。

最近,澳洲税务局ATO又有新动向了:这次的目标瞄准了海外的房产投资者,行动中,澳洲政府已经追回10亿澳元!不少中国房产买家被罚的血本无归!


 (图片来源:Sydney Morning Herald)

 

根据法律要求,海外买家在澳洲购买合同价格不少于75万澳元的物业时,须预缴资产增值税。但是很多海外买家却钻了法律空子,在履行纳税义务之前,就偷偷将资金转移出澳洲。

 

 (图片来源:Herald Sun)

 

他们购买的物业类型涵盖大型基建资产、农业资产、矿权地、酒店及办公楼,而逃税估额高达5亿澳元!而这5亿澳元中,还有2.9亿澳元的现金!

 


据报道,在这次行动中强制外国买家出售通过违规途径购置的


300套澳洲房产

而这些房产加起来的价值

超过了3.8亿澳元!

在这些被强制出售的房产中,有大约一半、共144栋违规购置的房产位于维州,维州的房产总值超过1.62亿澳元


 

紧随其后的是新州和昆州,分别有73套及64套房产被税务局查获。

 

 (图片来源:Sydney Morning Herald)

 

据报道,这些外国业主很多都来自中国

还有少部分来自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

而他们名下被查获的房产,全部都被ATO被强制出售,而且出售后的房款还要充公!

 


去年年底,

就曾有华人触碰了这条红线,

被罚了2000多万!

 

据报道,来自中国的陈先生2013年花了2360万人民币,通过中介在墨尔本买了一套五居室的豪宅。

 



买完房的陈先生美滋滋的坐等房产升值,但却突然接到一个噩耗:

只因违规买房,他的豪宅要被政府强制出售,出售后的房款要充公!

不仅如此,他还要多交13万5千多澳币的罚款!

 

本来指望这栋豪宅大赚一笔,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前后算下来,损失接近3000万澳币!

 

 

像陈先生这样在澳洲买房、最后落到鸡飞蛋打的买家可不止一个。

2017年,一个马来西亚华人买家在Mt Waverley购买的600万澳币豪宅也被迫出售...

另一个中国公司在Carlton买的黄金位置公寓房,不仅被出售,还竟然被罚了67万多澳币!

甚至连中国著名富豪许家印也没能幸免,他的一栋3900万澳币的别墅也照样被强制出售!

 


对于澳洲的海外投资人来说,比税务问题更可怕的是质量问题!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7月25日讯 据悉,位于悉尼Alexandria的33-49 Euston Road名为Joshua公寓楼的居民面临“公共风险”,悉尼市政厅进行审查后发现该建筑“不符合”澳大利亚建筑规范,其中最令人担忧的是消防安全缺陷。

2013年,悉尼市政厅批准了一份价值1100万澳元的开发申请,申请在Alexandria的Euston Road建造40套住宅公寓。2014年,其中三套公寓以接近100万澳元的价格被出售。

随着悉尼频现建筑缺陷事件,人们对悉尼各地建筑标准的担忧不断加剧。到目前为止,已经发现五处建筑物存在对居民构成风险的缺陷


上周五(7月19日)澳洲当地媒体报道,位于悉尼Erskinville的Sugarcube Apartment和Honey Terraces(简称:Sugarcube)已经完工一年的时间,但是由于未能妥善清理公寓楼地下有毒物质,悉尼市政府拒绝业主搬入。这已经是继Opal Tower、Mascot Tower以及Zetland危楼之后,在一年之内悉尼第四个被曝光存在问题的大楼。


已建成的悉尼Sugarcube公寓楼,图/ABC

这些接踵而至的建筑事故不仅让问题公寓的业主和租客们损失惨重,也使得澳洲的建筑行业遭受到严重打击。那么澳洲的建筑体系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业主的权利又该如何保障呢?

悉尼“楼坏坏” 症结各不相同

中国有句老话叫“事不过三”,但是悉尼一年以来已经连续出现了四个问题公寓,从Opal Tower开始,Mascot Tower、Zetland以及本次的Sugarcube,他们本身发生的问题并不相同。此前三个物业的情况大致如下:

Opal Tower

位于悉尼奥林匹克公园的Opal Tower公寓楼

2018年圣诞节前夜,悉尼的36层Opal Tower大楼位于10楼的一块垂直的预制板突然断裂,大楼居民被紧急疏散,后经调查,确其定墙壁和地板混凝土破裂,事故主要原因为本身结构性问题和施工缺陷。

Zetland

悉尼Zetland公寓,图/谷歌地图

2018年年底,悉尼内南区Zetland公寓(19 Gadigal Avenue),因大楼水保护系统失效,物业防火措施不到位,且水渍破坏严重,造成结构性损坏,导致大楼住户已8个月无家可归。

Mascot Towers

悉尼Mascot Towers公寓楼内的裂缝,图/ABC

2019年6月,由于其主要支撑结构和正面砖石结构出现裂缝,悉尼Mascot Towers居民于6月中旬被疏散。据悉,Mascot Towers的业主自2011年以来一直在与诸如煤气表故障和泄漏等结构性缺陷作斗争,这些缺陷是由于“施工托梁中的密封操作不当”。


而这次的事件主要是因为开发商“未遵守关于场地修复的开发许可条款”,未能够清理地块下留有的毒物质,包括重金属、碳氢化合物、石棉及受污染的地下水等。据悉,Sugarcube公寓所占用的这片土地原是工业区,曾有两座钢铁加工厂,主要为悉尼海港大桥生产零部件。

问题不止存在于高楼大厦

目前该问题已经延伸到了普通民宅,不仅仅只是高层公寓楼。目前澳大利亚建筑市场的这些问题不仅是结构性的,水会带来破坏,随之而来的是霉菌,居民会因此生病。澳大利亚东海岸到处都是带着小孩的家庭,他们的公寓里到处都是霉菌。”


Archicentre是一家提供设计、咨询、评估和检查服务的公司。该公司董事皮特·乔治耶夫(Peter Georgiev)表示,建筑标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下滑,而且还在持续“下滑”。

他说,以前建筑规范是相当规定性的,如果建于70年代,墙是砖,地板是混凝土。如果你想换一种材料非常难。现在,有太多的替代方案(基本材料都可以更换),这将使社会付出巨大代价来整顿。

乔治还耶夫表示,随着大量房屋和建筑无法居住,这一问题将产生广泛影响,问题不会轻易消失。

“这只是冰山一角,这里的流动效应将是房地产的全面贬值,从投资远郊区的独立屋,到中部郊区的再开发房产,通通都会受到影响。”受影响的不只是少数人,而是数十万人,甚至可能是数百万人。我们需要一份详细的计划,确定接下来的每一步方阵。”



这位自80年代初就开始参加工作的建筑师说:“作为一个多元文化国家,每一个居住在这道理的人们都应该关心他们的住所是否安全,只是最终没有明确的途径来解决这些问题。”

民众纷纷表示澳洲政府需要承担起责任,迫使建筑商和开发商解决他们“走捷径”带来的问题。但是目前政府表示消费者必须自费解决问题,这完全是无稽之谈!法律完完全全没有在保护人们最基本的安全。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

识别二维码 关注澳大利亚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