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岁中国女童被弃澳洲火车站!牵出杀妻弃女案!新西兰律师寻人认领巨额捐款!

2019年10月09日 悉尼的华人



12年前一名年仅3岁的华人女童

被生父遗弃在澳洲的火车站

牵扯出一桩令人震惊的血案

12年后律师们正在想方设法

寻找当年这名女童

请她来认领一笔4万纽币的捐款



事情还是要从12年前说起

2007年9月15日

这名3岁的女童和父亲

来到墨尔本的南十字星火车站一个电梯旁

女童当时并不知道

她的生父只是想在这里遗弃自己

可能当时她的父亲离开时

告诉她要待在这里等他回来

而她就在这个异国他乡的地方

默默的等待着

盼望着父亲能回来接她



这名女童终于还是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开始人们并不知道女童的名字

所以墨尔本警方

根据她当时穿的衣服的牌子Pumpkin Patch

给她起了个“小南瓜”的昵称

她于9月16日被送往紧急照料中心



当时

墨尔本警方为了确认女童的大费周章

因为她身上没有任可以证明身份的线索

9月17日

警方终于查明了女童的身份

她的真名叫薛千寻

她的父亲名叫薛乃印

时年53岁

是新西兰《唐人街》杂志主编

在当地还是一名武术家

但她27岁的母亲刘安安下落不明



薛乃印遗弃女儿薛千寻后

并不是象媒体广泛报道的

立即从墨尔本逃往了美国洛杉矶

据新西兰媒体报道

他遗弃女儿9小时后

又重新回到新西兰

在奥克兰国际机场停留了近两个小时

然后才转机飞往洛杉矶

在这两个小时内

薛乃印在机场休息室里一边喝着咖啡

一边与其他旅客闲聊


当时

墨尔本警方还在为确认薛千寻身份争分夺秒

完全不知道薛乃印即将出逃洛杉矶

当天下6点30分

他登上了澳航QF25航班

飞往了美国洛杉矶

当警方确定薛千寻身份时

薛乃印已抵达了洛杉矶


9月16日

澳洲警方将薛乃印的信息

提交给了国际刑警组织、新西兰警方和美国警方

但是薛千寻的母亲一直不知所踪

警方在薛乃印的住处寻找刘安安无果



9月19日

奥克兰警方决定检查

停放在薛乃印家门口的汽车的后备箱

随后发现了刘安安的尸体

尸体被发现的地方

距离薛乃印出逃的机场只有20多公里



在刘安安遗体找到后

9月20日

新西兰警察签署了薛乃印的逮捕令

并把它发送给美国的国际刑警

国际刑警组织很快签署了红色通缉令

请求洛杉矶警察局搜寻薛乃印的下落


由于薛乃印会武术

美国法警签署的一张通缉令中

把薛描述成“有武装而危险的”

关于薛乃印的通辑信息也出现在

收视率很高的电视节目《全美通缉令》上



有目击者在休斯顿、比洛克西和莫比尔

见过薛乃印的行踪

2008年2月28日

住在亚特兰大的几名中国人

从报纸上的照片上认出薛乃印

决定自发去抓薛乃印

他们脱掉了薛的裤子

并用来绑住他的腿

并使用他的腰带

把他的手绑到身后

直到警察到来


据了解

薛乃印被抓之后

曾试图用假名蒙混过关

但是他的新西兰驾照暴露了真实身份

被捕之前

他已在美国多地藏匿了24周


2009年6月2日

时年55岁的薛乃印

在新西兰奥克兰高等法院出庭

并用英文宣称自己没有罪

是无辜的

经过控辩双方的共同筛选

12名陪审员全部为女性

来自新西兰、澳洲、美国的目击证人

总数超过110人

澳洲的证人包括海关官员、铁路工作者

和墨尔本市中心旅行社人员



在所有证人中

薛乃印的徒弟作证指出

他曾在2004年

看到刘安安的右眼下有瘀斑

2003年薛乃印和刘安安结婚后

他曾到薛家做客几次

感到薛和刘之间关系冷淡

家里缺乏温情

在发现刘受伤以后

他在薛离开时问刘是否还好

但是刘显得非常害怕

没有回答


2006年9月21日

薛乃印被控用一把厨刀袭击妻子

警方当时曾警告

如果释放他

可能会杀害妻子

警方担心如果她当时没有逃脱

伤势会更重或致命

在刘安安遇害前3个月

也就是2007年6月

薛乃印再次受到指控

这次他被控挥拳殴打刘安安的脸

并用一把刀威胁要杀掉她


2006年10月

曾经和刘安安同住过一个月的Zhang女士透露

刘安安开始是薛乃印的房客

之后她的签证过期了

所以无法继续待在新西兰

薛乃印建议她找一个有新西兰身份的人结婚

而刘安安接受了

结婚之后两人关系恶化

刘安安曾对警察说

薛乃印向她扔东西、打她

还用刀威胁要杀死她



2009年6月20日

薛乃印被判谋杀罪名成立

在听到判决之后

薛乃印非常不满

当庭挥舞着拳头抗议

多次大喊“不公平”(unfair)

2009年7月31日

薛乃印被判终身监禁

12年内不得假释

目前

薛乃印仍被关押在

新西兰安保级别最高的Springhill Prison

他最快可以在明年4月申请假释


早在2007年10月4日

新西兰的民事法庭

已把薛千寻的监护权

判给了她的外婆刘晓萍

随后

外婆刘晓萍带着薛千寻

和刘安安的骨灰返回湖南长沙

并在外婆家健康成长

脸上也绽放着笑容

外婆还带着她去给母亲扫墓

薛千寻也变得早熟且敏感

据网上一些消息

现年15岁的薛千寻

已对当年父母的事情有所了解



当年事发后

薛千寻同父异母的姐姐Grace Xue

为她设立一个用于接收公共捐赠的信托基金

主要接受的是新西兰和澳洲人的捐款

信托基金共收到4万纽币捐款



不过

在当年

薛千寻的外婆拒绝接受这笔捐款



近日

奥克兰的信托律师John Gray表示

如果这笔钱迟迟不能认领

可能最终只能交给IRD税务部门充公


我们也试图找到Grace,现在钱一直在信托账户上,没有人认领并供给薛千寻使用。我们也没有小南瓜外祖母的联系方式。


我想在要传出的信息是,“把钱从我们这里领走”,不然就只能上交给IRD了。


这笔钱设定的目的

就是“供薛千寻未来之用”

不过有媒体报道

薛千寻的外婆

是长沙一家公司高管

家境富裕

并不想让她知道过去那段黑暗的经历



最后

希望这一切不再发生

同时祝愿小千寻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为方便查看更加完整的内容,

为第一时间能让我们的推送和你见面,

快来一起看看如何把悉尼的华人“星标(置顶)”吧~




往期热点推荐


欢迎提供爆料!

随手拍,随手爆料!


悉尼新鲜有趣的事,敬请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悉尼的华人

公众号:sydneychn

爆料邮箱:sydchn@hotmail.com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