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重演!熊孩子打碎45万“迪士尼城堡”:低龄不是借口,家教才是关键

2020年07月19日 微澳洲






近日,
上海玻璃博物馆一条微博引起不少网友关注。



上海玻璃博物馆发布微博称,馆内的艺术品“梦幻玻璃城堡”,因为两个孩子翻越展区围栏,追逐玩闹中撞到展柜,导致城堡塔尖倒塌、破碎,其余部件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错位、破损。


2016年,为庆祝上海玻璃博物馆五周年,由艺术家阿里巴兄弟(Arribas Brothers)历时三个月,花费了整整500小时特地打造,并永久捐赠与上海玻璃博物馆收藏。

城堡内含至少3万个部件嵌套拼接,顶部装饰全部采用24K黄金,整体重量超过60公斤,最高处达110厘米。

据说,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一座纯手工打造的玻璃梦幻城堡,上海玻璃博物馆曾为其申请世界吉尼斯纪录。



这座迪士尼梦幻城堡的价值超过7万美元(约45万人民币)。



 “只有我一个人,花了3个月的时间。”

当60多岁的米格尔·阿里巴斯(Miguel Arribas)决定以一己之力,打造一座巨型迪士尼梦幻城堡建筑群模型时,没有人敢取笑他——除了他之外。

恐怕没有第二个玻璃工艺师有资格做这件“疯狂”的事情。



收到上海玻璃博物馆开馆五周年的邀请后,他决定倾注自己毕生所学,用玻璃造一座迪士尼梦幻城堡,对米格尔来说并非难事,但构建复杂、规模庞大,无疑为整个创造过程来了挑战。

“尤其是制作玻璃的建筑穹顶,其中的一些步骤难度很大,以至于我需要一个星期来思考解决的办法。”

米格尔回忆整个创作过程时坦言,白天他在工作室中摸索和实验,晚上回到家中,他双眼对着电视机画面,满脑子想的却是如何解决这些技术问题。

最终,一座塔顶鎏金、光彩夺目的城堡诞生了。

三个月时间,从草图到选材、吹塑到切割,米格尔一人巨细靡遗,包揽了所有工作。

可能直到现在,那些在迪士尼乐园中剁手败了一大堆玻璃工艺品的人,对这个家族和他们炉火纯青的玻璃工艺都还知之甚少。

他们不仅为上海玻璃博物馆制作了这个艺术品,还有其他各种华丽如水晶般的作品。



然而就是这样一件珍贵并且非常有纪念意义的艺术品,却被“熊孩子”这样轻易撞毁了。


01


这样的事,在世界各地屡见不鲜,上海玻璃博物馆也并非第一次遭遇被“熊孩子”破坏艺术品的事件。

早在2016年,上海玻璃博物馆展出了一对精美绝伦的玻璃翅膀,是由国内首位获得英国玻璃艺术博士学位的薛吕为她刚出生的女儿创作的,名为《天使在等待》。



就在展览的时候,有两个熊孩子冲进护栏里,用力地摇晃和拉扯这幅玻璃作品。


而他们的父母,竟毫不制止,甚至还拿出手机录制视频。


原本这样精致华丽的一对翅膀,如今已经残破,看着就让人叹息不已。

然而艺术家薛吕最终没有追究两个孩子的责任,他决定把这个破损的作品保持原样展示,作品改名为《折》。



这种完全算是故意的行为真的让人仅仅通过动图都能感觉到愤怒,万万没想到,这样的事,竟然不在少数。

2018年,美国堪萨斯一个5岁的孩子在艺术馆推翻了一座雕像,导致家长被判13.2万美元的高额罚款。

没想到这位母亲还极力为自己的孩子辩解,说自家孩子不应该受到责备。

视频中,5岁的熊孩子Troy歪歪扭扭地走向雕塑,直接抱住整个雕塑推翻在地,而他的母亲和其他人在一旁的沙发上聊天。

最后的结果是人像的头部和胳膊严重损坏,熊孩子脸上也有一点擦伤。


这座雕像名为“堪萨斯的阿佛洛狄忒”,是艺术家Bill Lyons历时2年手工制成的,价值超过80万,展厅特意向艺术家Bill Lyons借展展出。


孩子的妈妈Sarah Goodman事后接受电视采访,虽然作为家长也道了歉,但在道歉中还是说出了那句:“他只是个孩子啊!”来强调他只是个小孩子,不应该去支付高额的赔偿。

不过网友对这种说辞可不买账,纷纷表示:

责任绝对在孩子父母,因为他们带孩子进入公共场所,就有责任管好自己的孩子不要做坏事。

如果管教好自己的小孩,那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伊夫·克莱因

2018年5月,在香港举办的《尼斯派:从波普艺术到偶发艺术》展览上,一件艺术家伊夫·克莱因的“克莱因蓝”展品同样被一名孩子破坏。



不过还好这不是克莱因的真迹,而是主办方根据他的风格制作的一个概念作品,不然这个损失真的无法计算。

最过分的是在去年,有一个英国铁路模型俱乐部,这是一个纯私人爱好者组成的俱乐部。

但让人惊奇的是,这个俱乐部的成员大多都是70岁以上的老爷爷。



在去年5月接到英国斯坦福韦兰学院的邀请时,爷爷们满心喜悦,他们说:

“这个模型花了我们25年的时间,这期间我们不断完善,不断调试,所有的火车都是可操控、可移动的,我们希望更多的人可以看到我们的作品。

所以在接到邀请之后,我们非常的兴奋。”



然而就在开幕式前一天,出现了让人无法挽回的事情。

4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半夜闯入场馆,将所有模型全部毁掉。



我们花了25年来制作这些模型,但现在它却被扔得到处都是,被充满恶意、最大程度地破坏了。就算是飓风也不会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说起此事,铁道模型俱乐部的主席,70岁的 Peter Davies声音都在颤抖。



“我们没有下一个20年了。”




02


为了让观众更贴近艺术、有更好的观展体验,现在很多展览都效仿海外博物馆,采取半开放和全开放的方式,希望能让观众近距离观察到艺术的细节。

但这同样需要家长与博物馆之间建立配合与信任,和孩子们共同维护秩序,不靠近展台。

开放的环境是为了更好的贴近艺术,而不是损毁艺术。

2019年,同样在香港举办的佳士得拍卖会上,原计划于5月28日进行拍卖的拍品,在5月26日预展上遭到意外损坏,罪魁祸首也是一个孩子。

被熊孩子损坏的是任伯年于1889年创作的《花鸟四屏》中的第一幅《澹黄杨柳带栖鸭》。

任伯年是清朝末期的著名画家,与吴昌硕、蒲华、虚谷并称“海派四杰”,对近现代的美术创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2011年,任伯年的《华祝三多图》拍出了一亿六千万元的天价。



虽然这幅花鸟四屏不至于拍出这么高的价格,但也是任伯年近年来估价最高的一组拍品,整组作品估价为150万至250万港币(约合人民币132万到220万元)。

更何况艺术本身是无价的,是不能完全由价格来衡量。

但就是一个不小心,被一个小孩连画带轴撕毁……直接撕掉了半截!



2015年,在台湾地区也发生过这样一件惨案。

一名12岁的男童在看展时跌倒,将价值超过1000万的保罗·波尔波拉的真迹《花》捅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洞。


《花》

损毁的《花》的局部照。



每一件艺术品,都是创作者花了多年的时间和心血,打造的独一无二的作品,即便不是响当当的名人做出来的,在有损坏的时候,也非常让人扼腕叹息。

一年一度的广美的毕业展就是这样一个盛会,它展示的是一批又一批向着艺术之路前进的学生们的作品,每年这个时候,即使不是艺术生的人,进去观看一圈都觉得自己沾上了艺术的气息。

所以很多家长带着自己的小孩蜂拥而至。

2016年,有一位毕业学生的瓷器作品《无题》,这件作品不仅代表了自己四年学习所得,也是表达自己对艺术创新的一种态度。



然而就在展览第二天,就被一个小孩子摔碎了,这一地的渣就算想修补,恐怕也难以实现。



这样的事真的不算少,深大美术馆也被“熊孩子”摔坏过陶艺品。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有“熊孩子”必有“熊家长”并非没有道理。

把孩子带去博物馆,一定是想要他们接受艺术的熏陶,但培养孩子最重要的,是要对这些展品有最起码的敬畏心。


03

爱玩是孩子的天性,但这并不表示他们可以为所欲为,特别是在公共场所,必须遵守公共场所的规矩。

这一次的上海玻璃博物馆事件,家长也带着孩子道了歉,态度很诚恳,博物馆自然也并不会像某些网友说的那样,狠心“把小朋友全部拒之门外”。

上海玻璃博物馆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博物馆之所以不同于游乐园,正是因为博物馆有它本身的艺术性和教育意义,这对孩子的成长非常重要,博物馆方面还是希望网友能够理解博物馆对孩子成长的重要性。

“如果因为一个错误就把孩子定性为一个‘犯罪者’,这样不好,我们能做的是正确的引导和教育,而不是一味的苛责,公众教育方是普及参观礼仪的长久之道。”

永远不要去说“他只是个孩子啊”这样的话,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监护人,去教会他们尊重与素质,教会他们教养与敬畏。

要知道
有些东西不是能用钱赔的
也不是什么东西能用钱买到






添加名大人个人微信

可进读者群参与讨论今日话题

分享你喜欢的艺术

发现美 懂得美



名利场艺术
一个有态度有温度的时髦文艺号







ABC传媒平台


澳洲热门资讯 | 移民政策信息 | 世界热点关注 | 好文分享



广告、商业合作请扫码联系

电话

0426956003

+61 92801155

洽谈邮箱

abcmedia@abcsydney.com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