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确诊飙升!维州政府居然拒绝国防军,转头找私企帮忙…

2020年07月14日 微墨尔本


//导言//

自疫情爆发以来,

每天召开发布会公布最新的新增情况,

已经成为了维州政府的惯例。

而最近有一项数字却在悄悄变化:

相比之前,

未知感染源病例大幅上涨,

甚至在每日新增公布时,

大部分病例都不知道来源。

尽管追踪中心的压力与日俱增,

维州政府却屡屡拒绝国防军的帮助…




追踪中心超负荷,国防军援助遭拒绝



未知来源病例数量的飙升,除了社区传播的加剧导致追踪更加困难以外,由于维州的新冠病毒病例激增,接触者追踪中心已经不堪重负。


在追踪中心面对这巨大的监测和调查压力下,澳洲国防军曾多次提出向维州提供援助,


但是都被拒绝了!


(图片来源:Herald Sun)


维州政府为何拒绝国防军的援助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政府已经向当地的一些私人企业进行了求助。


根据澳媒透露,尽管联邦政府曾多次提供国防人员,以支持维州的病毒追踪团队,但州长最终还是选择了私营企业。


就在周五(7月10日)上午,墨尔本最大的企业,包括大型银行、Telstra和Medibank,已经收到了来自州政府的求救信号,要求他们提供呼叫中心工作人员,帮助追踪和监控数千名新冠病毒患者及其密切接触者。


维州的1172例活跃病例的5000多名密切接触者应该每天接到电话,但由于人手不足,有些人已经好几天没有接到电话来检查和确认他们是否有症状并处于隔离。


(图片来源:Herald Sun)


在开始这项最新举措钱,维州州长Daniel Andrews曾决定拒绝了800名国防人员协助管理酒店隔离系统,转而请了空姐和飞行员来帮忙。


目前,约120名(National Australia Bank员工已同意在本周末打电话联系密切接触者,但能租的工作可能有限。


而Medibank和Commonwealth Bank则在考虑在周五晚上提供协助。


另外,Telstra方面表示无法协助政府完成该项工作。


随着病例数量的激增,维州的接触者追踪和监测工作已成为联邦卫生官员的重点工作。


总理Scott Morrison在周五表示了对维州政府的支持,“维州将从联邦政府和其他州获得他们所需要的一切,以加强其卫生应对措施。”


(图片来源:Herald Sun)


联邦卫生部长格Greg Hunt表示,国防部队已经做好准备,愿意提供帮助。


Andrews则表示,管理密切接触者“一直是一项挑战”,政府“一直在寻求为这支新冠病毒追踪团队增加人手”。


“他们都在夜以继日地工作,以稳定这些数字,然后降低这些数字。非常感谢其他政府的支持,如果我们需要更多,我肯定会要求更多。”




隔离酒店多重黑幕



不得不说,维州政府的这番操作确实有点让人看不懂了…


难道这些私企、空姐和飞行员在防控上会比国防人员更加专业?


维州政府莫不是忘了隔离酒店交给了私人安保公司承包之后都发生了什么惊天“丑闻”!


前段时间,Stamford Plaza隔离酒店的感染集群爆发一度成为维州疫情恶化的重要原因之一,而维州政府也已经着手对酒店检疫事件展开调查。


这一查就发现了许多“了不得”的事情…


一名参与该酒店隔离工作的保安透露,自己只接受了5分钟的培训,就被送到了隔离酒店上岗工作;


在工作期间,每个保安人员只能分到一个口罩和一幅手套,在整个班次的上班时间没有多余的防疫用品进行更换,


最长的时候,安保人员需要戴着这一套防护设备进行8小时的工作,期间还有不少人违反规定与顾客握手,并且共用电梯;


根据酒店内部人士还爆料,很多人上岗之前只接受了6小时的培训,并且上班时间睡觉、打牌、玩游戏,兼职开出租,带客人去购物,甚至有保安与隔离旅客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图片来源:WeekendNotes)


政府紧急任命的三家安保公司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在保安公司要求政府支付薪资的员工中,有些人根本从来没有在隔离酒店上班,也就是所谓的“幽灵员工”。


调查中更是发现,Stamford Plaza的安保人员曾经私自转移确诊病例到其他的隔离酒店。


隔离酒店黑幕被曝光后,澳航空乘人员替代保安进入墨尔本隔离酒店工作,但也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不少人质疑为何用甚至更为培训不足的工作人员来代替缺乏培训的私人保安,而不是采用国防军人员。


最后,

总之在使用私营企业展开维州的防控工作这件事情上,维州政府就是有一种迷之执着。但这样的决定在引发质疑的同时更多人会担心因为人员不够专业而导致疫情更加严重。


希望维州政府的每一步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最后的结果也不要让人失望。毕竟如果类似隔离酒店失守的事件再重来一次,那维州人民可能真的承受不住了…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