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医学,造福人类!老年痴呆症疫苗问世了

2020年01月04日 澳网


不是所有公众号都叫'澳大利亚'

▲权威资讯门户 关注即送福利▲

▲客观 实时 独到 严谨 深刻

▲由 Australia Inc. 倡办


—文章不代表本公众平台观点—


“他们忘记了很多东西,

却从未忘记爱你。


这句广告语,大家应该不会很陌生。那是很多年前央视的一则公益广告,里面最戳心的一幕:老父亲吃着饭突然神色错愕,用手拿起一个饺子就塞进口袋里。



儿子当场尴尬不已,他急忙阻止了老人的举动,有些生气又难堪的问道:“爸,你干嘛呀?


“这是留给我儿子的,我儿子最喜欢吃饺子了。”——老父亲回答道。


这是一则关爱阿尔兹海默症,俗称老人痴呆症的广告,当时却看哭了无数人。


因为人生在世,生离死别、天涯相隔,我们躲不了也逃不掉。


唯独是眼睁睁看着至亲,一点一点,一天一天,忘记自己,你却无能为力,才是锥心之痛。



老年痴呆是一种在全球范围内困扰人们的疾病。


据数据统计,2015年有超过4800万例老年痴呆症,老年痴呆症正在成为全球医疗保健系统最大的负担之一,特别是在西方国家的成熟经济体中,因为老年痴呆症有关的疾病造的社会总成本已经超过每年6000亿美元。

 


而在澳洲,它是比癌症还可怕的致命疾病,阿兹海默症已成为第二大死因,仅次于心脏病。


自2009年以来,心脏病的死亡率已经下降22.4%,而阿兹海默症却不降反升,死亡人数竟增加了68.6%……



目前,澳洲已经有超过39万人饱受此病折磨,患者在发病过程中,脑细胞慢慢死去,逐渐失去记忆,最终影响思维、行为方式,患者甚至会失去日常生活能力。

 


直到去年,科学家们终于发现了阿兹海默的罪魁祸首,原来是脑细胞中的一种蛋白质,名为Tau蛋白。


它负责在脑细胞中运输重要营养物质,一旦停止运输,神经细胞内就会形成缠结,最终诱发疾病。

 


经过了不懈的研究与努力,终于!这项研究有了实质性的突破!


在《科学报告》杂志上发布的研究结果显示,Flinders大学的专家们,作为分子医学(IMM)研究所与尔湾加州大学(UCI)的高水平研究小组的一部分,已经成功研制出了疫苗配方。


这款疫苗可以适用于给任何人注射,类似于世上常见的流感疫苗,只需要在病症爆发前注射即可。



据悉,世界上此前没有任何的疫苗和治疗方式出现!也就是说,澳洲科学家的研究成果是货真价实的全球首例!


研究人员表示:


“我们目前已经能够防止小白鼠失去记忆了,研究的下一步,就是进行人体临床试验。


Flinders大学医学院的教授Nikolai Petrovsky表示,“如果我们的临床前试验取得成功,那么三到五年内,我们就可以做出近年来医学历史上最重要的发展之一。



也就是说,在未来18-24个月内,即将开始疫苗的人体试验,一旦试验成功,将成为十年内最大的医学突破!


这个消息看哭了无数的网友。


有网友表示,虽然自己的亲人可能赶不上了,但是,以后的人能用的上,不用在体会至亲不记得自己的痛苦,光是想到这一点,就感到欣慰。



这个消息,

不仅是对患者的救赎,

更是对患者亲人的救赎。


目前,阿尔兹海默症是药石无医。它就像脑子里的一块橡皮,一点一点擦掉一日三餐、擦掉起居饮食、擦掉七情六欲、擦掉至亲所爱。直到一无所有,直到入土为安。



《我是演员》这档综艺里,张国立扮演了一位老年痴呆症的父亲。老戏骨的演技自然不必多说。



他拿着筷子手失控般微微颤抖,他看亲人的眼神陌生又呆滞,炉火纯青,引人入戏。

 


有观众当场湿了眼眶:“和我老年痴呆的爷爷一模一样。



表演的最后,张国立用一句话让全场观众,甚至是演对手戏的马思纯都泪奔了。


他问:“你是谁啊?



演罢,一时半刻演员都难以抽离,张国立神色悲怆,马思纯哭到哽噎——张国立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而马思纯则想起了自己的祖父。他们的都是老年痴呆患者的亲属。

 


2016年8月,惠英红从影40年突破之作《幸运是我》于8月26日正式上映。


电影里她扮演的芬姨患了阿尔兹海默症。



她买菜回家,一边翻一边数:番茄十块四个,大辣椒五块一个,葱八毛一条,突然想不起鸡蛋多少钱,打开冰箱,却发现早已塞满了整整一层的鸡蛋。她根本吃不完,但她却不停地买。

 


——因为她不记得自己买过了。


面对着满冰箱的鸡蛋,她眼里满是惊惶和疑惑:我为什么买这么多?我怎么了?


后来她家入住了一个青年阿旭,两代人之间的相互关心就此开始。同时,芬姨的老年痴呆原来越严重。



阿旭买回来一台新簇簇的3D大电视,满心欢喜地以为芬姨看到一定很高兴。


但芬姨非但没有半点悦色,反而因为自己最爱的亚视从2台增加到了11台而大动肝火。



她出门迷路,打电话给阿旭又急又怕,她不想变成累赘,却又很想回家。

 


当芬姨呼救般喊出那句:“我不想死了没人知道”时,现场多少观众都泪流满面。



——患者知道自己有病,

她忘记得越来越快,

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


电影结束后,所有人都惊叹惠英红塑造芬姨的演技超凡。


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红姐却苦笑到:“根本不需要演,我妈妈老人痴呆了几十年。



上面那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换台桥段,就改编自她的真实体验。


以前香港只有两个台,后来频道多了,母亲再也记不住,不断让惠英红找台。


“一次,这样重复几十遍后,我把遥控扔到她身边,埋怨她为什么这么简单都学不会。几分钟后,她忘了被骂的事,又像孩子一样让我开电视,虽然是笑着的,但还在流泪。”


那个时候,惠红英还没意识到母亲病了,因为那个时候母亲只有50多岁,她怎么也无法把老年痴呆和母亲的病联系起来。



当时她以为妈妈只是变成了老小孩,搞些事情让她多关注自己。就连妈妈出门后被警察送回家她都不以为意。

 

直到妈妈70岁那年,半夜三更吵着要吃苹果。“明天买你吃,先回去睡觉好不好?


谁知不到5分钟,妈妈又出来:“我要吃苹果。” “你干嘛要这样?


惠英红无名火起大声呵斥。妈妈一惊,摔坐在地,盆骨、腿骨都伤了。去医院一检查,医生告诉惠英红:“你妈妈老人痴呆那么严重,你是怎么照顾她的。” 



她拿起核磁共振片子一看,眼泪刷一下就流了下来:“脑壳那么大,脑子却只有鸡蛋那么小。

惠红英说,电影中那幕芬姨看到重复买来的一盒盒鸡蛋,意识到自己生病,蹲在冰箱前哭的戏,表演时,20年前看到母亲脑中那颗“鸡蛋”时的复杂情绪涌上心头,惠英红在片场崩溃。


她说演这戏并不难,因为所有表演都是参考她与母亲几十年的相处;然而短短20天的拍摄却很沉重,因为所有诠释都是为了说句迟到20年的“对不起”。



那年,惠英红凭该片第三次封后,她站在领奖台上泣不成声。可妈妈却看不到了。







有人说过,

老年痴呆影响最大的

不一定是患者本人,而是家人。


我们总说对待老年痴呆,

多一点耐心多一点爱,

一切都会好的。


然而现实是,

不论你多有耐心多有爱,

你都无法阻止亲人

一点点将自己遗忘。



只能看着他们逐渐枯萎,

油灯般燃尽,

将自己“流放”到生命的尽头。

 

希望这个疫苗能顺利问世。

让死亡不再是患者及其亲属

唯一的解脱与出路。


编辑:Jessie

素材来源:人民网,1688新闻网,新浪微博,知乎,腾讯视频

图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

识别二维码 关注澳大利亚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