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牛一掷千金,收购澳洲乳业!被拒了

2020年08月22日 澳网


▲  关 注 '澳 元'   圆 澳 洲 梦  


—文章不代表本公众平台观点—


Lion Dairy & Drinks公司(官网截图)


在成功收购了著名的澳洲有机婴儿配方奶粉品牌“贝拉米”之后,中资企业蒙牛在澳大利亚的另一桩收购案却遇上了大麻烦,而这个麻烦,也许不是作为一家企业的蒙牛所能解决的。


去年11月,蒙牛向日本麒麟控股提出以6亿澳元收购Lion Dairy & Drinks Pty Ltd的要约。这笔交易不涉及农业用地的交易。今年2月份,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CCC)批准了这笔交易。


澳大利亚外商投资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和财政部也建议澳大利亚联邦政长乔什·弗里登伯格批准中国蒙牛乳业公司(以下简称:蒙牛)收购计划。


20日澳洲媒体传出消息称,尽管尚未公开宣布拒绝,但是Frydenberg已经私下里打算否决这笔交易。

即使FIRB批准,财长Frydenberg也有权否决外资收购案

图/SBS


受中国对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启动反倾销调查影响,财长办公室官员表示,财长并无批准这笔交易的计划。


去年9月,蒙牛15亿澳元高溢价收购澳大利亚有机婴儿配方奶粉贝拉米(Bellamy’s),当时这笔交易尽管也遭到了一些议员的不满,但是仍然获得了Frydenberg的批准,而且获得了当地农场主的广泛支持。


一位消息人士称,蒙牛的第二笔交易以及其他外商收购交易均受到了外交问题的影响。“我们现在有一个完全针对中国的外商投资监管制度,影响到了所有各方。”




FIRB放慢外资审批流程被“炮轰”




除了中澳间外交关系对收购案产生的影响,事实上澳大利亚今年以来在外资收购本国资产的审核上,一直持消极和紧缩的态度,以至于遭到了澳大利亚商界的集体声讨。


澳大利亚商会(BCA)以及私募、商业地产和基建领导机构呼吁,联邦政府应该提高外商投资体系确定性,并警告称,对挽救企业破产和保护工作岗位至关重要的资本可能流失,尤其是新冠疫情造成经济衰退时期。


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后,FIRB就将审批的投资金额门槛降低至0澳元,以防本国资产因为疫情影响价值下降,被不怀好意的外国资本(主要指中国)“抄底”,因此,数百家离岸资本在获批前的等待时间长达6个月。


一些咨询顾问指出,由于向FIRB提交的申请仍然“大量积压”,一些全球性商业交易被挡在澳大利亚国门之外,继而给当地就业市场造成了损失。

澳大利亚商会首席执行官詹妮弗·韦斯特科特(Jennifer Westacott)敦促FIRB加快审核进程,表示“吸引投资和保护国家安全与主权并非相互排斥”。


她说:“我们将继续与政府合作,以确保快速简化和批准低风险投资。在大流行中,外国投资对于创造我们需要的新工作至关重要。”


“澳大利亚必须保持开放的贸易经济,因为我们需要外国资本来推动我们的复苏。”


据了解,政府有关交易批准的决策期限已从30天延长至六个月。


代表私人股本、主权财富和风险投资基金的澳大利亚投资委员会(Australian Investment Council ,AIC)首席执行官亚西尔·安萨里(Yasser El-Ansary)表示,对于疫情期间将审查门槛降至零,自己并不支持。


安萨里说:“我们就暂时的变化与政府进行了交谈。尽管我们理解在大流行期间政府保护经济的本意,但是这放慢了澳大利亚入境投资的审批程序。”


安萨里表示,FIRB试图简化一些机构投资者的“分流”评估程序。后者涉及挽救或创造就业机会的收购和资本重组。


涉及外国投资者的所有并购、股权融资和商业地产租赁(超过5年)现在都需要获得FIRB和财长的批准。




疫情“门槛”吓跑投资者




今年3月下旬,即第一轮新冠疫情峰值时期,澳大利亚联邦财长Frydenberg仓促进行了临时性调整,以阻止来自中国和其他地方的投资买家恶意收购陷入财务困境的当地企业,并维护国家利益。


现在,即使是停车场、自行车储物柜和存储空间这样的生意,也适用于商业地产严格审查范围。企业顾问指责澳大利亚所谓的国家安全机构吓跑了投资者。


一些企业顾问表示,早在今年2月份就提交申请的企业现在还没有收到回复。


FIRB的申请数量增加了一倍,达到每周约70笔。然而,迄今为止,增加的数十名额外人员都没有能够有效解决积压的问题。


工党影子财长库尔姆·查默斯(Jim Chalmers)表示,外国投资对就业和经济至关重要,但是FIRB在确保国家利益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他说:“Josh Frydenberg需要确保FIRB有足够的资源来维护国家利益。同时,他也必须为更多的澳大利亚企业和工人提供在当前困境时期所需的确定性。”


“当就业危机变得越来越糟,政府需要尽一切努力保护和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支持企业并为澳大利亚的复苏做好准备。”


在周三晚发布的一份声明中,Frydenberg表示,就外商投资特定案件的筛选安排细节,政府不予置评。


他说:“政府提供了额外的人员和资源,以确保尽快,高效地处理外商投资申请。同时,政府也必须确保进行适当的尽职调查,以维护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


“目前,外商投资申请的平均处理时间为50天。FIRB会与申请人一起对申请进行优先排序,以便在适用情况下满足商业截止日的相关规定。”




房地产租赁陷入困境




对于五年或五年以上的商业房地产租赁(包括任何延长租约的优先选择权)需要事先获得FIRB的批准,澳大利亚房地产开发商和房地产企业有些措手不及。


澳大利亚地产委员会(PCA)主席肯·莫里森(Ken Morrison)表示,对于临时的新冠防疫措施,自己能够理解。但是,对于常规租约延期、少量和无争议的外商投资也实施FIRB审查则“造成了市场意外后果”。


“这增加了不必要的繁琐手续。对于应该鼓励的任何投资,这种审批不仅是多此一举,同时也并符合民意。”


他认为,对于直接投资,零澳元的门槛应该提高。


澳大利亚房地产投资信托Dexus首席执行官达伦·斯坦伯格(Darren Steinberg)表示:“显然,这是我们需要额外花时间处理多一道手续,并且整个过程延期2-3周。对我们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


据了解,受养老金提前支取政策影响,澳大利亚商业地产信托基金面临超过330亿澳元的赎回压力,继而需要加快出售资产。伴随中国和其他海外投资者入市,监管审批拖延成为一个不小的问题。


澳大利亚基础设施合伙公司(IPA)首席执行官阿德里安·德怀尔(Adrian Dwyer)指出,根据零澳元审查门槛的新规,当地政府需要基于案例进行有力的评估。但是,这种评估不应延迟澳大利亚基础设施中大多数低风险投资。


他说:“对于疫情后复苏的澳大利亚经济而言,至关重要的是,投资者必须对澳大利亚市场保持信心。换言之,当地政府必须确保对外商投资审查做出尽快、透明、一致的决定。”

澳大利亚工业集团首席执行官Innes Willox表示,应对健康危机和实现强劲复苏需要财政部采取一切措施。


他反问道:“为什么对停车场和养牛场所有权进行微观管理成为了更高的优先事项?”。


“政府一直在说削减繁文缛节和官僚主义,但是FIRB却无法跟上需求。


“每天都会出现拖延、违约,继而导致合法的外商投资流失,以及由此可能带来的就业机会。”




“国家安全”作祟




关于中国蒙牛和Lion 的交易,消息人士称,财长不打算批准这笔交易,不过竞标方可以再次提出申请。


截至目前,两家公司均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FIRB目前的主席是艾大伟(David Irvine)他是前驻华大使和澳大利亚情报机构ASIO的前负责人。

FIRB现任主席艾大伟,图/维基百科


澳大利亚生产力委员会(PC)上月警告称,疫情爆发之前,外商投资审查制度就已经施加了太多条件,并且通常是“私下秘密进行”,有可能将离岸投资者挡在国门之外,继而减少澳大利亚人的收入。


该委员会指出:“对于国家安全风险低的外商投资,如果能够带来经济和其他获益,根本就必要这么做。”


财政部负责外商投资的副秘书长罗克桑·凯利(Roxanne Kelley)表示,绝大多数案件的处理速度都快于六个月。


在8月7日的一次国会听证会上,她说:“财政部和澳大利亚税务局都已采取行政措施来应对大量案件,包括增加工作人员。”


据其透露,除现有全职员工外,财政部外商投资部门目前雇佣了88名临时员工,以及从其他机构调派的15名人员。


她表示:“政府部门已经优先考虑在商业截止日期之前对申请进行处理,以确保为有利于澳大利亚企业和工作岗位的投资提供支持和保护。”


“此外,已经开始一项工作计划,以确保遵守零澳元筛查门槛。


“到目前为止,已经确定了少数几笔可能受到审查制度约束的投资,但尚未收到任何申请。”


“已经与这些投资者进行了联系,迄今为止,没有任何案件需要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我们的积极沟通和审查工作有望带来积极的信号,继而引导投资者加强对合规性的重视。”


澳联储行长菲利普·洛伊(Philip Lowe)8月14日表示,商业投资“非常疲软”,外国投资者仍把澳大利亚视为一个非常吸引人的资本部署目的国。为此,他敦促政府采取刺激商业投资的政策。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

识别二维码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