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忧参半:澳洲华人如何看待悉尼和墨尔本逐步解封?

2021年10月19日 今日珀斯君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双剂疫苗接种率提前一周突破80%大关,这意味着当地民众从今天开始将能享受更多的自由。

新放宽的限制措施意味着家庭聚会人数从30人升至50人,室外聚集人数也从30人放宽至50人。但没有打完两针疫苗的民众只能参与最多两人的户外聚会。

此外,新州州长多米尼克·佩洛特此前表示,一旦两剂疫苗接种率达到八成,办公场所将不再强制工作人员在室内佩戴口罩。

到11月1日,大悉尼地区的民众将能到访新州乡镇地区。接种过两剂澳大利亚认可疫苗的人从海外入境悉尼,再不需再接受当前实施的强制隔离检疫。新州政府也将取消针对海外接种两剂疫苗的旅客的人数限制。 

就在新州开始实施部分解封政策的同时,维多利亚州的民众也将于周四午夜11时59分起迎来局部的解封政策。届时,理发店将重新开放,民众可以在家中举行十人以下的室内聚会,但访客年龄须在12岁或以上,并且须已打完双剂疫苗。

一切似乎都将回到新冠疫情前的“常态”。居住在澳大利亚东海岸的华人移民和商家都期待着这种新常态的到来。

悉尼华人:兴奋与担忧并存

不少悉尼人,尤其是来自于西北和西部地区的欢庆百余天封城的结束。(ABC News: Brendan Esposito)

住在悉尼西北麦考瑞大学附近的许玲在疫情期间一直在家上班。她说,她本人没有受到很大冲击,对于上周一开始的部分解封,她虽然感到高兴,但是也有一定程度的担忧。

“最主要的是我认为悉尼的经济已经遭到了很大的影响,能解封还是挺好的,”许玲说。

但是,许玲认为,这种“自由日”式的大面积解封,有些“太突然”。

许玲说她更担心的是不遵守规定的少数人。(Supplied)

虽然许玲已经打完两剂疫苗,但是在身边不少朋友约着要聚餐的当下,她开玩笑说自己相对“保守”,目前还没有加入聚餐活动。

“在大家都不忙的封城时间,大家聚不了,而现在解封,亲戚要急着做生意,周末也没有时间聚了,”许玲说,她最想和家人聚一聚。

许玲的家人——表妹林琳一家人很早就开办了自己的批发生意,还在六个购物中心里开办了摊位。

这几天,林琳一方面要求职员必须接种双剂疫苗才可以上班,另一方面为员工准备好了各种保护品,例如口罩,脸罩、消毒液、手套等。

悉尼华裔商人林琳说新冠合规成为了一个难题。(Supplied)

“[在过去的那次封城中]整整三个月时间,我们的零售几乎就归零了。看着账单不断进来,而银行账号却在缩水,真的是很大压力,”林琳说。

但是,林琳也担心疫情还没有过去,并看到了一些不遵守相关限制措施的行为。
“这两天开店,我发现虽然我们每个摊位都有QR码,但是因为我们的摊位是在公共区域,所以也没有办法强迫每个人扫码,”林琳说。

“我就觉得很多人不是很自觉地去遵守相关限制措施。”

墨尔本地产中介:盼望解封的好消息

墨尔本的华裔房地产商人韩博毅说他的生意在一年半多的疫情封城期间受到了打击。(Supplied)

维州在近几个星期再度打破纪录,不仅成为了澳大利亚封城时间最长的城市、墨尔本也打破了全世界封城时长纪录,并创下澳大利亚全国各州或领地的单日确诊病例最高纪录。

解封在即,在墨尔本开办房地产中介生意的韩博毅(Danny Han)说自己感到很兴奋。

他说,作为从业八年有余的房地产中介,封城对他的生意带来的影响很大。

“因为我们是一个需要人与人面对面交流的服务业,房屋买卖租赁都受到冲击,”他说。

“打个比方,贵一点的房子都需要去实地看房,不可能仅凭几张照片就买下了。”

韩博毅说,墨尔本的六次封城虽然有些政府对受影响生意有补贴,但是那都是“杯水车薪”。

与悉尼的快速解封相比,韩博毅认为,墨尔本的渐进式解封可能更可取。解封后,他最希望做的事情是与亲朋好友聚会。

“每天打爆微信电话与面对面见面毕竟不一样。我的爷爷奶奶都在[中国]国内,已经两年多没见了,希望能多看看他们。

“我觉得墨尔本的做法是比较对的。慢慢地让生意恢复,不能冒进,否则疫情数字会再度反弹。”

布里斯班华人:政府解封速度还应该再快一点

从事旅游业多年的钟亨利表示他已经从度假胜地汉密尔顿岛搬到了布里斯班。(supplied)

钟亨利(Henry Zhong)原来在昆州度假胜地汉密尔顿岛(Hamilton Island)做导游。就在不到一个月前,他决定搬到昆州首府城市布里斯班,目前在矿区工作。

与韩博毅有着相似想法的钟亨利说,他最希望的就是能回中国见见家人朋友。他认为“与病毒共存”是迟早的事情。

“一开始,大家都想要清零,然后才能开放。到现在慢慢转变成为我们要和它共存。所以我认为既然已经转变策略的话,应该要慢慢开始开放,”钟亨利说。

“要不然同在一个国家,你去到另外一个州,突然封城了,你就回不了家了。这是个很大的困扰。”

上周刚刚打完第二剂疫苗的钟亨利说,希望澳大利亚各地政府能加快开放速度,因为和其他国家对比,澳大利亚的步伐有些慢。

“身边很多澳洲的朋友,特别我现在是在做‘飞进飞出’的矿区工作,在偏远地区的很多澳洲人对疫苗的抵触情绪还蛮大的,”他说。

“这让我有小小的担忧。我希望他们能在12月之前都能接种疫苗,让澳洲全面解封吧。”

公卫专家:解封急不得 也缓不得

随着接种双剂疫苗的人群比例达到70%和80%之后,澳大利亚各地都可能会走出封城的阴霾。(ABC News: Simon Tucci)

就在新州和维州逐步解封的当下,澳大利亚的防疫“模范生”西澳州和昆州都面临抉择。目前,两地在疫苗推进的速度上也是全国最慢的。

西澳州州长马克·麦高文(Mark McGowan)和昆州州长安娜斯塔西亚·帕拉夏(Annastacia Palaszczuk)目前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公布如何重新开放边界的计划。

西澳州和昆州的疫苗接种率也都面临地区和社区之间的巨大差异,原住民社区的疫苗接种率问题尤其令人担忧。这也是昆州州长帕拉夏在重新开放边境问题上犹豫的焦点。

近来,澳大利亚医学会(AMA)的专家表示,随着新州解封,新冠确诊病例数可能只会进一步上升。

澳大利亚医学会发布了最新分析报告,深入分析了卫生部门当下面对的困难程度,以及全面解封后的潜在代价。

该组织发现公立医院每天已在全负荷或接近全负荷运作,一旦新冠病例激增,将会使这个系统陷入“崩溃的边缘”。

拉筹伯大学公共卫生系统专家刘朝杰教授在接受ABC中文采访时表示 ,防疫“优等生”也会面对处于劣势的局面。(Supplied)



然而,拉筹伯大学(Latrobe University)公共卫生专家刘朝杰教授在接受ABC中文采访时指出,目前澳大利亚所采取的逐渐解封的行动是合理的。

他说,接下来就要靠社区的公同努力,才能有效地管控解封后的疫情。目前的这些合规成本都转嫁到了生意人头上,他们又缺乏执法权。

“如果没有社区的配合,整个疫情的防控都不可能取得很好的效果。我也理解这种社区的配合单纯靠小生意人来执行是远远不够的,”他说。

“不应该把所有的负担都放在小生意人的身上。”

在谈及昆州和西澳州边界开放何时实施时,刘朝杰教授说新冠防控太成功的也会带来两种负面影响。

“一个是民众认为这给我们带来的危险很小,大家就不是很积极地去打疫苗。疫苗接种达不到一定的水平,边界解封就会放缓。”

“另外一方面,如果说在社区里受到感染的人很少,同时疫苗的接种率也不够高,整个社区对这个病毒的防御和抵抗能力就会比其他地区要差得多。”

珀斯君不仅会倾听,还会尽力相助

您在珀斯生活都遇到了哪些疑惑,或有不知道如何解决的问题?现在大家可以将这些问题发送至:info@perthtoday.net我们将邀请专业人士在即将上线的新平台上帮助大家解答!

如果您在西澳曾遭遇不公对待,经历或知晓有趣的事,或有任何希望对大家讲述的故事,请邮件我们或扫描并添加上方二维码!


NEW VISION CURTAIN



分享收藏点赞在看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