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新冠出现可怕变异传染力增强9倍!或因部分国家“作死”导致

2020年07月06日 今日墨尔本


From:北美留学生日报

ID:collegedaily


一些国家正在为不“尊重”新冠病毒

付出可怕代价



还记得1918年大流感时候情况吗?


刚开始,流感还只是在没有参战的西班牙被报道。


没有加入战争的西班牙人不受管控,也不用报道战争。


每天就在更新自家的“疫情”。


很快,西班牙超过800万人感染流感的消息引起了世界轰动,全球媒体开始关注西班牙。



这波历史上的“大流行”一共经历了两个阶段。


最开始,流感是从军队传播到普通民众,但此时的流感致死率并不高,只会瓦解士兵的战斗力。


也没有很多人重视,仅仅当成是一次普通的流感。


很多人治愈,甚至自愈。



但自然没有放过人类。


在第一波袭击之后,病毒消失一阵子,甚至英国医学杂志直接断言:

“流感已经完全消失了”。

但这一切像是海啸来临的前夜——

最初海水慢慢撤离海岸线,接着以压倒性的巨浪卷土重来。


当病毒再次袭来之时,人类毫无还手之力。

后经科学界几代研究,才发现——

西班牙流感极具侵略性,会诱发人体中“细胞因子风暴”,这是对身体免疫系统发出一种终极指令。



而在当时欧洲,第一波疫情扩散的时候,几乎没有国家重视。


士兵还忙于奔赴前线,赶往不同战场。


在传播的过程中,病毒在人体中发生了变异,成为了“超级病毒”。


1918年大流感给予类人的历史教训非常重要,病毒远远比人类想象的要复杂。



稍存侥幸心理,不在第一波爆发的时候进行绝对防控,都有可能造成病毒在人体中的变异。


这次全球爆发的新冠肺炎病毒已经开始变化了...




01


新冠肺炎病毒发生变异,病毒会走向何方?


在最近的世卫组织新冠肺炎例行发布会上,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苏米娅·斯瓦米纳坦表示:


实验室研究发现,新冠病毒D614G变异可能导致病毒加速复制。



利用高中生物学习的知识解答一下:


新冠肺炎病毒是RNA病毒。(划重点!!!)


RNA病毒有一个特质,让我们复习一下高中生物课本的知识(有可能是今年高考考点!)


RNA病毒的遗传物质一般是RNA单链,碱基暴露,容易发生基因突变。



新冠病毒D614G变异简单地来说——


就是病毒身上的刺儿变多了,跟细胞结合的几率大大增强。


意味着可能加强其传播性。



其实二月份就已发现D614G变异。


欧洲等地发现的早期病毒基因序列中就已出现该变异,有研究显示29%的新冠病毒样本都出现了该变异。


2月华盛顿遭到了原始毒株的攻击,但到了3月份,变异的毒株开始主导传播。


纽约州在3月15日左右还在传播原始毒株,但几天内变异的病毒很快后来居上。



北京的这次疫情爆发后,经过专家对病毒的基因测序工作来看。


正是这种变异的毒株D614G。



不是新变异,也不老,但传播速度更快。




02


关于G614我们需要知道什么?


首先,病毒变异不是危言耸听,值得大家警惕。


病毒变异有可能会加大传播几率。


目前关于G614变异毒株有四点新认知——


1.G614变异株已经占全球新冠病毒的主导地位;


2.G614变异株具有更强的传染性和更高的病毒载量;


3.G614变异株与COVID-19的感染严重程度无关;


4.G614变异株可能会降低对个别恢复期血清的中和敏感性;



在2月之前,全球流行的病毒株主要是D614。


但是从2月之后,病毒开始变异,G614异军突起,并且迅速占据了主流。


到目前为止,全世界一半以上的的病毒都是变异的G614。


而毒株的扩散有最大的可能性是——


G614病毒株感染能力非常强,是原先的9倍以上。


感染能力强的毒株可以通过扩散迅速压过感染能力弱的病毒株。



其次,变异对于RNA病毒的研制疫苗工作也比较艰难


本来寄希望疫苗可以有效控制疫情,但如果病毒持续变异,恐怕疫苗难度会大大增加。


疫苗的本质是一种抗原,但它没有致病能力(或者非常弱),它会刺激身体产生抗体对抗特定的病原体。


那么,科研人员自然希望病原体的这一部分尽量稳定,这样疫苗研发的成功率就比较大。


这就好比你仅凭着一张照片去机场接人,如果这个人衣服、发型都和照片上一致,那你可能比较容易认出来,反之就困难多了。



疫苗研制困难有多大?


大家需要了解的一点是,人类至今为止没有成功研发过任何一支冠状病毒疫苗。


SARS过去17年了,至今为止也没有SARS疫苗上市;



埃博拉疫苗当时WHO给了最高级别的支持,国际上几个制药巨头全都上了,结果硬是倒腾了六年,世界上第一支埃博拉疫苗才在去年年底上市。


其实,病毒的变异和一些国家没有第一时间控制好疫情有很大的关联。




03


病毒变异和所谓的“群体免疫”有什么关系?


目前全世界处理疫情最糟糕的两个国家,一个是美国;一个是巴西。


最开始,G614毒株只出现过7次。


但却在三月之后,在全球惊人的疯长。


以至于到现在强势病毒压倒弱势病毒,成了主流。


相信大家都知道什么是“群体免疫”了。


英国首席科学顾问Patrick刚刚接受Sky News采访时说道,


让数千万英国人感染新冠,就可以获得群体免疫力。



再看看巴西。

巴西的疫情其实发现的很晚,直到2月下旬,才出现了第一例病例;一直到3月底,巴西的总确诊人数也没有超过5000例。

然而在这长达1个多月的缓冲时间里,博索纳罗几乎没有任何作为。在他的口中,这场波及全球的疫情只是“小流感”,口气跟一开始的特朗普如出一辙。

 巴西疫情发展曲线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公开表示:“不能因为交通事故会导致死亡,就让汽车厂停工。”言下之意,新冠疫情的确会死人,但是也不能因此停止工作。


他不停地喊着:“巴西不能停下”“隔离措施不能再多了”。


显然,他对经济的担忧要比对疫情大得多。


巴西地处南半球,所以现在已经慢慢步入了流感高发期的冬季。

这导致今年的流感高发期,与新冠肺炎疫情高度重叠,因此难以判断患者的具体病因。

正如张文宏医生所说:

“疫情什么时候会下来,这个时间点已经不掌握在中国人民手中了。”



欧美国家的人对于群体免疫的迷信已经让人无语了。。



3月中旬,当纽约已经开始下令居家隔离的时候


有一群年轻人却在疯狂开着派对,完全无视任何社交距离上的规定。


美国极右翼网站The Gateway Pundit的前白宫记者卢西恩•温特里奇(Lucian Wintrich)就是其中一个派对的举办者,最近刚在他位于曼哈顿东村的公寓里举办了一场“科罗娜聚餐”(corona potluck)。


Lucian Wintrich


在他发给朋友们的邀请函上写着,“不要洗手。带上你最喜欢的菜!”


这则半开玩笑的广告语旁边还画了一个浑身水痘的男孩和一把叉子正在挖冠状病毒孢子的图片。



他毫无歉意地说:“我邀请的大多数人,如果被感染了,会很快恢复,并产生免疫力。”



据他自己表示,他的灵感来自90年代风靡一时的“水痘派对”。


温特里奇在他小时候也参加过这些一度很受家长们欢迎的活动,目的是让孩子尽早接触常见的儿童流行病,以便在以后的生活中为他们接种疫苗。


然而自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水痘疫苗被研发出来后,这样的“水痘派对”就不再流行了。



除了他之外,美国很多年轻人对于类似的“水痘聚会”和群体免疫都有着非常强烈的执着。

7月3日,美国西雅图大学又被爆出爆发感染。

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宿舍群爆发新冠肺炎疫情,至少105名同学确诊。

至少800名学生进行了核酸检测,其中至少62名同学会同属于一个社团。


在美国疫情仍然没有控制住的情况下,

美国各地聚集行活动仍在继续。

甚至有高中生举办派对,故意感染新冠肺炎。

在全球大流行面前下,病毒的走势已经不是个人安危那么简单。

病毒出现变异,很有可能是和一些国家采取的消极”群体免疫“有关。

出牌的机会已经不在中国人手中,疫情走势仍然不容乐观。

澳洲华人找本地服务


找中介 找家政 找装修

找汽车服务 找专业服务

澳洲黄页,简单,靠谱!

79万华人正在使用!


  长按识码,立即赚钱 !  



好文!必须点赞
收藏 已赞